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是趙少康

潘淙
·3 分鐘 (閱讀時間)

過年前一股「少康中興」的氣勢,在國民黨內捲起千堆雪,重回國民黨,到選黨主席,再到選總統,這種前所未有的速度,讓藍軍一時受到鼓舞,好似看到了隧道盡頭的一道希望之光,以為就此可以拿回政權。

經過2020總統選舉的大挫敗,國民黨或是整個藍軍,就像失去了方向,再加上前美國總統川普一再加碼挺民進黨,兩岸關係眼看一去不回頭,許多支持者氣餒不再談政治。但是,民主政治的可貴就在於定期選舉,國民黨是在野黨,未來想要成功,只有一個策略,那就是扮演好在野黨的角色,強力監督民進黨,只有做好在野黨,才有機會當執政黨,現在檯面上的藍軍政治人物,請問,你們扮演好在野黨的角色了嗎?

民進黨毫不掩飾地介入媒體經營,從拒發中天新聞台的執照,到硬喬52台給華視,國民黨有強力監督嗎?看到民進黨政府一手拿棍棒,動不動找業者喝咖啡喬頻道,另一手拿胡蘿蔔用置入行銷的方式,變相金援傾綠的媒體,國民黨有強力監督嗎?

如果我是趙少康,我現在不會成立總統競選辦公室,我會成立「台灣媒體監督辦公室」,定期公布民進黨介入媒體的證據,每日監看各台新聞和政論節目,誰在扭曲事實,誰又在製造對立,同時將政府的每一項標案的內容、評審名單背景和得標者對外公開,看哪個媒體從中獲利,唯有這樣才能導正新聞價值,從言論市場找回民主的真諦。台灣的媒體從老闆到記者已經弱化到讓執政黨為所欲為,試想,如果這次美國大選沒有中立客觀的媒體,拜登能順利當選嗎?

再看看民進黨政府不顧絕大多數民意的反對,硬是開放萊豬進口,在立法院中強行通過9項行政命令,國民黨有真正作為人民的靠山嗎?如果我是趙少康,我現在不會成立總統競選辦公室,我會成立「台灣民主守護辦公室」,向國際間控訴民進黨反民主的種種作為,尤其向美國國會傳達台灣人要民主的心聲,更要向美國社會控訴民進黨操空媒體,關閉新聞台的惡劣行徑。現在台灣的怪象是,明明民進黨在反民主,但在國際上卻因反中而一再贏得民主的美聲。回想去年當美國總統大選時,媒體大都站在川普的對立面,川普敢關媒體嗎?

自從民進黨執政後,和川普總統互相唱和,川普4年任期內對台軍售達11次,金額將近5500億台幣,創下歷任總統之最。當我們苦於勞保健保即將破產之際,民進黨政府卻是先刻意搞壞兩岸關係,再一面倒向美國,然後用軍購換來美國的支持,令人痛心萬分。如果我是趙少康,我會成立「台灣財政健全辦公室」,全面監督民進黨政府不當的財政支出,替人民看緊荷包,確保人人可以安度晚年。再看看前瞻計畫,風力發電等所謂的重大建設,到底是在圖利特定廠商還是試圖綁樁,政府的錢花哪裡去了?

「讓中天新聞重回52台」的主張值得拍手叫好,但這絕不能只是口號,必須讓我們看看,你現在要如何監督民進黨介入媒體、收買媒體的現象。至於「藍綠和解」,就請等到就職演說時再說吧。我們現在要的是是非和真相。先讓我們看看國民黨如何扮演好在野黨的角色,再來談執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