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2021:你需要掌握的19大知識點

·15 分鐘 (閱讀時間)
Chloe Zhao, Viola Davis as Ma Rainey, Sacha Baron Cohen as Borat, Joe Gardner voiced by Jamie Foxx, and Carey Mulligan as Cassie Thomas
由左至右:《浪跡天地》導演趙婷、《藍調天后》中的薇拉·戴維斯、《波拉特》中的薩夏·拜倫·科恩、《靈魂奇遇記》中的喬·加德納和《花漾女子》中的嘉莉·慕萊根

在一個一拖再拖的年度電影頒獎季當中,奧斯卡電影金像獎(The Academy Awards,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獎)終於要在這個周日到來了。

2021年度角逐的號角從去年9月就響起了,當時《遊牧人生》(Nomadland,《無依之地》/《浪跡天地》)在威尼斯和多倫多兩大電影節成為最早冒出的大熱。

之後的頒獎季因為全球疫情的關係被拖延很久,這個周末將要進行的奧斯卡頒獎禮就比平常晚了兩個月。

反正今年大家都要宅在家裏看這場盛會,我們正好花大把的時間,研究今年的提名名單,還聽完各種各樣與頒獎季有關的播客,來總結出這19條無比適合宅男宅女口味的奧斯卡候選名單冷知識。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1. 《波拉特》續集已經創下一項奧斯卡紀錄

薩夏·拜倫·科恩(Sacha Baron Cohen,沙格·畢朗·高漢)這部獲兩項提名的電影《波拉特續集》(《波叔出城2》/《芭樂特續集》)創造了一項新的吉尼斯紀錄(Guinness World Record,健力士紀錄):奧斯卡歷史上片名最長的提名電影。

它的全名叫《波拉特電影續集:哈薩克青年抱(錯)美國大腿之邁向強國必修課》(Borat Subsequent Moviefilm: Delivery of Prodigious Bribe to American Regime for Make Benefit Once Glorious Nation of Kazakhstan),英文片名全長有110個字母。

在它之前保持著這個紀錄的電影是《飛行器裏的好小伙,或我是怎樣花25小時11分從倫敦飛到巴黎》(Those Magnificent Men in Their Flying Machines or How I Flew from London to Paris in 25 hours 11 minutes),1964年上映,英文片名全長「只有」區區85個字母。真的喔,老弟,還能再長點。

Maria Bakalova in Borat Subsequent Moviefilm
《波拉特》續集的演員瑪麗亞·巴卡洛娃(Maria Bakalova)是第二個在一部續集電影裏獲得最佳女配角提名的演員。

2. 查德維克·博斯曼的身後提名比你想象的還要特別

這個因《黑豹》(The Black Panther)走紅的影星在去年8月去世,大有機會憑借他在《藍調天后》(Ma Rainey's Black Bottom)中的表演成為影帝。

事實上,演員在身故後獲得提名的例子並不十分普遍——查德維克·博斯曼(Chadwick Boseman,查域克·保斯曼)只是奧斯卡93年歷史當中的第八個。

在他之前的有詹姆斯·迪恩(James Dean,佔士·甸)、珍妮·伊戈爾斯(Jeanne Eagels)、拉爾夫·理查德森(Ralph Richardson,雷夫·李察遜)、馬西莫·特洛伊西(Massimo Troisi)和史賓沙·特利西(Spencer Tracy)也都在去世後獲得提名(其中,詹姆斯·迪恩還提名過兩次),而另外兩人希斯·萊傑(Heath Ledger,希夫·烈治)和彼得·芬奇(Peter Finch,彼得·芬治)則是目前僅有的兩個在身故後獲獎的演員。

3. 最佳電影候選名單裏沒有「靈魂」

確實如此。《靈魂奇遇記》(Soul,《心靈奇旅》/《靈魂急轉彎》)這部超受歡迎的皮克斯(Pixar)動畫片,雲集了蒂娜·菲(Tina Fey)、傑米·福克斯(Jamie Foxx,佔美·霍士)和格拉姆·諾頓(Graham Norton),但是卻沒有獲得今年的最佳電影提名。

但是,這有什麼奇怪的嗎?學院獎基本上也很少在最佳電影獎項中提名動畫片。

Joe Gardner in Soul
在《靈魂奇遇記》當中,傑米·福克斯為主角喬·加納(Joe Gardner)配音。

事實上,過去只有三部動畫片曾經獲提名最佳電影——1991年的《美女與野獸》(Beauty and the Beast)、2009年的《飛屋環遊記》(Up,《衝天救兵》/《天外奇蹟》)和2010年的《玩具總動員3》(Toy Story 3,《反斗奇兵3》)。沒有一部最終得獎。

