大陸加大進口煤 鎖定印尼、俄國、蒙古

·2 分鐘 (閱讀時間)

大陸目前7成以上電力來自火力發電,對於煤炭需求殷切,而造成多地拉閘限電的主因就是煤炭供應不足,除了對內要求山西、內蒙古、陝西等產煤大省擴能增產外,同時推進對俄羅斯、印尼、蒙古等國進口煤採購計畫,限電潮加深大陸能源對外依賴程度。

長期以來,大陸都是全球最大的煤炭消費國和進口國。據《時代周刊》分析,2020年大陸煤炭總產量達到38.4億噸,總進口量接近3億噸。在調整煤炭進口結構(減少澳洲煤)後,2021年上半年,大陸的前3大煤炭進口來源國分別為印尼、俄羅斯和蒙古。

印尼2020年的煤炭出口總量高達4.07億噸,是全球第1大煤炭出口國,而大陸正是印尼煤炭的最大買家,2020年全年進口印尼煤總量達到1.41億噸,占比為46.37%。2021年1-5月,印尼煤在大陸煤炭進口占比已進一步提升至61.17%。

由於印尼的地理區位優勢,低成本海運和運距短使得印尼的煤炭資源在大陸東南沿海城市有較強的競爭優勢,運往廣東的印尼煤價格甚至比大陸國內煤炭還要便宜。但值得注意的是,印尼近期正在收緊煤炭出口,印尼煤價也呈上漲的態勢。

作為大陸煤炭進口來源的第2、第3大國家,俄羅斯和蒙古近年來致力於擴大出口,但在高效運輸方面還需時間進行提升。

據俄羅斯自然資源部統計,2020年俄羅斯的煤炭出口總量為1.93億噸,是全球第3大煤炭出口國。大陸也是俄羅斯煤炭的最大買家,2020年俄羅斯向大陸出口了2938萬噸煤炭。

分析指出,面對大陸近年來飆升的煤炭需求,俄羅斯的煤炭企業正躍躍欲試,該國有多個大型煤炭礦床都準備開始向大陸供應煤炭。但這一業務需要先解決一大阻礙:運輸。蒙古對大陸的煤炭出口也在穩步增加,自2020年9月以來,蒙古取代澳洲成為大陸最大的煉焦煤供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