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騎機車」竟是埃及罕見奇景:立志打破舊迷思,埃及女人以重機上路

洪采姍
·4 分鐘 (閱讀時間)
Dina Wassef是埃及最早騎車的女性之一。(圖片來源/翻攝自Dina Wassef Facebook)
Dina Wassef是埃及最早騎車的女性之一。(圖片來源/翻攝自Dina Wassef Facebook)

台灣機車密度高,是最常見的代步工具,無分男女老少。但看似平凡無奇的小綿羊,對埃及的女性來說,竟是一種「挑戰」。

「不會騎重機,怎麼賣哈雷?」她破舊立新學騎車

埃及首都開羅的街道上,瓦瑟芙(Dina Wassef)騎著重機呼嘯而過,然而這帥氣的畫面,卻是相當罕見而珍貴的場景。埃及擁有1.4億人口,是個相當保守的國家,別說是重機,連一般機車都很少有女性騎乘。

據《CNN》報導,現年35歲的瓦瑟芙,於2008年學會騎車,挑戰了這個北非國家的的傳統;《埃及婦女雜誌》指出,她是埃及首位公開騎摩托車的女性之一。

破舊立新的她,為何想騎機車?原來瓦瑟芙是埃及哈雷機車的販售員,對於銷售很感興趣的她,看著一台台重機,心想「若我不會騎,又該如何說服顧客購買呢?」便開始了她的學習之旅。

瓦瑟芙運用下班及休假時間去上課、向訓練員討教,並於2009年購買了她人生第一台重機,還使用了客製化服務。隔年,她開始公開騎車,由於在埃及是非常罕見的現象,不僅吸引許多目光,也有路人要求與她合照。

「每當我戴上安全帽、發動引擎時,重機秀即將開始,人們總是朝我微笑和揮手,我很享受這種感覺。」瓦瑟芙說道。

女性騎士團體:「尖峰時段,騎車可比開車少花半小時」

距離瓦瑟芙公開騎車已過了十餘年,在這段時間,埃及女機車騎士如雨後春筍般陸續出現,也因此誕生相關團體。

2014年創立的「讓我們騎乘吧(Let's Scoot)」,致力於教導婦女們如何騎小綿羊;瓦瑟芙所屬的「埃及女騎士俱樂部(Egyptian Women Riders club)」則是一個全為女性的組織,鼓勵埃及婦女們騎車旅行。

機車教練瑪姆杜(Maggie Mamdouh)表示,女性騎車上路最主要的原因,是為了克服混亂的交通。根據世界銀行報告指出,在開羅、吉薩等城市的主要幹道上,交通量為每小時3,000至7,000輛不等。

在如此擁擠的交通中,相較於汽車,機車和重機是能夠快速到達目的地,且較為負擔得起的方式;瑪姆杜指出,騎車穿梭在狹窄的路況裡,比起汽車能更快抵達目的地,在尖峰時段,甚至比開車少花了半小時。

現有更多埃及女性學騎車。(圖片來源/Dosy Instagram)
現有更多埃及女性學騎車。(圖片來源/Dosy Instagram)

已有上千名埃及女性學騎車 盼有天能成為日常

瑪姆杜現任機車駕訓平台Dosy的教練,她在2017年學會騎車後,想讓更多女性能做一樣的事情。

Dosy創辦人之一的法魯克(Menna Farouk)告訴《CNN》,渴望學會騎車的女性越來越多,但她發現沒有埃及足夠的教練,便與姐姐在2019年開設Dosy公司,雇用女性教練來填補這項空缺。

目前Dosy擁有15位講師,並提供各種課程,收費從300埃及鎊(約台幣550元)至1,800埃及鎊(約台幣3,000元)不等。法魯克表示,課程上線第一個月,就有300位女性表示有興趣;成立至今僅一年的時間,就已培訓了約1,000位學員。

然而,儘管有越來越多女性想學騎車,但在埃及仍是相當不尋常的事。現年27歲的法魯克直言,他們的目標是這個破除這個陳腐的觀念,讓社會相信女性有權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包括騎機車。

而車齡已逾12年的瓦瑟芙強調,有興趣的女性應該放膽嘗試,別管社會框架,人們總有一天會習慣「女性騎車」這件事。「去騎車吧,人生太短了啊!」她說道。

資料來源:CNN

更多太報報導
「戴上口罩,彷彿回到被強暴的當下。」性侵受害者在疫情之下的兩難
「別回來,家人想要殺了你。」只因為是同性戀,他被逼吃迷幻藥強姦,最終成為難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