至少,《靈魂奇遇記》還是獲得了最佳動畫長片的提名,並大有機會獲獎,只要它能擊敗像《笑笑羊大電影》(Shaun the Sheep,《超級無敵羊咩咩之咩最勁》)等對手。

4. 上一次最佳男女主角來自同一部電影還是在1998年

今年可不要小看這種情況出現的可能性——薇拉·戴維斯(Viola Davis)和查德維克·博斯曼有可能憑《藍調天后》雙雙獲獎。

上一次影帝影后憑同一部作品獲獎是《盡善盡美》(As Good As It Gets,《貓屎先生》)的海倫·亨特(Helen Hunt)和傑克·尼科爾森(Jack Nicholson,積·尼高遜)。

5. 1976年以來的金球獎最佳女配角從未失落奧斯卡提名

不過,今年終於不一樣了。

Jodie Foster in The Mauritanian
獲得金球獎肯定的茱迪·福斯特沒有獲得奧斯卡提名。

茱迪·福斯特(Jodie Foster,茱迪·科士打)憑借在《失控的審判》(The Mauritanian,《誣罪審判》)中的表演贏得金球獎,但是卻沒有入圍奧斯卡五強。

這使得她成為繼《苦海餘生》(Voyage of the Damned)的凱瑟琳·羅斯(Katharine Ross)之後第一個未獲奧斯卡提名的金球獎女配角。

6. 葛倫·克羅斯貢獻了2020年的最好和最差表演

74歲的葛倫·克羅斯(Glenn Close,格連·高絲)現在保持著一個尷尬紀錄:奧斯卡歷史上提名最多而未曾獲獎的女演員。

她在今年憑借在《絶望者之歌》(Hillbilly Elegy,《鄉下人的悲歌》)中的表演第八度獲得提名。而這是一部評價兩極的電影,爛蕃茄(Rotten Tomatoes)網站上,它的影迷評分(84%)和影評人評分(26%)相差甚遠。

結果,克羅斯被提名奧斯卡最佳女配角……但是卻同樣在著名的另類「金酸莓獎」(Razzie Awards)被評為年度最差女配角。

她只是歷史上第三個在奧斯卡和金酸莓獎上以同一部電影獲得提名的演員。此前的兩個是《楊朵》(Yentl)的艾米·厄爾文(Amy Irving)和《酸甜苦辣母女會》(Only When I Laugh)的詹姆斯·可可(James Coco)。

Glenn Close
《絶望者之歌》中的葛倫·克羅斯獲提名最佳女配角……但也被評為最差女配角。

7. 這是奧斯卡史上第一次五部最佳原創劇本提名電影同時角逐最佳電影

是這五部:《夢想之地》(Minari)、《花漾女子》、《猶大與黑彌賽亞》(Judas and the Black Messiah,《耶穌是我同伙》)、《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The Trial of the Chicago 7)以及《寂靜的鼓手》(Sound of Metal,《金屬之聲》)。

8. 《歐洲歌唱大賽:火焰傳說》的最佳歌曲提名有點奇特

反正那個年度歌唱比賽節目也是如此瘋,我們肯定覺得關於它的電影也該這樣。

這部威爾·法洛(Will Ferrell)監製的音樂電影裏出現的歌曲《胡薩維克》(Husavik)獲提名最佳原創歌曲,卻沒有出現在電影的片尾名單當中。

那是因為,它是唯一融入到電影情節裏的歌曲,而不是電影末尾用來伴著你離開電影院(或者上廁所)的歌曲。

另一個有點奇怪的歌曲提名是戴安·沃倫(Diane Warren),只是原因不一樣。名單裏的其他所有歌曲作者都是第一次提名,但是沃倫是第12次獲得奧斯卡提名——第12次!但是她卻還一次都沒贏過。

Will Ferrell and Rachel McAdams in Eurovision Song Contest: The Story of Fire Saga
《歐洲歌唱大賽:火焰傳說》(Eurovision: The Story of Fire Saga)的《胡薩維克》獲提名最佳原創歌曲。

