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共同執導 台味C門町變未來烏托邦

項貽斐
·2 分鐘 (閱讀時間)
兩位導演各有所長,魏瑛娟(右)活用劇場經驗,會陪演員做角色分析、讀本;陳宏一則負責分鏡、運鏡等,與表演相互整合。(海鵬提供)
兩位導演各有所長,魏瑛娟(右)活用劇場經驗,會陪演員做角色分析、讀本;陳宏一則負責分鏡、運鏡等,與表演相互整合。(海鵬提供)

集奇幻、跨性別與浪漫喜劇等元素的電影《揭大歡喜》雖改編自莎士比亞的經典喜劇,但片中添加不少台式氣味,尤其幾乎所有演員均為女性,變裝的過程由內而外都是挑戰。

以往魏瑛娟是陳宏一電影的監製或編劇,這次因涉及莎劇、性別等內容,首次與先生陳宏一共同執導。她坦言,既然是導演,有些東西自然要堅持,但電影不是只有演員表演,還要配合寫實的場景轉換、鏡頭語言等,過程講求合作與相互幫忙。片中也不忘放入台灣文化,將原著的烏托邦森林,變成兼具未來感與老台北氣味的「C門町」。

陳宏一表示,「因為原著有個烏托邦是到森林裡去,我就以電影的角度想,在微未來的烏托邦是什麼?我很喜歡西門町,因為保留很多過去的台北市,所以在這設立一個更酷的烏托邦。」陳宏一想像的烏托邦就像很多高級餐廳或是劇院,沒有網路,而且使用鉛字印刷快遞紙本訊息、充滿台語老歌與黃梅調,還有一個超級大的舊書店。

全片均由女性主演,是陳宏一開始就有的念頭,也是電影一大特色。魏瑛娟補充,「當年莎劇都是由男性扮演女性,但聰明的莎士比亞早就在偷渡BL(Boy’s Love),《皆大歡喜》的女主角就扮成男孩與另一個男孩相戀。而電影角色全改由女演員詮釋,在性別層次上更有多重解讀意義。」

不過女演員扮演男性,從造型到表演都是學習與挑戰。陳宏一透露,曾在《2017 RENE我敢劉若男演唱會》扮男性登台的劉若英與造型師提供不少建議,包括介紹北京的特殊化妝師、服裝品牌等,但費用太高只好放棄。後來改與從國外學成的台灣年輕特化團隊合作,也了解女性變身男性,應如何從髮型、眉毛、鬍子、穿著下手,才不違和。


更多鏡週刊報導
女演男並非單純模仿男性 專家:要找到內在的陽性
跳脫同志圈侷限 《揭大歡喜》以性別平權愛情為重
國片創舉!整部片都女演員 顛覆莎劇全男性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