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反右」運動:新納粹的老冤家

Lea Hensen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2018年1月27日,奧斯維辛死亡集中營解放紀念日,在德國黑森林地區,一位精力旺盛的退休老人正在瀏覽她的Facebook好友列表。她非常生氣。

她想做點什麼,但她的電腦速度很慢,也許是因為她在桌面上存放了太多的文件和照片的緣故。終於,她搭建好一個新的Facebook群組。她給這個群組取了個名字,並向所有聯系人發出邀請。很快,成員就會增加到數千人。

對民主的堅定信念

這位老人就是70歲的奧恩韋勒(Anna Ohnweiler)。她說,在她的一生中,有好幾次受到刺激采取行動。她曾經是一名教師,也是巴登-符騰堡州一家社會服務機構的負責人。那些時候,她感覺到自己必須發聲。她寫過的信和發起的請願書多到自己都記不清了——其中一些寫給了當時的總理科爾;默克爾在擔任婦女和青年部長和總理期間,都收到過她寫的信。

奧恩韋勒並不總是能收到回復。但是這位2015年退休的勇敢女性說,這並不總是重點。重點在於維持一個自由開放的社會。她用手揉著短發,措辭小心翼翼,大聲而清晰地說出自己的座右銘:"那些在民主制度中睡著的人,將在獨裁制度中醒來。"

奧恩韋勒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她在新斯大林主義時期的羅馬尼亞長大。她說,在共產專制下,批評和反抗是難以想象的。因此,她牢牢記住那句座右銘。這也是她創辦Facebook "奶奶反右 "群組的部分原因。不過這一次,有些東西不太一樣。也許是平生頭一次,她對民主的堅定信念帶著些恐懼。

爺爺奶奶的反叛

"奶奶反右"倡議最早出現在奧地利。在德國,它從那個Facebook群組開始,到現在已經發展到擁有3000多名成員。2019年,奧恩韋勒和其他 "老奶奶"成立了一個協會。其中也有 "老爺爺",約佔五分之一。

2018年1月的那一天,是奧恩韋勒第一次被激怒。群組裡的很多成員也是如此。當時,她在推特上看到了一名右翼極端主義 "身份運動 "(總部位於薩爾茨堡)成員的評論。這個人對一群抗議奧地利右翼民粹主義自由黨的老年婦女發出咆哮。奧恩韋勒回憶他的話是這樣的: "當你老得對社會沒有任何用處的時候,解放就意味著你從來沒有學會編織。"

她仍然氣得聲音發抖。"毫無價值的生活?"她瞪大眼睛問。她談到老弱病殘如何在納粹統治下被殺害,並說明德國極右翼政黨選項黨(AfD)如何將納粹術語重新帶入德國主流政治。奧恩韋勒說,面對仇恨,她無法保持沉默。她開始列舉右翼語言對民主的破壞,指出它如何在社會中制造分裂。幾乎每天,她都會花三四個小時在網上尋找例子,然後在 "老奶奶 "臉書群裡分享。

“因為信念而抗議”

該聯盟目前活躍在70多個城市和小鎮。成員們的工作目標是確保過去不被遺忘;他們在選舉前組織宣傳站,並組織在人行道上安裝“絆腳石”(Stolpersteine)——紀念納粹政權受害者的銅牌。他們還支持 "星期五為未來 "運動。

她們做這些事情,是因為關系到孫輩的未來。並非所有成員都是字面意義上的 "奶奶 "和 "爺爺",事實上,他們中的一些人非常年輕。奧恩韋勒說,重要的是信念,而不是年齡。該組織的許多成員屬於戰後一代。他們直接從父母那裡聽說了國家社會主義的恐怖,希望能有所行動。

恐懼曾經潛入奧恩韋勒的郵箱。2019年2月初,她收到了一張恐嚇明信片——上面些著仇恨言論,用最惡毒的詞語抨擊她作為 "祖母反右 "成員的活動。她報警了,但是警方無法確認發件人的身份。

她的孩子們很著急,但奧恩韋勒微笑面對。不,她無法阻止類似事件的發生。仇恨郵件也不會讓她感到不安。

"我相信恐懼是一個糟糕的顧問,"她說。"如果它蔓延到沒有人敢發聲了,我們的民主就真的陷入危境了。”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Lea Hens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