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影星德普新舊訴訟案那些撲朔迷離的細節

大衛·斯利托(David Sillito) - BBC媒體事務記者
·9 分鐘 (閱讀時間)
Composite pic of Amber Heard and Johnny Depp
艾梅柏·希爾德稱,德普至少在14個場合下對她使用暴力。

2016年5月,30歲的女演員艾梅柏·希爾德(Amber Heard;又譯「安柏赫德」或「安芭赫德」)抵達洛杉磯一家法院,申請針對她丈夫、好萊塢明星約翰尼·德普(Johnny Depp;又譯「強尼戴普」或「尊尼特普」)的限制令。

當她走出大樓時,她發現自己被一群攝影師、記者及攝像團隊包圍。她的臉頰上看上去有一個印記。法庭上,她還展示了一些似乎是面部淤青的照片。

她稱德普曾「暴力地」攻擊她,曾在發怒的情況下用「極端武力」將一部手機扔到她臉上。她還提出其他家暴指控。她表示,自己忍受了「太多的情感、言語及肢體虐待」,以及「憤怒、敵對、侮辱性及威脅性的襲擊」。德普否認曾施虐。

法庭批准了限制令,之後不久,這段婚姻也宣告結束。

Amber Heard and Johnny Depp in 2016
希爾德與德普在2015年結婚,第二年離異。

四年後,二人再次回到法庭,不過這次是在倫敦。但是,這次並不是艾梅柏·希爾德的官司——她沒有選擇出現在這裏。這次的官司是德普對英國報紙《太陽報》(The Sun)提起的誹謗訴訟。

這起官司的核心是他聲稱有關其肢體虐待的指控是一場「精心設計的騙局」。為了證明這些指控非實,德普聘請了英國最著名的誹謗官司律師之一。

在接下來的三週期間,希爾德每天前往法庭時都會遇到她前夫的粉絲,他們相信自己心目中的英雄才是受害者,是希爾德襲擊了德普。在法庭上,她的故事、相片、回憶與朋友們的證言被向全世界公開,德普的團隊和支持者們稱,這些都是為虛假證明德普為「毆妻者」的陰謀的一部分。2018年4月,《太陽報》在有關德普的報道中使用了「毆妻者」的說法。

密切關注這起官司的並非只有粉絲和媒體。律師界也想知道,如果德普勝訴,這會對控告遭受家暴的女性們有何影響。

法庭外,約翰尼·德普每天抵達時都會引起一陣歡呼。但他的行為和生活方式也被放到放大鏡下檢視。現在,一位法官判決,《太陽報》的指控「基本屬實」。

從法庭到媒體

Johnny Depp arriving at the Royal Courts of Justice
德普抵達法庭時被媒體與粉絲包圍。

「你想要一個約翰尼·德普口罩嗎?」

一名拿著紙箱的女性遞給我一枚小的棕色信封。裏面是一條黑白色的頭巾,以及一張來自約翰尼·德普的感謝便簽。這名女士還是德普隨行隊伍中的一員,當我周圍的粉絲和圍觀者們開始研究他們的新頭飾的時候,她消失在法庭中了。

這是一樁奇怪的官司。

英國其他地區正在封鎖當中,倫敦市中心的公交車和街道上人流稀少,然而在皇家高等法院(Royal Courts of Justice)外有一群人,有時規模甚至超過200人。一些人帶著口罩,但當約翰尼·德普抵達時,所有保持社交距離的嘗試都不見了,大家擠成一團,只為看到他一眼。

Depp fans outside court
德普粉絲聚集在法庭外,希望可以見到他一眼。

在高等法院內的情況甚至更為奇特。

皇家高等法院規模宏大,為哥特式風格,十分莊嚴。這裏有許多石拱門,公眾說話要輕聲細語。在7月時這裏幾乎是空的。我之所以說幾乎,是因為當時還是有一些人的——一些忙著穿越警衛的記者,還有在走廊和通道中徘徊的一些德普粉絲。

一名女士把她的手臂展示給我看,那上面被一副約翰尼·德普的紋身圖案覆蓋。還有另一名男士,每天都會以影片《加勒比海盜》(Pirates of the Caribbean)中「傑克船長」傑克·斯派羅(Jack Sparrow)的形象出現。

每天上午10點鐘左右,他們會聚集在13號法庭門口。當德普經過時,他們會表達他們的支持。在官司即將結束之際,德普還給他們所有人一個擁抱。在他走入法庭時,可以聽到他們小聲喊著「約翰尼、約翰尼」的聲音。

10分鐘後,他出現在證人席,試圖向高等法院法官證明,自己不是一個「毆妻者」。

「毆妻」指控

Amber Heard and Johnny Depp in 2015
二人在2015年共同出席活動。

這些指控令人震驚。希爾德稱,她在超過14個場合遭他襲擊。她稱她有時擔心自己生命受到威脅,被虐待至鼻子斷裂、眼睛淤青、嘴唇撕裂。她表示,這些惡毒且發生在酒醉後的虐待曾經持續多天。甚至還有第15項指控因為創傷過大、過於私人,以至於不能公開聆訊。