9. 薇拉·戴維斯的戲份其實不多

獲得最佳女主角提名的薇拉·戴維斯扮演藍調天后瑪·雷尼(Ma Rainey),她在電影裏的出場時間加起來只有26分41秒。

這意味著她在屏幕上的出場時間比女配角提名名單裏的其中兩個人還要少——瑪麗亞·巴卡洛娃和奧莉維婭·科爾曼(Olivia Colman)在各自的電影裏分別出場40和35分鐘。

戴維斯可是這方面的高手——她在2009年憑《虐童疑雲》(Doubt)當中僅有8分鐘的戲就獲得最佳女配角提名。

10. 《白虎》的單項提名沿襲了一個20年的規律

電影《白虎》(The White Tiger)是由一部布克獎(Booker Prize)小說改編,只有一項提名——最佳改編劇本。

它在此獎項的提名沿襲了奧斯卡一個持續了20年的規律。

就在過去19年裏的每一屆奧斯卡,都會是至少一部電影是除劇本獎之外就沒有任何提名。這些電影包括《利刃出鞘》(Knives Out,《神探白朗:福比利大宅謀殺案》)、《衝出康普頓》(Straight Outta Compton)、《殺手沒有假期》(In Bruges)和《決勝女王》(Molly's Game)等。

Leslie Odom Jr as Sam Cooke in One Night In Miami
小萊斯利·奧多姆(Leslie Odom Jr)在《邁阿密的一夜》中扮演歌手山姆·庫克(Sam Cooke)。

11. 瑪麗·布萊姬(Mary J. Blige)引領了一個潮流

這個說唱靈魂樂天后曾是第一個在同一年獲得表演和歌曲創作提名的人,那是2018年的《泥沼》(Mudbound)。

不過在她之後,這件事每年都有發生了。女神嘉嘉(Lady Gaga)在2019年獲得兩項提名,之後又有2020年的辛西婭·艾利沃(Cynthia Erivo)。

今年,《邁阿密的一夜》影星小萊斯利·奧多姆(Leslie Odom Jr)延續了這個潮流——同時獲提名最佳男配角和最佳原創歌曲。

除了在電影裏扮演歌手山姆·庫克(Sam Cooke)之外,他還創作並演唱了電影裏的歌曲《Speak Now》。

12. 今年最年長的候選人是89歲的安妮·羅絲,《藍調天后》的服裝設計師

與她齊名的有編劇詹姆斯·艾沃裏(James Ivory)和已故的法國導演阿涅斯·瓦爾達(Agnès Varda),他們在提名時均為89歲。

但是三人當中誰在提名時年紀更大一些?我們用計算器算了一下,發現是瓦爾達——在她被提名時,她比安妮·羅絲(Ann Roth)大三個月,也比艾沃裏大八天。

Ma Rainey's Black Bottom
查德維克·博斯曼(最左)和薇拉·戴維斯(中)憑《藍調天后》雙雙獲得提名。

13. 《猶大與黑彌賽亞》沒有主角

至少,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是這樣認為的。

丹尼爾·卡盧亞(Daniel Kaluuya)和拉基斯·斯坦費爾德(LaKeith Stanfield)憑這部電影雙雙獲得最佳男配角提名。

這令很多奧斯卡觀眾感到疑惑。如果《猶大與黑彌賽亞》中的兩個演員都是配角,那到底主角是誰?

原因可以很簡單,就是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是讓投票者來選擇候選人要被提名到哪一個類別當中。

很有可能,兩位影星都是有被提名到主角的名單裏的,但是自從1944年演員巴里·費茨傑拉德(Barry Fitzgerald)憑同一部電影獲得主角和配角兩個提名之後,規則就規定,演員只能在他們獲得票數較多的那一個類別中獲提名。

14. 少數族裔有可能包攬四個表演獎

美國演員工會獎(Screen Actors Guild)當中的四個獎項確實就是如此,而它是視為奧斯卡的一大風向標。

尹汝貞、丹尼爾·卡盧亞、薇拉·戴維斯和查德維克·博斯曼成為演員工會獎的四個獲獎者。

Yuh-Jung Youn in Minari
尹汝貞在《夢想之地》(Minari)中飾演一個別具一格的祖母。

對於奧斯卡的種族多元性來說,今年是突破性的一年,在20年演員獎提名名額當中,少數族裔演員佔了九個。

而且,在最佳男主角提名名單當中,第一次大多數候選人不是白人。安東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安東尼·鶴堅斯)和加裏·奧德曼(Gary Oldman)兩名白人演員與博斯曼、裏茲·阿邁德(Riz Ahmed)和連尚燁(Steven Yeun)角逐影帝。

