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婦的年夜飯3】女女結婚沒娘家也沒婆家 父發紅包:以後就有2個女兒

·4 分鐘 (閱讀時間)
江映帆(右2)與苗元紅(左2)組成的同志家庭打破傳統媳婦、女婿、姻親的想像。左1、右1為江映帆的父母。
江映帆(右2)與苗元紅(左2)組成的同志家庭打破傳統媳婦、女婿、姻親的想像。左1、右1為江映帆的父母。

江映帆、苗元紅於同性婚姻通過後,2019年底登記結婚,2020年除夕夜初登場,她們選擇打破傳統,沒有婆家、娘家,而是邀請雙方家長來家裡過年。中午,參加苗元紅家族的餐廳聚餐;下午,回江映帆家進行基督教家庭禮拜;晚上年夜飯,在家中與苗元紅的父母吃火鍋圍爐;飯後再到江映帆家守歲聊天、玩擲骰子。

幸好雙方家庭都在台北,12小時不間斷的馬拉松聚會,目的是要讓雙方家人看見:我們真的成家了。

江映帆、苗元紅 38歲 結婚3年

性別氣質較陽剛的江映帆記得,那天中午飯局上,她努力發聲,「我主動說新年快樂,講我們的生活,一一擊破,讓他們知道我們過得很好。他們家族還是有點逃避大女兒已婚,而且是同性伴侶。我很強勢去表達聲音,讓他們知道我不是空氣,也不只是陪伴者。」

江映帆從小抗拒媳婦這個角色,母親也不喜歡進廚房,準備年夜飯時會拉著她一起,她總是摔破碗盤。她大學時出櫃,出社會後離家,因為容易與父親衝突,好幾年除夕夜都是與一群同性戀好友一起吃年夜飯。「真的要去面對婚姻中可能有人被當成媳婦時,我們有很多討論,我不可能是媳婦,但我也不想要她(苗元紅)在那個不舒服的位子。我們討論媳婦的腳本是什麼,對我們沒有意義就不做。」

顛覆舊傳統 努力被接納

苗元紅6歲時父母離婚,父親長年不在台灣,母親辛苦打工,帶著三姊妹與外婆、阿姨同住,2個妹妹出嫁後,都是她陪母親吃年夜飯。母親是寄養媽媽,家中有寄養兒童,也一起帶來過年。「過年是家族的事,我們把外婆接來這裡住,初二所有阿姨、女兒都來我們家過,我家自然成了主場。」

苗媽媽與江映帆的關係不像婆婆與媳婦,或岳母與女婿,「她媽媽像是我尊敬的大姊,我蠻佩服她的毅力,跌到谷底都可以爬起來。我會陪她聊天喝酒,聽她講人生故事,給她支持回應,相聚是開心的,是我跟她單獨的連結,而不是透過太太。」

姻親關係需重新定義。江爸、江媽會把對方當成媳婦嗎?苗元紅說:「剛開始他們有一點這樣的期待,我很難叫他們『爸、媽』,結婚當天,他爸拿紅包給我們,說以後就有2個女兒,可以叫爸、媽了,我就傻笑。以後每次要喊他們,我都不知道怎麼辦,我對他們沒有稱謂,就講『你』,偶爾還是會單獨喊『爸、媽』,但聲音會有點出不來。」江映帆有一個弟弟,父母會期待他的女朋友要扮演媳婦角色,「但我幫忙擦桌子、洗碗,他們就會特別感謝,不會覺得是應該的。」

晚上吃完飯,她們回到江家,與父母、親戚一起守歲聊天。「姑姑生2個兒子,加上我弟、我爸,他們會聊男性壓力,一定會講股票、講賺錢、工作上的事情,也會回憶當兵的事情,拚酒玩骰子。媽媽、姑姑和我插不上話。」江映帆還是努力發聲:「例如有一次他們在講馬路三寶都是女性,講得很理所當然,我就把統計數據給他們看,說其實不是這樣,保險費跟車禍性別統計都是男性為主,三寶是迷思。他們就會馬上換話題,一直換一直換,我就會一直講一直講。」

已婚同志伴侶時時刻刻面對與傳統價值的戰爭,第一年的努力過後,她們感到確實有被看見與接納,今年不再那麼緊張。「我們每年會討論要怎麼過年,並強調《同婚專法》沒有規定姻親關係,我們是三家人。雙方父母就會很驚訝說:『真的沒有嗎?那我們不是親家是什麼?』」江映帆說:「她爸媽生了她,我爸媽生了我,然後我們互相照顧,一起關心,他們可以接受耶!所以任何付出,他們都會超級感謝。」沒有誰是媳婦、女婿,她們彼此都同意,若對方家人有任何需求,「我們會盡力陪伴你們,感覺是被重視,而不是理所當然的。」


【點擊下方「查看原始文章」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鏡相人間】媳婦的年夜飯 舒服過年的6種提案
【媳婦的年夜飯4】身教兒女「生活可以選擇」 她獨自留台北過年啤酒配炸雞
【媳婦的年夜飯5】婆婆也當過媳婦 她結婚10年都在娘家吃年夜飯獲諒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