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到」臺南的日本人公務員在婚禮上的所見所思

日本網
nippon.com

有一位在臺灣臺南市政府裡工作的日本公務員,他來自日本群馬縣裡一個小村町,他被派駐到臺南已經6年,也與一位臺南女生結婚。同時身處在臺南與日本不同的文化當中,在自己的婚禮上有著怎麼樣的衝擊與感動呢?

從2013年開始,我居住在臺灣的臺南市。

我是一位來自日本群馬縣水上町的公務員,雖然只是一名非常平凡的日本地方公務員,但是因為目前是臺南市政府裡工作,因此顯得非常地特殊。

我的故鄉水上町是一個人口不到2萬人的小村町。一開始我的長官派遣我到臺南的目的是為了「交流調查」,預估是5個月左右的短期交流,但是因為工作一直進展的緣故,不知不覺間我來到臺南已經6年多了。

直到現在,我仍然是唯一一個「在臺灣地方政府工作的日本公務員」。由於這樣特殊的身分,有些報章媒體會在新聞裡提到我。登上媒體時,我的名字「阿部真行」前面一定會加上「唯一駐臺日本地方公務員」的名號。雖然一開始不太習慣,但這樣的介紹,卻讓日本許多地方政府的職員因而認識臺南,進而促進臺日交流的關係,現在覺得非常感謝。


筆者每當登上媒體時,名字前面都會被加上「日本唯一駐臺日本人公務員」的名號(筆者提供)

喝啤酒的方式大不相同!

臺灣和日本不僅距離相近,也維持著超級友好的關係,但工作方式、思考方式和文化風俗都有相異之處。巧妙地傳達轉介這個「些微差異」,讓雙方得以順暢地進行交流,就是我的主要任務。

例如喝啤酒的順序就有差異。地方政府的交流活動上常有餐會,但日本和臺灣在喝啤酒時的順序不同。日本人習慣在正式開始用餐前,先喝杯啤酒,而臺灣人則傾向於好好地用餐後,再暢快舉杯。

因此,由臺灣單位主辦的宴會裡,先端上桌的都是菜餚,啤酒卻遲遲不來(有時候甚至不提供啤酒),常常會令日本人無法安心用餐。這雖然是小事,但因為很多時候是一邊用餐一邊討論重要的工作內容,為了能順暢舒心地相互交流,最好能事先理解對方的習慣。

關於喝酒,不僅順序有別,連喝酒的方式也不同。日本人說的乾杯,只要喝一口就放下杯子,但臺灣人的乾杯就如字面之意要「整杯乾掉」。持續這樣一直乾杯下去,對日本人來說有點難以消受。所以在臺日交流的餐會裡,也常聽見大家開玩笑問說是要「臺式(乾杯)?還是日式(乾杯)?」

除此之外,在打招呼、洗澡入浴、脱鞋、工作的進行方式種種層面上,存在著雙方之間的各種文化差異。我個人則是在2017年與臺灣妻子結婚,這成為了我本身得以深深融入臺南文化的巨大轉機。透過結婚,深切地感受到各種文化差異。

經由「語言交換」而認識了現在的妻子

我並不是在工作場合上認識現在的妻子。當初來到臺灣,我的中文能力還無法勝任工作上的需求,因此給周圍的人增添了許多麻煩。臺南市政府的同事建議我「直接和不同的人談話,累積實際的語言使用經驗,會學得比較快」,也就是稱為「語言交換」的學習方法。這個學習方法是臺灣人教我中文,而我教臺灣人日語,因為可以認識許多工作場合以外的朋友,是非常珍貴的經驗。我的妻子就是偶然參加了我那個語言交換朋友的生日宴會而結識。在日本也是如此,但在臺灣所到之處都有邂逅,人的緣份真是非常奇妙!

結婚典禮和婚宴的行程如下,先在我的故鄉群馬縣舉行(2017年9月3日),然後在臺南市也辦了2次(2017年11月11日和12日),共計3次之多。

①9月3日 在群馬縣猿京溫泉的婚宴→當事人主辦。
②11月11日 在台南市的千人婚宴→當事人主辦。
③11月12日 台南市政府主辦的聯合結婚→台南市政府民政局主辦。

