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酬勤

·3 分鐘 (閱讀時間)

家中客廳掛了一幀小舅寫的「天道酬勤」書法,原是贈與母親入新厝的賀禮,但母親老悉落來家中暫居的小舅,說他應該寫一幅送給他自己。

天道酬勤,意指上天厚愛勤奮的人,付出了足夠的努力,將來一定會得到相應的收獲。小舅寫一手好字,也講一口好字,卻是光說不練。母親常說:「妳小舅這輩子做得最勤勞的事,就是交女朋友!」

「承翰,你二十三了吧,怎麼都沒看到你帶女朋友回來?交女朋友沒特別的方法,看看牆上小舅寫得這個『天道酬勤』,努力追、一直追,追久了,人就是你的。」穿著一件破舊汗衫,頭髮凌亂像鳥巢的小舅,對著成日沉迷電腦的宅男小弟,說著自以為是的歪理。

小弟不耐煩「齁」了一聲,抱著電腦躲進房裡去。

小舅的興致沒因此被打斷,仍繼續高談闊論,說得不外乎是他娶過三個老婆,這等羨煞同輩的「光榮」之事。

「承慧,妳對第一任舅媽,還有沒有印象?」

「有啊,就常被外婆唸說不煮飯,然後三天兩頭跑回娘家哭訴那個。」

小舅急忙替「第一任前妻」辯護,說那時他在當兵,她因為太思念他,鬱鬱寡歡無心煮飯,加上家中老母太雜唸,她才會受不了跑回娘家去。

「她可是我們那個系的系花!」

我當然知道小舅想說的重點是這個,他常自豪自己當年能把系花拐回家。但外婆可不這麼想,總認為是她害兒子大學沒唸完,找不到好工作,一事無成。且她也不是思念小舅鬱鬱寡歡,而是另結新歡,在小舅退伍前,帶著女兒,跟人家跑了。之後幾年,小舅又陸續娶了兩任妻子,但常撐不到一年就不歡而散。這些年,小舅身邊的女友,來來去去。

「舅,明天的課程你準備好了嗎?」

小舅近年都在母親的菜攤幫忙,母親雖能輕鬆點,但她還是希望小舅能有一份正職,小舅唯一的優點是從小被外公逼著練出的書法。在圖書館工作的她,日前幫小舅擬了一份《書法基礎》藝文研習課程,館長批准同意後,小舅真的去當書法講師,每天line的鈴聲不斷,一些熟女學員很勤勞的將寫好的字拍照傳給小舅,請他指導。

「有,我剛寫好一幅字,打算送給『作業』寫得最漂亮的人。」

書法研習課一星期一次,上星期教了「懸針」和「垂露」筆法,小舅給學員出了功課,她沒想到小舅還會使獎賞這招。

小舅接手機時,她繞進他房裡去看一下,書桌上擺了一幅「天道酬『琴』。」

「小舅,你寫錯……。」

「……芳琴,妳寫得很好,全部的學員就妳最有天份……。」

原本想告訴小舅他寫錯字,但這麼一聽,小舅似乎是刻意寫得。或許對小舅而言,「勤」的定義,充其量是他交女友的動力和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