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池大戰1/「管理」、「餐飲」同公司得標 林務局遭控打壓原住民

·4 分鐘 (閱讀時間)
許多協作是當地原住民,長期在天池山莊協助登山客們登頂,但如今卻因為林務局的蠻橫作為,讓他們頓失收入。(圖/翻攝畫面、黃耀徵攝)
許多協作是當地原住民,長期在天池山莊協助登山客們登頂,但如今卻因為林務局的蠻橫作為,讓他們頓失收入。(圖/翻攝畫面、黃耀徵攝)

[周刊王CTWANT] 近年登山活動盛行,根據觀光局統計,光是去年登山商機就超過百億元,為了更好的登山品質,不少山友都會選擇住在山屋,但本刊卻接獲投訴,被網友封為5星級山屋的「天池山莊」,卻爆出林務局默許管理公司違規搶標,壟斷山屋經營,也斷了該地原住民的生路,氣得原住民們揚言要對林務局提告。

本月27日下午,記者和多名天池山莊的協作在南投埔里碰面,一個個深邃的原民臉孔帶著疲憊現身,身上還沾著泥土,因為他們才剛參與高山救援行動,結束後連忙趕下山,「感覺林務局就是需要我們的時候才來找我們,不需要的時候,就把我們丟一旁。」其中1名協作「阿陞」說。

阿陞和大部分協作一樣,是南投縣當地的賽德克族原住民,由於就住在往「能高越嶺段」的山腳下,他從事高山協作已逾20年,每天背負超過40公斤的物資,日行超過13公里的山路,20年來如一日。

所謂的「協作」,就是接到登山客的委託之後,負責將食物、飲水等物資,以背負的方式背上高山,並且兼做廚師,幫忙登山客們煮三餐,由於對山林的熟悉,協作們通常也兼作嚮導、急救員、搜救員,有時還義務幫忙修築登山步道。

不過儘管為山林、為家鄉土地付出,他們控訴,林務局卻對這一切視而不見,對當地原住民以及外地來的管理公司嚴重雙標,而今年度林務局針對天池山莊的管理以及餐飲標案,更成為在地原住民大戰林務局的導火線。

林務局局長林華慶放任管理公司「米亞桑」代管天池登山步道、山屋,並同時在餐飲標案中得標,讓當地原住民協作相當反感。(圖/翻攝畫面)
林務局局長林華慶放任管理公司「米亞桑」代管天池登山步道、山屋,並同時在餐飲標案中得標,讓當地原住民協作相當反感。(圖/翻攝畫面)

本刊調查,去年中旬,林務局曾提供600萬元的經費,委託「米亞桑公司」管理登山步道、山屋,並由米亞桑公司代為監督協作、登山客,舉凡登山客安全、上山後的垃圾、協作煮餐後的廚餘處理,都在米亞桑的管理監督範圍。

但今年天池山莊的「管理」及「餐飲」的2項標案,林務局竟同時讓「米亞桑」管理公司得標,原住民協作們質疑,本該是監督者的米亞桑又成為餐點經營者,形同球員兼裁判,且林務局限制協作們上山煮餐,讓他們頓失經濟收入,讓協作團體們大喊不公平。

原住民們拿出「能高越嶺西段國家步道(含天池山莊及營地)管理、維護工作委託專業服務」說明書痛批林務局和米亞桑公司,因為其中明定管理者不得營利,但林務局卻讓米亞桑公司又管理又營利,明顯違背標案規定。

「他們(米亞桑)都外地來的啊,規定上,明明清楚寫著要優先聘僱當地原住民,我們有近30個協作,但他們只有請1個,得標之後才來說要我們當他們下面的協作,可是我們原本在那邊就已經20多年了,為什麼我們要在他們下面?」阿陞講得越來越氣。

「如果登山客在山路受傷、失蹤,他們都是叫我們去救援,有時候步道壞掉,我們也會幫忙修理,現在的狀況,讓我們很傷心。」阿陞和其他協作們為了山林付出多年青春及心血,現在卻被外地來的公司收割成果,讓他們十分痛心,未來也不排除對林務局提出告訴。

針對標案遭質疑是「球員兼裁判」,南投林管處育樂課課長楊曼蕾表示,該標案秉持「公平、公正、公開」原則進行投標,而「米亞桑」同時得標「餐飲」、「管理」標案,未來一定會有相關監督機制,不會讓「米亞桑」獨大,林務局人員也會上山巡查,她並透露,明年度將會針對「管理」部分重新招標。

至於未來山屋餐飲價格遭「壟斷」一事,楊課長說,未來一定會針對價格進行管控,但山屋依照揹工揹負食材的距離,訂價約650元到800元不等,得標廠商目前所訂定價格尚屬合理。

米亞桑得標後是否將讓長期協助高山救援的協作失去工作?楊課長則說,山難救助主管機關為消防單位,林務局本來就可請得標廠商進行山難救助,且為了考量對當地原住民的公平性,米亞桑已著手與當地有意願的原民或協會合作,提供返鄉青年就業機會。

高山協作們接到登山客的委託後,便會背著物資、食材、登山用具等等上山,在沒有委託時,也會義務協助高山救援。(圖/讀者提供)
高山協作們接到登山客的委託後,便會背著物資、食材、登山用具等等上山,在沒有委託時,也會義務協助高山救援。(圖/讀者提供)

原始連結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濱崎步驚傳「休克送醫」演唱會緊急中止 上台前才嚴重骨折
租店面「開ATM」 他盜領犯案2年沒被發現…公安直呼:奇葩
表妹玩壞5萬娃娃…姑姑反怪「妳自己不鎖門」嘴硬:破塑膠 她氣到報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