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金像獎2021:今年的學院獎會改變好萊塢嗎?

·4 分鐘 (閱讀時間)
奧斯卡獎
奧斯卡獎

2015年,當屆奧斯卡電影金像獎(The Academy Awards,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獎)的20個表演獎項提名全數給了白人演員,引發了一場公關危機,當時「#OscarsSoWhite(奧斯卡太白)」的話題標籤在全世界瘋傳。

社交媒體的激烈反彈似乎令組織方好好地自省了一番。自那以後,奧斯卡對定位作出了調整,而今年的提名名單是歷史上最多元的一次。

但是,提名歸提名;畢竟,奧斯卡還是要以最終的獲獎名單為凖。

我們就來看看,假如最終評選的結果順應潮流的話,今年的奧斯卡頒獎禮將會創造怎樣的歷史。

趙婷
趙婷

最佳導演

假如趙婷(Chloé Zhao)奪得這一項大獎,她將是歷史上第一個獲此殊榮的非白人女性。

這位如今長駐美國的華人導演憑借《浪跡天地》(Nomadland,《遊牧人生》/《無依之地》)獲得提名。電影講述一名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失業的女性在美國西部各地遊居的故事。

事實上,如果獲獎,趙婷也是奧斯卡92年歷史上第二位舉起最佳導演小金人的女性。

第一位女性最佳導演是憑伊拉克戰爭電影《拆彈部隊》(The Hurt Locker)獲獎的凱瑟琳·畢格羅(Kathryn Bigelow)。

《浪跡天地》取景
《浪跡天地》取景

還有好多個「最佳」……

最佳導演還不是趙婷唯一有望問鼎的獎項。

她獲得的提名還有最佳電影、最佳改編劇本,以及最佳剪輯。

假如她贏下全部四個獎項,就將是第二個同一屆捧得四座小金人的人,也是第一個達到這一成就的女性。

華特·迪士尼
華特·迪士尼

上一個單屆獲得四個獎項的人是華特·迪士尼(Walt Disney),他在1954年創紀錄地贏得四座奧斯卡金像——最佳紀錄長片、最佳紀錄短片、最佳動畫短片和最佳雙軸短片。

而趙婷的成就甚至可能比迪士尼更大,因為她獲提名的是一些更重大的獎項。

最佳電影

趙婷不是今年唯一競逐各項大獎的女性。

英國演員兼編劇埃默拉爾德·芬內爾(Emerald Fennell,艾美露·芬奈爾)憑《花樣女子》(Promising Young Woman)同時獲提名最佳電影、最佳導演和最佳原創劇本獎——這部黑色喜劇講述一名30歲醫學院退學學生的復仇故事。

假如芬內爾贏得全部三項大獎,就將會是第一位奪下稱得上是奧斯卡三個最重大幕後獎項的女性。

《花樣女子》劇照
《花樣女子》劇照

另一個可能創造歷史的團隊是《猶大與黑彌賽亞》(Judas and the Black Messiah,《耶穌是我同伙》)的製片人沙卡·金(Shaka King)、查爾斯·金(Shaka King)和賴恩·庫格勒(Ryan Coogler)。

假如他們獲獎,就將是第一個奪得最佳電影的全黑人製片團隊。

最佳男主角

今年還是第一次有穆斯林演員獲提名最佳男主角。

裏茲·阿邁德(Riz Ahmed)憑《寂靜的鼓手》(Sound of Metal,《金屬之聲》)中的失聰重金屬搖滾樂鼓手一角獲得提名。

這並非是穆斯林演員第一次在奧斯卡創造歷史。

裏茲·阿邁德
裏茲·阿邁德

2017年,馬赫沙拉·阿里(Mahershala Ali)憑《月光男孩》(Moonlight,《月亮喜歡藍》)中的角色贏得最佳男配角獎。

兩年後,他又再次憑著飾演《綠薄旅友》(Green Book,《幸福綠皮書》)中的1960年代演唱會鋼琴師一角獲得同一獎項。

馬赫沙拉·阿里
馬赫沙拉·阿里

但是直到今年,才有穆斯林演員獲提名最佳男主角。

今年,裏茲·阿邁德的競爭對手當中有他的英國同胞,同樣可能因獲獎而創下歷史。

和歷史上大多數最佳男主角獲得者一樣,安東尼·霍普金斯爵士(Sir Anthony Hopkins)是白人。不過,83歲的他憑《爸爸可否不要老》(The Father)中的表演獲提名,如得獎他將會是史上最年長的最佳男主角。

八度失落?

與此同時,另一名老戲骨將不希望在今年的奧斯卡創下紀錄。

Glenn Close in gold dress on the red carpet
Glenn Close's gold dress wowed at the 2019 Oscars but gold statuettes have been harder for her to come by

美國演員葛倫·克羅斯(Glenn Close,格連·高絲)第八度獲得奧斯卡演員獎提名。

但是過去七次提名,她最終都空手而回。

今年,她有可能打破自己保持的一個失望紀錄,刷新提名而未獲獎的女演員最高次數——同時還將追平由傳奇演員彼得·奧圖爾(Peter O'Toole)保持的失落次數最多男演員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