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青的文化現象

林谷芳
·4 分鐘 (閱讀時間)

第一代007史恩康納萊10月底去逝,影迷震驚與不捨。不捨是自然,震驚的卻是網上一直流傳他怡然自得於退休生涯的影片,不料無常也就到來。之前他已有失智之說,但失智是當前無以對抗且悄然就臨之病,並不妨礙他過去所予人的生命形象。

談生命形象,的確,儘管他被認為是007角色中的豐碑,辭演007後轉型又如此成功,但史恩康納萊在許多人心目中早已不是一個演員,他更是以一種年紀愈大智慧愈圓熟的生命形象深入人心。

有句話說:「歲月就是一把殺豬刀」,這在以亮麗外型為本的演藝圈尤然。但雖說如此,早些年演藝圈還真有將歲月變成生命「正數」的人,史恩康納萊就是一個典型,69歲時與30歲的凱薩琳‧麗塔瓊斯合演情人,雖滿臉鬍鬚,卻一點違和感都沒有。

這樣愈老愈耐看、愈有生命風格的演員在東方,大家熟悉的是,已成昭和時代象徵的高倉健,他一樣年輕時俊帥,但大家記得的卻仍是成熟乃至帶著蒼茫意味的晚年,就演個小小鐵道員,也讓大家看到生命的厚度,而這厚度不只來自劇中設定的角色,更就以高倉健自己實然的生命典型在支撐。

高倉健是大陸熟悉的日本演員,他這生命典型撼動了不少大陸人,許多慣談中日矛盾的人談起高倉健,也不得不感慨他就是一個人格者。

略早於高倉健,大陸較陌生台灣稍熟悉的,則有仲代達矢,他的代表作是《切腹》,那武士的凜冽冷然至今猶是一絕,88歲的他,這幾年劇中角色總帶有哲思,也只有實然生命就如此者才能詮釋。

男的如此,女的也不遑多讓,最典型的是吉永小百合,少女時清純可人,年老更見魅力,前幾年日本觀光振興協會網上票選觀光大使,她以70高齡位居榜首。

網路票選是偏向年輕人之事,選出吉永小百合真令人意外,但她之外,還選出了68歲的導演北野武、56歲的演員渡邊謙,這說明在一些年輕人眼中,年輕不是一切,因歲月而有的內涵,以及對事業的堅持、對社會的貢獻更為重要。

可惜的是,要在兩岸演藝圈找這樣的人就難,往後更不可能出現。畢竟,不說演藝圈,連該嚴肅的政治圈乃至最需要歲月沉澱的文化圈,兩岸都充滿了「媚青」現象。

「媚青」是2017年大陸出現的名詞,指成人社會一味獻媚、討好年輕人的現象。而這樣的「媚青」必然導向社會的淺薄化。

本來,重視年輕人是應該的,年輕人有理想、有衝勁,不說未來歲月屬於他們,即便當下,少了他們,社會也容易暮氣沉沉。

取悅年經人,是這時代商業的必然,階級固化下,多數年輕人只能顧及眼前,青春正盛,又容易被撩起欲望,商機就在這裡,這些年韓流帶出的青春浪潮正是如此。

商業外,政治界考慮的更為現實,年輕人有熱情,但涉世未深也容易被操弄,太陽花學運讓民進黨嚐盡甜頭,國民黨吞下苦果,所以兩者都競相示好年輕人。選舉年齡下調18歲,看似照顧人權,更多其實是這種現實考量。當然,台灣政治的表演化,也是「媚青」的溫床。

坦白說,世代更迭迅速,大家深怕自己過時,「媚青」原也是一種自然的人性傾斜;但說「自然」,就跟「亮麗繁華」是演藝圈的「自然」般,正需要有史恩康納萊、高倉健、仲代達矢、吉永小百合這類人的堅持與成熟,才不致讓一切都隨波逐流。而這幾個人就讓我們看到,即使身處最五花十色的演藝圈,生命的厚度依然可操之在我。

說操之在我,應該可求諸最需要歲月沉澱的文化界,但遺憾地,「媚青」也已是台灣文化界的普遍現象。原來,文化人就容易感傷歲月的流逝,現在更多人則因不想失去大氣候下的舞台而「媚青」,就以此來刷自己的存在感,坦白說,這就像老人大談情色般,只是益見不堪,連文化界都如此,正可謂窮斯濫矣!

重視年輕人與獻媚年輕人畢竟是兩回事,將歲月的意義抹掉,不只社會淺薄,生命也必然更加倉皇,2017年大陸有了「媚青」的反思,台灣呢?談兩岸的文化比較,這可是一個值得深思的話題。 (作者為文化學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