15. 今年首次有兩名女性提名最佳導演

去年抗議沒有女導演獲提名的娜塔莉·波曼(Natalie Portman)今年可就不能再這樣做了,因為趙婷(《遊牧人生》)和埃默拉爾德·芬內爾(Emerald Fennell,艾莫芮德·芬諾)將一同角逐最佳導演。

這是第一次有兩名女性同時獲得最佳導演提名。上一次有女性獲提名是2018年的《伯德小姐》(Lady Bird,《不得鳥小姐》/《淑女鳥》)導演格蕾塔·葛韋格(Greta Gerwig,姬蒂·嘉域),而2010年《拆彈部隊》(The Hurt Locker)導演凱瑟琳·畢格羅(Kathryn Bigelow)則是迄今為止唯一獲獎的女導演。

不僅如此,趙婷和芬內爾還分別提名最佳改編和原創劇本。如果兩人均得獎的話,就會是奧斯卡歷史上第一年由女性包攬兩個編劇獎項。

在2008年憑《朱諾》(Juno,《Juno少女孕記》)得獎的迪亞波羅·科蒂(Diablo Cody)之後,就沒有女性獲得過任何一個奧斯卡編劇獎。

Carey Mulligan and Emerald Fennell
演員嘉莉·慕萊根和導演芬內爾憑《花漾女子》獲得提名。

16. 「波叔」是新「教父」

《教父》(The Godfather)和《教父第二部》(The Godfather Part II)被廣泛認為是史上其中兩部最偉大的電影。然而,這個黑幫史詩系列卻竟與《波拉特續集》有兩個令人意想不到的共同點。

首先,瑪麗亞·巴卡洛娃只是第二個憑一部續集提名最佳女配角的演員,而第一個就是《教父第二部》的塔莉婭·夏爾(Talia Shire,泰莉亞·雪爾)。

《波拉特》系列還是第四部首集和續集均提名最佳劇本的電影。

其他達到這一成就的電影有《瘦人》(The Thin Man)和續集《迷霧重重》(After The Thin Man)、《江湖浪子》(The Hustler)和續集《金錢本色》(The Color of Money),還有就是,沒錯,《教父》和《教父第二部》。

17. 今年最佳音響剪輯和最佳混音兩個獎合成一個了,叫最佳音響

這對於全世界的記者來說是一個解脫,他們過去一直要費力說明白二者的區別——前提還得是他們自己知道是什麼區別。

真相是,得益於科技的進步,這兩項技術不再需要分開了。

「學院的兩個聲音類別獎項是前數字時代的產物,不再能體現聲音後期製作的革新了,」影評網站IndieWire的克里斯·奧法爾特(Chris O'Falt)解釋說,「今天,聲音剪輯和混音的融合已經到了最高端的發燒友都很難分辨誰做了什麼的程度。」

Sound of Metal
當然,《寂寞的鼓手》也是最佳音響的候選電影之一。

18. 弗蘭西斯·麥克多蒙德是首個同時提名錶演和監製獎的女性

弗蘭西斯·麥克多蒙德(Frances McDormand,法蘭絲·麥杜雯)是最佳電影大熱門《遊牧人生》的監製,這意味著她即使沒有贏得最佳女主角,仍然有機會上台。

最接近這一成就的是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和奧普拉·溫佛萊(Oprah Winfrey,歐普拉·溫芙蕾)。她們都曾分別作為演員和監製獲提名,只不過都不是同一年,也不是同一部電影。

19. 史蒂文·索德伯格預知了未來

《十一羅漢》(Ocean's Eleven)和《永不妥協》(Erin Brockovich,《伊人當自強》)的傳奇導演史蒂文·索德伯格(Steven Soderbergh)是今年奧斯卡頒獎禮的製作人。而今年典禮的後勤工作肯定是個噩夢,因為它要在不同的地點同時進行,還要實行各種防疫措施,還不讓提名人用Zoom。

不過,要說索德伯格對此早有凖備,也不為過。

2011年,在這場全球疫情到來前近十年,他導演了一部講述在致命病毒疫情當中涉及社交隔離、基本傳染數和疫苗的電影,叫做《全境擴散》(Contagion,《世界戰疫》)。

史蒂文,我們很抱歉給了《十一羅漢》那麼多差評。我們發誓,以後都不敢懷疑你了。

Frances McDormand in Nomadland
《遊牧人生》有六項提名,其中包括最佳電影和最佳女主角。

*第93屆奧斯卡電影金像獎將於美國時間周日(4月25日)揭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