這感覺像是一個刑事審判。德普被控多次襲擊他的前伴侶,有關這種暴力的指控可以讓他人進監獄。但這並不是一場刑事審判。

我們很容易忘記,這其實是一場關於德普與《太陽報》的發行公司「新聞集團」(News Group Newspapers)之間的誹謗訴訟戰,因為沒有《太陽報》的人被傳訊至證人席。寫下那篇文章的記者丹·伍頓(Dan Wootton)在文章中稱,有「大量證據」證明德普為「毆妻者」,而他甚至不在庭審文件引用的76人名單上。

而那76人名單本身已經十分轟動。這起官司始於德普與艾爾頓·約翰爵士(Sir Elton John)之間就成癮危害交流的一封郵件,之後牽扯出了一系列鼎鼎有名的人物。這個故事使得好萊塢一線明星的私人世界被轟炸得四分五裂,詹姆斯·弗蘭科(James Franco)、瑪麗蓮·曼森(Marilyn Manson)、埃隆·馬斯克(Elon Musk)、薇諾娜·瑞德(Winona Ryder)、凱特·摩絲(Kate Moss)和凡妮莎·帕拉迪斯(Vanessa Paradis)的名字在其中都有出現。

我們看到了一系列文字信息,也看到了電梯裏的會面畫面。富豪們通常不惜動用百萬美金保護他們的隱私,而這兩人卻在披露與個人隱私有關的秘密。如果不是感覺會有更大的損失,沒有明星會願意這樣做。對於德普來說,這事關重塑他的聲譽。

為何在倫敦?

但為什麼這場戰爭發生在英國?

那篇署名為丹·伍頓的文章原本在標題中寫有「毆妻者」,但這條標題之後被修改了。儘管如此,這篇文章給了德普一個機會,讓他可以將他前妻的指控放在法庭上檢驗,而且還是英國法庭。

如果要解釋英國與美國法律之間的所有差異,我們需要更多篇幅,但最重要的一點是,如果你在倫敦寫了誹謗性的內容,你必須證明你寫的是事實。

在美國,被誹謗的人必須證明指控並非事實,這二者有很大不同。著聽上去是細微的法律差異,但可以讓局面完全反轉。

英格蘭與威爾士的誹謗法在2013年收緊,但對有錢人來說,這裏仍然是全世界與媒體打官司最好的地方之一,而狀告媒體是一場有錢人的遊戲。如果你想要的贏下一樁誹謗訴訟,你要選擇在哪裏提起訴訟,而律師們通常會建議你買一張飛往希斯羅(Heathrow)的機票。

如果你想要了解這對德普的名譽來說有多重要,你可以看一下他的代價是什麼。過去的他生活中都是保安和私人飛機,走上法庭意味著告別這一切。

如果你想知道德普的生活是什麼樣的,這起官司讓世人看到了他享有特權卻古怪的一面,暴露了他的脾氣和酗酒以及嗑藥的過去。

演員、維權人士及運動家

Amber Heard and her team
在庭審最後一天,希爾德發表聲明。

2009年,22歲的艾梅柏·希爾德在影片《朗姆酒日記》(The Rum Diary)的片場第一次遇見了約翰尼·德普。當時他比她年長23歲,與歌手兼演員凡妮莎·帕拉迪斯正處在一段長期戀情中。而希爾德當時的妻子是藝術家Tasya Van Ree。

兩年之後,德普跟交往14年的伴侶帕拉迪斯分居了,希爾德與德普一起生活在洛杉磯市中心的一座頂層公寓中。2015年2月,希爾德與德普結婚,而一年剛過,這段婚姻便宣告結束。

Johnny Depp and Vanessa Paradis
約翰尼·德普與凡妮莎·帕拉迪斯共同出席2005年奧斯卡頒獎禮。

在那之後,艾梅柏·希爾德成為了一名運動人士,在家暴及性虐待問題上大力發聲。聯合國人權運動(The UN Human Rights Campaign)封她為人權冠軍,以表彰她在倡導女性權利方面的努力。她成為了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的女性權利大使,還在《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與《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上發表演說及發表文章,談論自己遭受家庭暴力的經歷。

在「我也是」(Me Too)運動時代,她是其中的一名領頭人物,通過揭露自己遭遇好萊塢最有權勢人物之一的虐待的過往,為在沉默中遭受痛苦的女性發聲。艾梅柏·希爾德的頭銜是演員、模特、維權人士及家暴倖存者。

當約翰尼·德普稱她的指控是謊言的時候,德普不僅是在挑戰她所說的話,他還在打擊她公眾形象的基礎。這事關許多利害關係。

這其中的整個過程將這對情侶的私人生活放在公眾的殘忍檢視之下,這也是對所有希望利用法庭恢復名譽的人的一個警告。

這很明顯是一段問題諸多的關係,但對這起官司起決定作用的,是證明誰對誰做了什麼。

最終,法官的決定是,將德普形容為「毆妻者」符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