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速度 讓Tesla撿了一把槍

丁學文/上海金庫創投管理合夥人
旺報

我倒認為潛力巨大的大陸市場帶給Tesla(特斯拉)的不僅僅是一路飆漲的股價和逼近一千億美元的市值。真正令Musk(馬斯克,特斯拉創辦人)激動尬舞的其實還是大陸供應鏈的驚人速度。

平地一聲雷,美國Tesla在大陸電動車市場的落地量產可以算是2020年開春最引人注目的一個事情了,也是,300多天前Tesla才在上海挖下了建廠的第一鏟土。沒想到才不過短短一年,Made in China的Model 3就交車了。也因為這樣,Tesla創辦人Musk不但親赴現場為首批車主遞交車鑰匙,還忍不住脫衣跳起了靈魂舞步,以表示對大陸速度的拜服。

撇開中美的貿易爭戰或是雙方在科技冷戰的欲小不易,這個世界還真是無奇不有,從大陸的需要外企,到現在外企的不能沒有大陸,大陸速度正在引領著世界的節奏,商業決策總在政治渾濁中靠向現實,Tesla能在劍拔弩張中完成逆襲確實讓人佩服。

台灣觀點

美東時間1月13日,Tesla股價一飛沖天,截至收盤上漲9.77%達到了歷史新高的524.86美元,這是Tesla股價首次突破500美元,其市值更升到了946.03億美元的歷史新高,比Ford和GM的市值總和還要高100億美元。

能夠觸發Tesla股價飆漲的誘因,當然就是大陸市場。美國投資銀行Piper Sandler Cos在一份報告明白指出,考慮到巨大的大陸電動車市場,Tesla目前的股價仍然是被低估的,其還將Tesla的目標股價從423美元上調至553美元。

大陸速度 讓人刮目相看

在大陸速度的加持下,Tesla喜出望外重回巔峰。2020年1月3日,Tesla發布公告2019年共交付36.8萬輛汽車,年增長超50%。對於在美國市場已經連續兩個季度銷量下滑的Tesla來說,大陸市場無疑就是它的救星。

這可能遠在Musk預料之外。想想不過五年前,他還將大陸稱為一個就像Wild Card(外卡)一樣難以預計的市場。那個時候,大陸市場只佔Tesla全球銷售量的1/10。如今,它一躍成為Tesla的第二大市場。作為回禮,Tesla宣布大陸產Model 3售價下調,基礎版補貼前售價由35.58萬元人民幣降至32.38萬元,補貼後售價進一步降至29.9萬元,這打趴了一竿子大陸本地的電動車新創品牌。

顯而易見,對於大陸消費者來說,價格當然越低越好;但對於大陸所有的電動車企業來說,這一次競爭已經打到了家門口,這是所有被中美貿易抗爭折磨了三年多的企業們,做夢也難以想象的狀況。

新勢力造車 被狠狠甩臉

有趣的是,2020年新春第一期《經濟學人》雜誌的Schumpeter熊彼特專欄就以「Cloning Tesla: electric-vehicle wars in China 克隆 特斯拉:中國的電動車戰爭」帶我們一窺了正發生在大陸市場的這個事情。文章提及了在中國30多家電動汽車初創企業中,最引人注目的Nio蔚來汽車,它及它的創辦人李斌曾經被認為是最雷同Tesla及Musk的,去年12月30日,蔚來汽車的股價飆升了54%,當時李斌表示,第四季度的產量將從第三季度的近4800輛增加至8000輛。 但其實在整個2019年,它在美國掛牌的股價下挫了近40%。

就像《經濟學人》在這期《科技季刊》說的蔚來標誌著中國雄心勃勃地想成為全球電動汽車生產樞紐的象徵。事實上,大陸確實也是公認最有可能誕生Tesla killer的地方,這可是蔚來汽車的李斌2019年接受CBS採訪時被冠以的稱號,但現在看來格外諷刺。

然而,如果蔚來汽車曾經試圖打敗Tesla,那它還真有些畫虎不成反類犬了,它在燒錢方面確實複製了Tesla,但不幸的是這正是使這家美國企業最受質疑的缺點,而非優點。正因為它燒錢不眨眼,才導致它的現金流出現了大洞。

燒錢賺吆喝 已經近黃昏

如果這些擅長燒錢的大陸山寨版新勢力造車最後證明了自己可以在大陸長期賺錢,Tesla還是可能危在旦夕的。但可惜的是,Tesla突然殺來大陸,反倒讓人意外的奇襲成功,更諷刺的是,雖然蔚來汽車想要打敗Tesla的雄心壯志值得讚揚,但如果因為這樣就以為它可以擊敗這家擁有11年歷史並擁有全球品牌的對手則就過於天真了,蔚來汽車的收入在2019年預估約為12億美元,與Tesla預計的240億美元相形見絀。然而自2017年以來,它累計的虧損卻已超過Tesla。而與Tesla不同的是,它並沒有在工廠製造上投入太多的資金,而是將製造業務外包給了國有汽車製造商江淮汽車。

化危機為轉機 硬是要得

除此之外,自大陸政府削減對電動汽車的補貼以來,已經嚴重損害了電動車投資者的情緒,並引發了大眾對它們資金緊縮的擔憂。據Bernstein的說法,蔚來汽車的虧損已經超過了第三季,達到淨虧損13億美元。儘管蔚來汽車第三季度的銷量和前三個月相比仍然增長了22.5%,但它也公開承認蔚來汽車必須融資才有可能繼續存續下去。

Tesla除了首批Model 3從上海的橫空出世,幾天後這家美國企業還獲得了價值13億美元的貸款用於完成它的工廠建設。大陸的生產使Tesla免除了成品車的進口關稅,而且還有資格獲得政府補貼。儘管其對於提高銷量、利潤率和現金流的能力仍被質疑,但Tesla已經從大陸與美國的貿易戰中成為受益者,因為大陸政府急於把Tesla描繪成大陸開放的樣板,然後拿來對比美國的日趨內化。

擁抱敵人 盡顯商業高招

Tesla確實成功死裡逃生而且遙遙領先。實際上,大陸已經給了Musk 像家鄉一樣的溫暖。大陸政府對電動車的企圖心給了Tesla美國沒有辦法給予的支持。大陸的製造業實力將幫助Tesla克服在美國遭受的「production hell(生產地獄)」。對於Musk來說,主要缺點可能是他最喜歡的Twitter被封鎖在強大的防火牆後面。但對於Tesla來說,這必然也可以鬆一口氣,因為他可以掩耳盜鈴的假裝沒有聽見美國人怎麼咒罵他。但對我來說,Tesla讓我學會了危機入局以及化危機為轉機的智慧,美國企業確實有它過人的一面。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