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右膝曾受傷不被家人支持 他/從小自學實力驚豔教練 22歲霹靂舞好手如何跳進巴黎奧運?

·8 分鐘 (閱讀時間)

先前,2024巴黎奧運宣布將霹靂舞納入比賽項目,台灣22歲選手孫振,被視為最有機會代表台灣出賽,從小自學的他,如何培養出一身好舞技,就連教練也驚嘆?

另名同為22歲的女性好手張雅涵,曾面臨家人反對、膝蓋受傷暫停跳舞,又是如何熬過?兩名選手接受《今周刊》採訪,娓娓道來學舞之路的酸甜苦辣。

來到位於地下一樓的舞蹈教室,孫振戴著帽子,身穿黑色外套及牛仔褲準備受訪。目前就讀台北市立大學運動藝術學系的他透露,在家中排行老么,由於爸媽經歷過台灣填鴨式教育,深知其教育方式之好壞,希望讓孩子嘗試不同的教育方法。

因此,孫振的兄姊分別在國中、高中各有一段自學經歷,而他則是從小就完全自學,也意外開啟霹靂舞之路。

「我從11歲起學習霹靂舞,小時候自學都待在社區,鄰居小孩多數都是大哥哥,我在裡面年紀很小,當時他們流行街舞,電影《舞力全開》2、3的年代,我就跟著一起跳。」

孫振說,因為兄姊本身有在玩運動,家中的運動底子從小就有,「剛開始接觸跳舞就覺得蠻好玩的,原來身體還可以這樣去玩!」爸媽也支持他跳舞;2016年,母子兩人到日本探望念大學的姊姊,媽媽還特地打聽日本哪裡有人在練舞,帶他去看。

孫振笑說,可能媽媽也知道自己很「閉俗」(意指個性較害羞、內向),就替兒子找資源、支持孩子想做的事情。

▲孫振透露,2019年初跟團隊到法國比世界大賽,他1對1從海選打入4強,「那場後我就覺得有機會跟世界列強同台抗衡」。(圖片來源:攝影/吳東岳)

不過,除了家人的支持,孫振本身對跳舞的求知慾也相當旺盛。從新竹北上讀大學後,意識到自行練習的天花板可能快到了,抱持著需要新的刺激與新事物,特別找上大嘴教練學習,「教練風格與我不同,可以從他身上學到很多好的基礎。」

談及此事,一年前開始指導孫振的大嘴教練笑說,其實4年前受邀到大學教課時,就曾教過孫振一次,但當時沒對他留下特別印象,只知道很多人說他很厲害,後來孫振上了大學,才又來找他學習。

「在孫振來上我課之前,我就聽說過這小孩很厲害!所以我心裡一直會有疑問,通常這麼厲害的小孩,在我的教學經驗上多是他自己練就好,他來上課其實讓我有點驚訝。」

大嘴教練坦言,沒想到孫振已有很高超的技術,還會想學習基礎觀念,或其他較不熟悉的部分,讓他感到訝異。

▲B-Boy孫振獲得2021 Red Bull BC One台灣冠軍時激動落淚。(圖片來源:Red Bull提供)

同時,對於孫振每次在比賽幾乎不會緊張,甚至是享受其中的模樣,也讓大嘴教練印象深刻,唯獨一次看過孫振露出緊張神情的時候,是孫振在比賽前一天沒睡好,無法把招式做完。

不過,孫振笑說,其實自己比賽時會緊張,但覺得蠻好玩的,「我蠻能把緊張轉換成有趣的動力,覺得上場不知道會怎樣,不曉得音樂、觀眾會怎樣,對手會不會掉招?而且跳舞本身就是開心,我確實有感受到開心,所以跳舞很棒!」

為了準備接下來在波蘭舉辦的Red Bull BC One Last Chance賽事,孫振積極練習,希望能在賽事中爭取成為2名外行的其中之一,那將會是一大里程碑;對於2024巴黎奧運,孫振則認為,3年能改變很多事情,所以沒有太大感受。

Red Bull BC One Last Chance賽事規則:

