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國家奪牌唯一希望,但國家卻不想給她飛東京機票!一位奧運角力選手的奮鬥旅程

·6 分鐘 (閱讀時間)

卡瑪拉很習慣被人摔來摔去,一旦被摔倒在墊子上就要立刻站起來,繼續拚戰搏鬥。卡瑪拉今年25歲,是西非國家幾內亞的角力運動員,2019年非洲運動會(African Games)女子自由式角力62公斤級銅牌得主,早早就為祖國取得2020年東京奧運的入場券:女子自由式角力57公斤級比賽。

東京奧運延後1年舉行,卡瑪拉(Fatoumata Yarie Camara)也在家鄉多熬了1年,精進技藝。今年7月20日,東奧正式開幕前3天,晴天霹靂傳來,幾內亞(Guinea)政府宣布退出奧運,理由是「保護運動員不受新冠肺炎傷害」;儘管全界200多個國家與地區的1萬1000多名選手都會前進東京。

2020年東京奧運,非洲國家幾內亞的女子角力選手卡瑪拉(Fatoumata Yarie Camara)(AP)
2020年東京奧運,非洲國家幾內亞的女子角力選手卡瑪拉(Fatoumata Yarie Camara)(AP)

2020年東京奧運,非洲國家幾內亞的女子角力選手卡瑪拉(Fatoumata Yarie Camara)(AP)

幾內亞,一個派不出奧運代表隊的國家

幾內亞政府的理由明眼人一看就知是障眼法,這個國家擁有豐富的農業、礦業、水力資源,但經濟發展極度落後,2014年至2015年間又被伊波拉病毒(Ebola virus)疫情重創。因此儘管東京奧運延後1年,儘管參賽選手包括卡瑪拉在內只有5人,但幾內亞政府還是落到派不出國家代表隊的窘境。

對許多貧窮國家的優秀運動員而言,從家鄉到奧運主辦城市,本身就是一段艱辛的旅程,而卡瑪拉則是連一張機票都拿不到。她為國家帶來希望,國家為她帶來幻滅。得知消息那天,她在家裡痛哭失聲,手中抓著獎牌。這一摔實在太重了,她還站的起來嗎?

美聯社(AP)的專題報導記錄下卡瑪拉的奮鬥與掙扎。

床墊放在地上,獎牌掛在牆上

卡瑪拉生長在幾內亞首都柯那克里(Conakry)的漢達雷伊區(Hamdallaye),房屋櫛比鱗次,街道散布垃圾,孩童在爛泥灘中玩耍。卡瑪拉的房間裡,床墊放在地上,獎牌掛在牆上,代表她念茲在茲的奧運夢。

幾內亞是個伊斯蘭教國家,社會風氣不怎麼鼓勵女性從事運動。然而卡瑪拉就是愛運動,先是足球,後來是角力,14歲那年被人發掘,第一次參加比賽就拿到金牌,從此愛上這項運動。

家人幾乎都反對,街坊也議論紛紛,但卡瑪拉的運動員生涯有一個無比重要的支持者──她的媽媽蘇瑪赫(Kadiatou Soumah)。蘇瑪赫在街邊擺攤賣食品,也幫有錢人家洗衣掃地煮飯,勉力維持一家5口的生計之餘,她設法攢錢讓卡瑪拉受訓、參賽;也冀望女兒出頭之後,能改善家裡的經濟環境。

2020年東京奧運,非洲國家幾內亞的女子角力選手卡瑪拉(Fatoumata Yarie Camara,右)(AP)
2020年東京奧運,非洲國家幾內亞的女子角力選手卡瑪拉(Fatoumata Yarie Camara,右)(AP)

2020年東京奧運,非洲國家幾內亞的女子角力選手卡瑪拉(Fatoumata Yarie Camara,右)(AP)

「卡瑪拉的狀況非常特別,她比其他人更有天分」

「改善家境」始終沒有實現,但卡瑪拉在角力之路越走越遠,接受國際角力總會(UWW)的獎助,前往摩洛哥受訓。2020年新冠疫情來襲,她和隊友的訓練計畫也停擺,甚至無法避免體重增加,最後被迫回到連像樣場館也沒有的幾內亞。後來卡瑪拉的教練艾卡( Vincent Aka)想方設法,帶她與3位選手前往他的祖國象牙海岸受訓。

