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馬英九是阿扁

政事觀察站

作者:on.cc東網-黃暐瀚 (政治記者)

 

馬英九不是阿扁,他沒有阿扁的「智慧」,沒有阿扁的「果斷」,更沒有阿扁的「表演細胞」。(作者 黃暐瀚圖片)
馬英九不是阿扁,他沒有阿扁的「智慧」,沒有阿扁的「果斷」,更沒有阿扁的「表演細胞」。(作者 黃暐瀚圖片)

 

2003年8月,前總統李登輝到台北榮總,進行心導管手術。

手術結束之後,某晚(8/25)七點,時任總統的陳水扁,輕車簡從,秘密到了榮總探病。那晚不只探病,還帶張紙條,帶了個問題前來。

當著李登輝的面,陳水扁拿出一張寫著「陳國勝」與「李忠仁」的紙條出來。阿扁問李登輝:「這倆ㄟ有問題,我要嘎辦,你咁有認識」?

那晚的探病,只短短15分鐘。

探病之後,扁李分道揚鑣,從「情同父子」,變成「父子決裂」。

原來陳國勝和李忠仁,是前總統李登輝的隨扈,相關單位懷疑李登輝用「人頭」匯款到海外,掩人耳目。阿扁明知故問,刻意讓李登輝知道,他手上已握有對李不利的資料。名為探病,實是威脅,據說李登輝為此,氣到不行。

這段「扁李決裂」的不堪過往,一直到三年後(2006)年,才第一次有媒體披露出來。當時許多民進黨支持者不敢置信,認為是媒體自導自演,自編自撰,根本亂講。

沒想到後續有越來越多的李登輝友人出面證實,這才驚覺,阿扁居然如此「膽大心細」?敢拿「黑資料」當面威脅權傾一時的台灣民主先生。

兩位「前總統」的示範,如同「手握大權教科書」,可惜繼任者馬英九沒體會,沒學到身為總統,應該如何出招?

如果馬英九是阿扁。

那2013年8月31日那晚聽了黃世銘的報告之後,他不會傻傻地找來江宜樺,找來羅智強;也不會傻傻的在9月4日打電話要黃世銘去行政院找江宜樺報告;更不會傻傻的,在王金平出國嫁女兒,人都還沒回來的時候,就自己親上火線怒吼:「如果這不是關說?甚麼才是關說」?

如果馬英九是阿扁。

他會收好黃世銘的資料,靜悄悄,聽完當作沒有聽過一樣,然後在那年的雙十國慶大會上,拉著隔壁的大會主席王金平,附耳低聲地說:「特偵組有監聽到你跟柯建銘的那通電話,你要小心」!

講完之後,起身歡呼,對著府前上空,通過大會主席台的雷虎小組戰機群,揮手致意。

如果馬英九是阿扁。

他會若無其事讓特偵組開記者會指控國會議長關說,然後再讓名嘴每晚在政論節目上吵來鬥去兩星期,再無奈被迫公布關鍵的「監聽譯文」,隨後等社會輿論排山倒海,壓向王金平的時候,馬英九再以「國民黨主席」的身分,出面「聲援」王院長。說當年如何選黨主席承蒙讓賢,說08年馬王配如何欠缺臨門一腳,然後再如泣如訴的謝謝王院長!這麼多年來的,鼎力相助。

此後這位「關說議長」王金平再無立場,全無奧援,屆時再怎麼不想退,也得退了。

如果馬英九是阿扁,這監聽案不管是公布?還是不公布?在「政治上」都有可以讓王金平乖乖聽話的方法。

但偏偏馬英九不是阿扁,不只不懂「妙招」,還傻到「親上火線」,傻到「涉嫌洩密」,傻到現在「快要被關」。

看看黃世銘的定讞結果,一年三個月,可易科罰金45萬。馬英九洩密案未來即使有罪,恐也輕判,可以罰錢,不用被關。

但等等,如果馬英九是阿扁?

阿扁不會繳錢,阿扁不會認罪,阿扁會高呼司法迫害,阿扁會寧可被關。

等到光榮入獄之後,眼看支持者們激憤哭喊,凝聚士氣,接下來面對選戰,只須高喊「還我公道」,離「收復失土」也就不遠了。

「被關之後,路更寬」!政治上的計算,豈是甚麼「人格清譽」可以比擬?

然而,馬英九不是阿扁,他沒有阿扁的「智慧」,沒有阿扁的「果斷」,更沒有阿扁的「表演細胞」。

也因為馬英九不是阿扁,國民黨注定要痛失這萬中無一,起死回生的機會。

 

更多東網評論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