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異前執行長的回憶錄

·3 分鐘 (閱讀時間)
奇異前執行長的回憶錄
奇異前執行長的回憶錄

EMBA雜誌編輯部/文

關於奇異(General Electric)前執行長伊梅特(Jeff Immelt)的故事,好像總是會有續集,講也講不完。

他從二十世紀的管理傳奇人物威爾許(Jack Welch)手中接下棒子。受到公司精心栽培的他,十六年的任期卻表現遠不如預期。二○一八年,財星雜誌(Fortune)的一篇長文「奇異到底怎麼了?」深入分析他任期中一些可能的問題。

然後,今年二月底,伊梅特出版了「負重困境」(Hot Seat)一書,來回應不只一次被提出的類似問題。書的第一頁他說:「我的任期結束得很糟糕。」「或許,不要寫一本書來回憶會比較好。」

伊梅特一向不說威爾許有任何一絲的不好,但是在書中,他批評威爾許留給了他一些爛攤子收拾。不過,當他遇到困難時,他還是會請教威爾許。例如,二○○八年的金融風暴,他就曾打電話給威爾許,希望獲得一些建議。

從二○○一到二○一七年,身為奇異執行長,他肩負的壓力難以想像。首先,他接下公司不到一星期的時間,就發生了九一一事件,重創公司的飛航核心事業。接著是二○○八年的金融風暴,然後是二○一一年福島核災,福島核電廠的反應爐就是奇異設計的。

新書一出版,伊梅特便接受了暢銷書「蘋果橘子經濟學」(Freakonomics)作者杜伯納(Stephen J. Dubner)專訪。杜伯納提到,伊梅特有許多在危機中領導企業的經驗,伊梅特回應,他在改變劇烈的大環境下帶領著公司,「我永遠都盡我的全力,有些事情成功了,有些沒有。」

他建議企業主管:「你可以做好準備,但是你最好很能應付無常。」他指出,當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時,他的第一個反應是:「我們經歷過SARS,也沒有多糟。」結果,新冠肺炎比SARS糟上幾千倍。就像金融風暴發生時,有人說:「你早該看出來會發生。」事實就是沒有人真的看出來。

伊梅特在專訪中指出,當執行長時,他不像現在比較有空可以思考事情,那時候是全年無休,需要百分之百投入。

他的父親在奇異工作了三十八年,伊梅特自己在奇異工作了三十五年。當執行長的第四年,他把奇異的商標跟太太與女兒的名字,一起刺青在左臀上,他對公司的感情之深不言可喻。但最後,他是突然被迫下台的,他回憶:「在公司最後幾個月的時光,非常令人悲傷。」

財星雜誌總結,伊梅特的故事並不是一個快樂的故事。奇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難以辯駁的事實就是:他下台時的奇異,跟他上任時的奇異,完全無法相提並論。

出處:EMBA雜誌416期「跨越團隊合作的6大阻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