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服務專責病房 唐豐不敢讓人知

·1 分鐘 (閱讀時間)

唐豐的老婆是護理師,去年2月疫情爆發時,他太太就是最早一批支援的護理師,他當時只問「這樣好嗎?風險會不會太大?」但老婆說她想跟同事一起抗疫,讓唐豐真心佩服、真心感動。不過他受訪時坦言,過去1年多,為免家人朋友擔心,他們完全不敢跟其他人說,「畢竟這是超高風險的工作,又是在專責病房」,直到最近全台進入三級警戒,才敢讓親友知情。

唐豐說,隨著近期疫情爆發,突如其來的確診者增多,護理師的工作也瞬間增多,老婆常一兩天都無法回家,「這些辛苦絕對不是我們在家或看看新聞畫面就可以感同身受的」。他以眷屬身分提醒:「醫師是專業人士,不是飯店經理,護理師是專業人士,不是一般服務員。所以請感染者跟病患不要到醫院治療就好像到飯店住,總覺得自己的命可以用錢買到。不優先處理就發火說草菅人命,稍不合意就抱怨,在飯店都要排隊了,更何況在醫院。」

他說,老婆曾遇過一對夫妻相繼確診,帶去醫院的小孩沒人照顧,變成護理師還要充當保母,直到幾天後家屬接手為止,過程中媽媽稍不滿意還會斥責護理師照顧不周,讓已經工作量很大、還被當成保母的護理師們覺得很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