本身也曾經是奧運國手的艾卡說:「卡瑪拉的狀況非常特別,因為她比其他人更有天分。」

今年4月,卡瑪拉在突尼西亞的非洲與大洋洲地區資格賽中先後擊敗埃及、關島與阿爾及利亞的選手,拿到銀牌也拿到奧運入場券,世界排名晉升第8。艾卡教練設法募款,帶她到義大利進行夏季集訓,特別強化她的攻擊能力。

卡瑪拉贏得資格賽之後,幾內亞奧委會給她500美元「經費」,然後就沒事了,甚至無法安排讓她注射新冠疫苗。卡瑪拉在離開羅馬(Rome)之前,到一家照顧街友與非法移民的疫苗,打了疫苗。

2020年東京奧運,非洲國家幾內亞的女子角力選手卡瑪拉(Fatoumata Yarie Camara)(AP)
2020年東京奧運,非洲國家幾內亞的女子角力選手卡瑪拉(Fatoumata Yarie Camara)(AP)

2020年東京奧運,非洲國家幾內亞的女子角力選手卡瑪拉(Fatoumata Yarie Camara)(AP)

「如果她們能夠得到一些幫助、資源,她們都有機會成為第二個我」

回到幾內亞,卡瑪拉已是全國名人。家鄉泥濘的街道上,年輕女孩跟前跟後,卡瑪拉說:「她們每天都在自主訓練,問我如何才能成為角力選手……如果她們能夠得到一些幫助、資源,她們都有機會成為第二個我。」

幾內亞領導人對卡瑪拉讚譽有加,奧委會秘書長南索科( Ben Daouda Nansoko)說:「她代表整個國家的希望、全體人民的希望。」但是對於這個奧運殿堂上的「希望」,幾內亞政府編不出經費預算。

國家承諾的資源始終不見蹤影,連長期支持她的蘇瑪赫也開始動搖,覺得女兒走進了死胡同。卡瑪拉只能在夜裡向真主祈禱:「請您讓我好過一點。」

2020年東京奧運,非洲國家幾內亞的女子角力選手卡瑪拉(Fatoumata Yarie Camara)(AP)
2020年東京奧運,非洲國家幾內亞的女子角力選手卡瑪拉(Fatoumata Yarie Camara)(AP)

2020年東京奧運,非洲國家幾內亞的女子角力選手卡瑪拉(Fatoumata Yarie Camara)(AP)

姓名:法圖瑪塔.雅瑞.卡瑪拉,目的地:東京

卡瑪拉是幾內亞國家代表隊5位選手中唯一通過資格賽考驗的人,照理說是開幕典禮掌旗官的不二人選,她也非常期待這個歷史性時刻。但官員告訴她沒辦法,她會在開幕典禮過後才飛往東京。

卡瑪拉很失望,但是安慰自己,沒關係,能上場比賽就好。然後,晴天霹靂,幾內亞政府宣布退出本屆奧運。卡瑪拉強忍悲傷:「奧運一直是我的夢想,但真主另有安排,我必須保持勇氣,一如以往。」

幾內亞與北韓成為全世界唯二拒絕參加奧運的國家,不僅國際社會議論紛紛,國內輿論也強烈批判,迫使政府朝令夕改:疫情不是問題了,機票有著落了,選手可以出發了。

7月23日,奧運開幕當天,卡瑪拉與教練艾卡坐上飛機,展開48小時的航程。她特別用手機拍下機票,上面有她的名字:法圖瑪塔.雅瑞.卡瑪拉(Fatoumata Yarie Camara),目的地:東京。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李登輝逝世周年》河崎真澄:李登輝是最理想的國家領袖代表,現代日本沒有任何一個政治家能超越他
相關報導》 馬爾他女記者之死》舉世震驚的汽車炸彈謀殺案調查結果出爐 總理:政府必須為暗殺事件負責

更多追蹤報導
好暖!泰羽球好手依瑟儂po照祝小戴「好運」
奪牌淚崩 背後藏破碎童年 黃筱雯靠拳擊扭轉命運
李洋IG提及的高中教練 只說這句話「good job boys」
拿過銀、銅牌卻從未站上頒獎台 中國隊女將東奧鉛球摘金圓夢
東奧游泳 飛魚接班人德萊賽爾獨攬5金

精彩運動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