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接駁番外篇】每一天都難熬 疫情下精障家屬的陪伴之路

·1 分鐘 (閱讀時間)
可凡想幫助姊姊卻求助無門,精障家屬的痛苦在疫情期間更難被看見。
可凡想幫助姊姊卻求助無門,精障家屬的痛苦在疫情期間更難被看見。

三級警戒期間,主管機關為了防止群聚感染,將許多機構和學校無預警關閉,一般人尚且難以適應,對精神病人和家屬來說,更是措手不及。我們訪問了2位家屬,聽他們娓娓道來,當家中病人不能出門上課復健,失去熟悉的網絡,對整個家庭來說,是經歷如何難熬的處境。

重返職場路迢迢 三級警戒下受影響的精障者職訓之路

Vivi(化名)的兒子發病是在5年前,當時為了慶祝兒子五專畢業,她和老公幫全家安排了一趟日本旅遊,日子還沒到,兒子突然對她說:「我要趕快去機場找我的爸爸媽媽!」然後問他們:「你們為什麼跑來我家?」

「我兒子不認得我了。」那一瞬間她的世界幾乎崩潰。Vivi當時45歲,只是普通的家庭主婦,在那之前兒子在外地念書常常輟學,日夜顛倒,她和先生都很頭痛,但他們以為兒子只是「叛逆期拖太久」。直到這次兒子連爸媽都不認得了。「我們趕快帶他去醫院,醫生才說是思覺失調症。」


【到鏡週刊看完整報導】

更多鏡週刊報導
【孤島接駁番外篇】修補數位落差,克服疫情帶來的無助感:向陽會所
【孤島接駁番外篇】不放棄找回掉落的夥伴:活泉之家
【孤島接駁番外篇】我陪個案度過疫情下的心理危機——心理師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