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血雨 開國稱帝終是空

文/賴祥蔚
·7 分鐘 (閱讀時間)
五桂樓一樓大廳擺放林文察使用的鴉片桌,上方則懸掛林紀堂書寫「為善最樂」牌匾。(林欣儀攝)
五桂樓一樓大廳擺放林文察使用的鴉片桌,上方則懸掛林紀堂書寫「為善最樂」牌匾。(林欣儀攝)

林文察看著偈語再三品味,又取了偈語的頭尾:「密卿身當魚救眾生,文察世法施大空罷」,正是勸說開國稱帝終究是空,莫如當魚而不求成龍,乃能佈施眾生。

林文察快步繞了一圈回來,確定自己果然是回到了起事之前的時間,打開右手,握住的還是本來的媽祖籤詩第六十籤:

常憑寶劍斬妖邪,十五年來事足誇;

此去更宜韜晦好,磽磽易缺理無差。

「我現在是在作夢嗎?還是,從犁頭店發難,到開國稱帝的這三年多,才是一場夢?」

人人變成了骷髏血人

林文察再次確認手中的籤詩不是第十二籤,當然也沒有那句「於今得進可安寧」的句子了。

林連照快步趕過來,看到林文察站在迴廊發呆:「文察,你還好吧?孝廉公還在大廳等你呢。」

林文察連忙回到大廳:「老師久候了,有什麼吩咐嗎?」

楊廷鰲看他神態怪異,說去倒茶也沒看到茶:「你還好嗎?」

林文察:「剛剛有點走神,老師見諒。」

楊廷鰲從彰化縣衙得知丁曰健一再上奏攻詰林文察,用心可議,加上朝廷的諭令也嚴催內渡,他擔心林文察不善於因應,特別前來關心。

林文察:「恩師勿憂,我已上奏內渡之期。」

楊廷鰲:「那就好,千萬不要意氣用事。」

林文察忽問:「恩師,『蘭桂』何解?」他想起當日在漳州抽到的籤詩,最後兩句是「若見蘭桂漸漸發,長蛇反轉變成龍」。就算第十二籤是夢境,第三十四籤總是真的了吧。

楊廷鰲:「蘭、桂均有異香,通常是用來比喻賢人。」

林文察恍然大悟,又問:「恩師,您這鰲究竟是不是龍?」

楊廷鰲:「當日令尊攜你前來進學,也對鰲字很感興趣。鰲是不是龍,說來話長。」

林文察:「所以鰲不是龍?」

楊廷鰲:「有人說黽部的鼇是龍,魚部的鰲不是龍。其實未必。你聽過鯉魚躍龍門的故事吧?」

林文察點頭。

楊廷鰲:「鯉魚躍龍門的典故,最早出自於漢代辛氏所著的《三秦記》,在這本書提到:『河津一名龍門,禹鑿山開門,闊一里餘,黃河自中流下,而岸不通車馬。每逢春之際,有黃鯉魚逆流而上,得過者便化為龍。』有人考證在戰國末期還沒有這種傳說。」

林文察:「這跟鰲有何關係?」

楊廷鰲:「傳說中,鯉魚越過龍門,在變成龍之前的樣子是龍首魚身,這就是鰲了,等完全變身就是龍。所以鰲可成龍,但尚未成龍,也未必成龍。」

林文察好奇:「鰲為什麼不願成龍。」

楊廷鰲笑:「惠子說:『子非魚,安知魚之樂。』我非真鰲,安知鰲之思?不過據說化龍之時,天地必有鉅變,對世間衝擊極大,或許鰲不忍蒼生受累?」

「不忍蒼生受累?」林文察忽然想起魚王捨身佈施的故事,那是他童年多病之時,度密老和尚說起的故事。轉念又想起攻打江山城那晚黃騰鳳戰死,還有剛剛自己彷彿見到為了建國,親朋好友紛紛戰歿。

