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樣的!中國年輕人消極「躺平」面對社會 如今卻漸成要求公平待遇運動

·6 分鐘 (閱讀時間)
「躺平」是不配合,拒絕以貶低自己勞動力的方式獲得資源,寧願降低自己的物慾,換取對自己生活的掌控。 (示意圖/Unsplash)
「躺平」是不配合,拒絕以貶低自己勞動力的方式獲得資源,寧願降低自己的物慾,換取對自己生活的掌控。 (示意圖/Unsplash)


繼「內捲」以後,「躺平」這個詞在中國迅速走紅。在我看來,這兩個詞可以說是因果關係,「內捲」是不斷向內進行沒有創造力、沒有意義的精細;「躺平」用最最簡單的詞語形容:算了,不做了!

有網友用這樣一個例子把這兩詞聯繫起來:老闆要求每個員工工作6小時,並有一份特殊獎勵給最優員工,有員工為了得獎勵就工作7小時,大家都覺得這招很好,紛紛效仿。久而久之,明明要求工作6小時,但大家都多做一小時,業績最好的還是原來那幾個人,可是大家的工作時間都變長了。突然有一天,有人發現自己每天多工作一小時還是無獎勵,終於清醒過來,決定按時下班。他的舉動帶動大家也清醒,又恢復正常下班,這時候老闆卻質問大家:「為什麼要偷懶!」

對於普通人來說,「內捲」是過度競爭導致不良的付出,在資源有限、資本家掌握絕對話語權的情況下,每個人只能通過貶低自己的勞動力獲得酬勞。這正是資本家最願意看見的,花最少的錢,創造更多的價值,就算中國青年不內捲,也通過洗腦、話術輸出引誘人內捲。而「躺平」則是不配合,拒絕競爭,拒絕以貶低自己勞動力的方式獲得資源,寧願降低自己的物慾,換取對自己生活的掌控。這種想法其實非常清醒,屬於「非暴力,不合作」,用行動爭取自己的話語權。

以中國的房價為例。對於中國的70後來說,這代人上完中專、大學以後基本都會就近分配工作,通常是在戶籍地或者父輩工作過的國有企業,國有企業會分配住房,在家鄉工作也不會有戶口問題帶來的不方便,所以當時很少有購買商品房的說法,沒有房子就選擇租房。到2008年前後,中國商品房開始興起,當時的狀況是工作多年有能力買房的人已經分到房子住,沒房子的人剛出社會沒有積蓄買房。年輕人可謂是當時購房主力軍,為了刺激年輕人買房,社會鋪天蓋地都是「結婚必須有房有車」、「房子是剛需」的說法,「買房焦慮」就此開始籠罩中國年輕人,直到現在。


中國社會充斥「結婚必須有房有車」、「房子是剛需」的說法,「買房焦慮」籠罩年輕人。 (示意圖/Zhang Kenny)

2008年正是80後剛出社會的時候,工作資歷不深、存款不多,這代人受計劃生育的影響,大部分都是獨生子女,父母願意也有能力在結婚前幫助子女買房,一時間中國房價迅速飆升,房地產生意穩賺不賠,政府和資本家嘗到甜頭後,變本加厲試探中國人的財富底線。之後幾年間,房價一路飆升,光是父母的幫助也無法抗住高昂的房價,久而久之,又有了「六個錢包」說法,「六個錢包」就是父母、及兩邊祖父母的六個錢包,當時的房價高到一個地步,光是首付就足以掏空一家三代人大部分的積蓄,後續的貸款又讓年輕人早早背負巨債,幾代人辛苦一輩子的血汗錢只換來一套產權70年的住房。

在高房價高壓力的情況下,中國的無產階級可謂是真的無產狀態,除了自己的勞動力,一無所有,要想抵抗高物價,就只能用勞動力換取更多的財富,「內捲」是必然的。首先是學歷的內捲,重點大學的學歷大於普通私立大學,私立大學大於專科,碩士學歷大於本科,學歷越稀有招聘市場上越多選擇權。但是當碩士、博士、留學生達到一定的比例,每個人都擁有好看的學歷以後,再要競爭,要麼保持薪水不變拉長自己的勞動時間,要麼勞動時間不變降低自己的薪水,總而言之,就開始貶低勞動價值。企業一再用「年輕人必須奮鬥」鼓勵年輕人,中國社會中也充滿「精緻主義」、「物質主義」的價值觀,年輕人想停都停不下來,內捲成為不可逃避的常態。

在疫情之前,年輕人的生活負擔已經達到臨界點,996已經是工作基本,但是沒有人敢說放棄,因為房價和生活的壓力逼著人咬牙堅持。疫情期間,中國失業率飆升,很多店鋪都面臨血虧和倒閉,畢業生連工作都找不到。相對人民收入的驟減,中國物價卻沒有降低,房價依然維持著超高的水平,依照2019年對世界各地「房價收入比」的排列,最高的是香港,中國排名第二,疫情後的數據只會更加慘淡。成都作為中國第二梯隊城市,主要發展旅遊業,經濟上並不發達,部分地區二手房價竟然高達近30萬台幣一坪,而成都市的平均年收入也是30萬台幣左右。

在這樣的情況下,很多年輕人選擇「躺平」就不奇怪了。拒絕高房價割韭菜,降低物慾,回到小城市,能夠維持基本生活就好。事實上,背負房貸高壓力的生活和悠閒的「躺平」生活,究竟哪一種更舒服純粹在於個人喜好。自由市場應該具備自我調整的能力,使其中買賣平衡,這樣的平衡已經被政府和資本奪走太久,中國人在被政府和資本夾擊割韭菜之後,必須要找回自己的話語權。很慶幸有一部分年輕人已經從國家和資本的謊言中醒悟過來,不管他們是因為「內捲」而被邊緣化被迫「躺平」,還是把「躺平」當做要挾資本的手段,這至少說明,除了「內捲」中國人還是有其他出路的,只是為了爭取有限的話語權,不可避免要付出代價。

延伸閱讀

拚到教室得裝鐵窗防學生輕生?大考季節將屆 中國教育豈一句畸形殘忍能形容
八成資源掌握在兩成人手上 中國人還沒出生就開始競爭且還不定有用
破除對「大一統」的迷信

作者》任瑞婷 秋雨聖約教會基督徒,受中國宗教迫害,目前暫時在台停留。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2019年6月12日—革命的開端
當保護人民的警察成了共黨政權劊子手 受迫害者:不意外但十分可恥
中國人與民主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