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教界兩大害蟲:升學主義、把妹外師

政事觀察站
補教界兩大害蟲:升學主義、把妹外師(示意圖:iStockphoto)
補教界兩大害蟲:升學主義、把妹外師(示意圖:iStockphoto)


作者:王大師

遇問題抽一鞭、走一步的台灣政壇,自從遇到美女作家的補教悲劇後,立委膝反射的要求補習班名師禁用假名。提議的立委,就是當初不願用真面示人的洪慈庸。

不是說採取實名制的補教制度不好,而是這是台灣補教界最迫切的問題嘛?以本人教過,也用過補習班的幾年經驗中察覺,台灣的補教文化真是棒,能夠在短短幾個月中,將幾年的大學學程惡補完畢。

這是我在國外讀了快20年的書後,從不認為可能發生的事。當初為了考某公家單位,報了某補教機構的考古題班。說實話,短短的幾個月中,我學到在美國州立大學4年還學不到的扎實內容,一點也不假。

於是我必須要說,台灣的補教內容與師資,一點問題都沒有。而且我也懶得管這些名師是否用真名,因為他們真會教,而且載歌載舞,幽默風趣。因此問題不在補習班缺乏應有功能,而是這些機構到底補足了台灣教育何種缺陷?

這個缺陷就是本島凡是以升學、考試為基準的觀念。原本這些優異師資,就該好好待在學校中,以更高的薪資與優渥福利教導好學生。問題在於,台灣的教育,為何會逼迫迷途羔羊般的學生,下課後徘徊在補習大街上呢?

還不是凡是以考試為依據的生涯體制造成。因此要解決所謂的「補教狼師」問題,最通體的解決方案不在於是否應搞實名制,而是如何讓台灣的升學與公務員晉用制度,能夠更活化。

在國外很少聽到學生必須利用下課時間補習,準備大學與研究所的入學申請;更鮮少聽到成人會為了擠入公務員體系,而寒窗苦讀多年。

原因是老外對大學文憑的依賴度不高,且入學方式多元活潑,諸如SAT、ACT等測驗根本無從準備起;因此,多數申請者就以平常心看待。

至於國家考試,大概除了律師執照以外,幾乎鮮少聽過外國人會特別的準備國考,或許是因老外認為公務員飯碗不具吸引力,因此根本不會有人為這擠破頭。這就應該檢討為何台灣人,會那麼希望有個鐵飯碗了。

答案應是台灣學生的高依賴性與不求冒險的精神,才會讓一個公家飯有如此的吸引力。如果要遏止補教之狼發生的頻率,只有改變台灣考試、升學與愛吃公家飯的文化,才夠具體。但這恐非洪慈庸能夠解決的範疇。

至於針對補教之狼,本人認為有個現行犯,就是我曾參與過的外語補教文化。在這個領域中,台灣的補習班培育了很多「高級難民」,也就是在本國混不下的外師遊牧族群。

當然,在論述前,本人還是要宣導「除外條款」,許多來台教外語的老師,還是頗認真負責;但仍有很大一部份的外師,根本是來台瞎混的。

這些外師成天以把妹、跑趴與泡夜店為己任,甚至還有許多外師以販毒賺外快,或是索性自行吸食。

來台教書成為一個幌子。發現最近在新聞中,動不動就可看到「某竹科工程師抓姦在床,小王是外籍老師」、「某美語老師爛醉、吸毒大鬧7-11」,或是「外師販賣大麻籌機票遭逮」等外師的負面新聞。

倘若這些外師真能教書也罷,但就因這些老外為玩票性質,多數不具扎實的教育底子;很多外師根本不是來自英語系國家,除了有著好萊塢的標準臉蛋外,實際上滿嘴土腔。就算是來自英語系國家,這些外師也不知如何教文法,他們甚至不懂KK音標,或是動詞三態。

這就導致本地老師必須在這些外師糊里糊塗的混過一堂課後,加緊以倍速補強小朋友的教學進度。更諷刺的是,這些有標準臉蛋的外師,領的薪資平均是本地師資的一倍,壓縮了台灣勞工的薪資,扭曲勞動條件。

如果家長不對好萊塢臉蛋有迷思,台師大可以更優渥的待遇,教出更優異的成果。但這些外語補習班的問題,根本連新聞版面都不擠不上,主因有著濃濃奴性的台灣家長,連形成問題的意識都不具備。反因一個補教界的鹹溼新聞,被趕著修改補教法。台灣被叫鬼島不是沒道理的。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