每個國家冠軍在賽事中再選出16強,16強打到4強,4強往上打會剩2個人,這2人就是世界總決賽的外行種子;Red Bull會再邀請14位明星選手,直接當種子選手。

「只是覺得如果我真的一路比進奧運,還蠻好的,對我自己的生涯與理想都很接近,就算沒有,台灣有個更厲害的人把我打下去,我會覺得很好玩。」孫振笑道。

他接著說「因為我最希望台灣變成一個強國,真的能站穩在國際上做出影響力,如果台灣有這樣的人出現,我會覺得這樣很激勵!」

▲孫振認為,勁敵這樣的存在對他來講確實是好的,「不會說我喜歡(碰到勁敵),但這樣的存在對我來說是好事。」(圖片來源:攝影/吳東岳)

同樣會參與波蘭賽事的,還有擅長大地板動作的22歲女性好手張雅涵。

採訪當日,張雅涵同樣戴著帽子、身穿黑色上衣與牛仔褲,先在現場與孫振、大嘴教練互相尬一場舞,由孫振負責打節拍、跟大嘴教練一起帶動氣氛,張雅涵率先開場秀出舞步,孫振接力、教練也跟上展現舞技。

▲孫振(後)、張雅涵(左),以及大嘴教練(中間穿白衣者)平時有空就會互相尬舞交流。(圖片來源:攝影/吳東岳)

三人尬舞結束後,張雅涵緩緩坐下受訪,透露最初接觸跳舞的契機很單純,小時候看電視或逛街時,看到有人在跳舞「就被這種很酷的東西吸引」,國小3、4年級開始偷偷嘗試練習簡單的動作。

「一開始看影片自學還蠻困難。」起初,張雅涵透過YouTube影片學習,原以為簡單的動作卻怎麼也練不起來,家人得知她在練習跳舞,也持反對意見,擔心動作危險會受傷,直到15歲後,張雅涵開始找老師學習,家人才較為放心。

其中,帶領張雅涵學習2至3年的一名老師「企鵝哥」,令她印象深刻。張雅涵說,一開始從基礎學習,自己的思考無法理解,但透過老師的講解,就會讓她對一個動作更加清楚。

因著企鵝哥的關係,張雅涵也在17、18歲時,上過幾次大嘴教練的課程,改善自身技巧;加入舞團至今,現在多是自行練習,或與老師、同學互相交流跳舞,如想再增進其它知識就參與相關課程。

▲張雅涵表示,這2年跳舞開始融合其他元素,在場上展現自己時,對自己更有自信,有自我特色。(圖片來源:攝影/吳東岳)

不過,跳舞難免會有受傷的時候,張雅涵撫著右膝透露,過去曾因內八腳拐扭到膝蓋,前十字受傷,當時仍硬撐2年跳舞,發現沒辦法繼續,才暫停跳舞半年。

雖然留下後遺症,張雅涵則認為症狀不嚴重,「就知道自己哪些角度動作最好不要做到,提醒自己保護肌肉」,並認為,太衝的人一定會受傷,「現在基本上動作都沒問題,但有時會練太high會不小心忘記,膝蓋就會提醒我,有點不舒服要冷靜一下,感覺傷現在是個紀念品,一直留在我身上。」

▲B-Girl張雅涵平時會以滑輪加強核心訓練。(圖片來源:張雅涵提供)

隨著跳舞愈跳愈有成就,張雅涵發覺,家人的態度從反對到現在已變成默默支持,爸媽會跟較親近的親友分享,爸爸還會自行找相關資訊看比賽,甚至有過在她不知情的狀況下到場力挺。

「我想爭Last Chance第一名的資格,那只有一個,我想爭取,覺得是有機會的。」談及波蘭賽事,張雅涵認真吐露自身目標,並認為,不覺得女性在跳舞圈裡較吃虧,反而更吃香,比起男性更能展現自我特質,將「力與美」同時呈現出來。

對於波蘭之旅,張雅涵滿懷期待,相信一定能從旅程中獲得什麼,並在消化後轉化為自身內涵,分享給身邊的人讓大家一起更好。同時,張雅涵希望自己能更像個強者,就像球星Kobe一樣,除了練習也懂得充實自我,期許成為跳舞界的Kobe。

▲張雅涵認為,知道自己做什麼同時改進自己,要花一輩子,「跳舞有很多玩法,就算我以後不能跳舞,也有我還能做的事。」(圖片來源:攝影/吳東岳)


更多今周刊文章
曾因「太年輕」職銜被降級,這位台灣囡仔四個月賣1200個電動馬桶、衝4000萬業績,38歲成日商總座
「兩年前若不跟裕隆談合作 70年累積的造車經驗就沒了!」 鴻海劉揚偉:找華創合資 台灣才能做電動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