林文察自言自語:「魚王捨身,鰲不成龍,但,此鰲終究不是彼鼇啊。」

楊廷鼇:「這些都是傳說中的神物,當不得真。就算真有其物,誰說鰲不會是鼇?就像瞎子摸象,或許古人偶一見之,各抒己見,加上穿鑿附會,於是鰲鼇不分。」

送走楊廷鰲,林文察找出度密老和尚當年留下的紙條。因為收藏仔細,時隔三十多年,紙張已經泛黃,墨跡依然清晰:

密莫形諸文,卿當自悟察。

身處紛亂世,當思有為法。

魚龍可佈施,救苦不自大。

眾法原本空,生滅終不罷。

幾十年來,林家始終不知這首偈語何意,漸漸也就忘了。如今林文察讀來頗有感觸,自忖:「度密老和尚要我『悟察身處紛亂世,當思有為法』,要思考有為法的什麼因果呢?又說『魚龍可佈施,救苦不自大』,以前總以為魚龍是指佛經故事中的魚王,現在一看,分明是指鰲龍,莫非他早已知金鰲之事?不自大才能救苦,這是叫我不要稱帝嗎?」

林文察看著偈語再三品味,又取了偈語的頭尾:「密卿身當魚救眾生,文察世法施大空罷」,正是勸說開國稱帝終究是空,莫如當魚而不求成龍,乃能佈施眾生。

林文察問戴蔥娘:「當年母親夢中神物,究竟是龍首龜身或龍首魚身?」

戴蔥娘笑回:「三十多年前的夢了,當日夢中就不曾看清,如今想想,像是龜身又像魚身。除了神物,還有一個金人,怎麼卻從來沒人關心?」又對林文察說:「夢自是夢,你自是你,何必牽掛?」

這一晚,林文察夢見自己頭頂朝天冠,站在大戰場,一身潔淨金黃,放眼望去,天地皆赤,四處盡是屍山血河,這是大瀛帝國十年血戰的最後結果。他一跨步,就從台灣來到北京,同樣屍橫遍野、血跡斑斑,原來大清王朝受到台灣戰事牽連多年的影響,中土大亂,不只太平天國復起、捻軍也成立了大漢王國,在此同時,西藏在英國扶持下成立佛國,新疆分裂為南、北維吾爾帝國又自己陷入內戰,蒙古則出現三個汗國相互攻打,各國之間又相互討伐,連日本、朝鮮與洋人也紛紛趁勢入侵,幾年下來,生靈塗炭,中土居民十不存三。

頓悟金人金鰲夢境

林文察回望台灣,看見母親戴蔥娘、妻妾、三個兒子與眾多家人、好友,都從血泥之中紛紛爬起,跪拜祝賀大瀛帝國萬歲、萬歲、萬萬歲。林文察大驚,連忙上前扶起母親,卻見戴蔥娘抬起頭來只剩下骷髏,骨竅都流著血,哪裡還是活人?妻妾與三個兒子上前想要相擁,卻人人都變成了骷髏血人,忽然天空降下血雨,地面也淹起血河,林文察一身盡赤,成了血皇帝。

林文察驚醒,頓悟了金人抱持金鰲的夢境。

同治三年八月,福建陸路提督林文察內渡抵達泉州,只帶了極少數的台勇班底。十月到福州接受福建巡撫徐宗幹指揮,募了幾百兵勇就奉命出師。

同治三年十一月三日清晨,太平軍派兵數千攻擊萬松關,林文察以區區數百兵力英勇出關殺敵,太平軍看見引出林文察,預先埋伏的數萬大軍從四面包抄過來。林文察孤軍苦戰,朝廷援軍始終未至,終於全軍覆沒。

萬松關一役,林文察的命運成了一大謎團。有人說林文察慘烈殉職,屍骨不全,難以辨識;有人說林文察遭到太平軍俘虜,大義凜然,寧死不降,被侍王李世賢處以「點天燈」的酷刑而死,所以死後無屍;還有人說當天領兵出戰的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林文察,否則怎麼會這麼不懂兵法,居然一戰而亡。

朝廷認定林文察戰歿捐軀,追贈太子少保、授振威將軍,諡(系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