在日本舉辦的結婚宴,參加的不只是家人和親戚,還有臺南市政府國際關係科的上司和同事也一同來參加。出發前大家比較在意是「在日本,紅包要包多少比較好啊?」。

在日本,紅包的金額跟臺灣比起來,相對來講比較高。朋友和同事的話,30,000日圓、家人和親戚的話50,000至100,000日圓左右。以數字來說,像30,000和50,000奇數的話比較好。20,000的話,因為想到是「偶數可以拆開」,不適合用於婚禮、40,000的話,因為4的發音會讓人聯想到「死」,也不適合用於祝賀。

對於從臺灣特地搭機來參加婚禮的家人和朋友們,雖然有著不好意思讓他們包紅包的心情,但大家卻說「有這樣的機會出席日本的傳統婚禮,一定要依照日本的方式」,只好滿懷感謝地收下了。

在日本舉辦結婚宴會的場所是當地的猿京旅館。決定這個場地的是當時水上町的町長岸良昌先生。他說「把阿部派遣到臺南的是我。所以從阿部和臺南的交流成果到阿部結婚,我都要好好的見證。」,相當果決地決定了日期和場所。說這番話的岸良昌町長,確實也在11月11日和12日來臺灣參加我的婚禮。事實上,岸良昌町長在10月的町長選舉中落選了,當他跟我說11月要來臺灣的時候,我和臺灣的家人朋友都相當驚訝和感動。他雖然不是町長了,但還是說到做到,真的來見證我的重要時刻。

還有,因為我在日本的婚宴場所不夠大,很多日本朋友我都無法邀請,覺得很可惜。沒想到群馬縣、京都府、滋賀縣、新加坡等等各地的朋友都告訴我:「沒關係,如果可以的話,我們想去去臺南參加你的婚禮哦!」結果真的很多日本各地的朋友都專程來臺南參加我的婚禮。其中也有9月3日、11月11日和12日三場都參加的朋友,真的非常感謝。

行政院長賴清德的祝賀之詞

當時身為臺灣行政院長(地位相當於日本首相)的賴清德準副總統,也出席了11月11日我在臺南舉辦的婚宴,並祝賀:「臺南市政府雖然沒有付阿部先生薪水,但給了他臺南的女生作為補償。如此一來,臺南市和水上町不只是朋友,更成了親戚家人的關係。」


賴清德行政院長(時任)也前來參加婚宴(筆者提供)

臺灣和日本招待賓客的方式也有些不同。在日本,除了持有請帖的本人之外,其他人無法參加婚宴,但在臺灣,受邀者有時會帶朋友一同參加婚宴。在圓桌擺上氣派桌菜的臺灣料理和日本的宴會料理不同,可以相當自由地增減座位。由於從日本前來參加的親戚、同事、朋友以及眾多臺灣朋友要來參加我的婚宴,所以當初預估要招待800名賓客並進行準備,結果最後參加的人數是970人。因為比想像中的人數還多,所以造成櫃臺一片混亂,從儀式開始之後,就一直推出預備桌,真的是忙得不可開交。


超過970名賓客前來參加婚宴(筆者提供)

婚宴隔天的11月12日,舉行了由臺南市政府民政局主辦的聯合婚禮。時任民政局的陳宗彥局長(他是開啟連接臺南市和水上町交流的重要人物)向我說:「希望阿部先生能穿著和服參加」,由我代表超過100對的新人們站到臺上,成為相當珍貴的經驗。

臺灣媒體大幅報導阿部的結婚典禮

因為「唯一駐臺的日本地方公務員」這樣特殊的身分,在與臺灣妻子結婚時,受到蘋果日本與中華日報當地媒體的注目。這個新聞也登上了雅虎新聞。曾經有朋友問我「阿部,你是跟臺灣的名人結婚嗎?」,即使我告訴朋友,「我在臺灣小有名氣」,卻沒人相信我。


筆者登上了蘋果日報版面(筆者提供)


《臺灣・臺南以及安平》(暫譯。『台湾・台南そして安平』,上毛新聞出版)(筆者提供)

對我而言,當時能夠順利派遣到臺南市政府工作,多虧了很多臺南長官、朋友的幫忙。不僅僅是市政府裡的長官,還有許多民間的友人,大家對於臺灣與日本交流的支持,讓我非常的感動。

更重要的是,為了向更多人介紹「不一定是中央政府或是縣政府,而是鄉鎮層級就能進行的國際交流」方式,2019年我寫了一本書《臺灣・臺南以及安平》(暫譯。『台湾・台南そして安平』,由日本上毛新聞社出版),介紹我的臺灣經驗,歡迎有興趣的讀者參考我的書籍。

標題圖片:在戶外餐廳與友人合影(筆者提供)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