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淑媚突破苦情戲路 搖身闆娘吵架爆血管

張弦
·6 分鐘 (閱讀時間)

台語小天后孫淑媚不但曾在金曲獎封后,還能唱又能演!無論是要從年輕演到老或是有大量的哭戲,都難不倒孫淑媚,最新作品在《天橋上的魔術師》,化身精明幹練的皮鞋店老闆娘,更是有別過往大多詮釋苦情的角色,戲路再突破。

戲劇《天橋上的魔術師》:「穿了,保證千山萬水,走回你身邊喔。」

在《天橋上的魔術師》化身中華商場裡,精明幹練的皮鞋店老闆娘,孫淑媚要學罵髒話,還要吵架,跟自己個性天差地別。

藝人孫淑媚:「當下我記得,我有參加一個馬拉松,然後我去練跑的時候,每當我跑不動的時候,我就會看四下無人,就從一字經開始罵到九字經。因為其實我是一個很不誠實的商人,然後客人很生氣,就來罵我說,你這就不是真皮,你還要騙我說是真皮,然後我就要跟他吵這樣,然後我記得當時那場戲演完,我隔天我臉上的血管就爆了,瘀青一塊,從影以來第一次。」

圖/TVBS
圖/TVBS

戲劇《天橋上的魔術師》:「喂,發記皮鞋,你好。」

孫淑媚也為戲燙髮,光上完髮捲就要三小時,還要上藥水,一坐七八個小時,結果成品「太成功」,瞬間嚇壞所有人。

藝人孫淑媚:「燙完之後馬上變那個電話線頭,短版的,然後回家的時候,我就不禁的滴下了兩行淚,然後半夜睡醒啊,想說去上廁所,結果照到鏡子啊,我嚇一跳『你是誰!』,因為它是很蓬的爆炸頭,所以我躺下去是直接陷入髮,就是頭髮裡面,然後那頭髮會直接把自己的臉蓋住這樣,然後會有一點呼吸困難。」

從內到外盡力揣摩,劇中要演兩個孩子的媽,孫淑媚也將自己母親投射到角色上。

藝人孫淑媚:「我投射媽媽在那個點媽身上,比較多是ㄎㄧㄤ的部分,因為我覺得我媽很ㄎㄧㄤ啊,她常常很愛亂用成語,比如說小時候啊,她就會跟我們講,欸,你那個門喔,你怎麼不順手牽羊給它關一下。」

圖/TVBS
圖/TVBS

而說到跟戲劇的緣分,在孫淑媚出道4年18歲時,演出了處女作《雨中鳥》。

戲劇《雨中鳥》:「我們搬到別的地方住,阿母卻被抓去關。」

挑戰從富家千金變成苦命女,後來《千江有水千江月》更首度嘗試年輕演到老,當時年僅28歲的她,在戲裡從戀愛、結婚到養育小孩,歷經了女人的一生。

戲劇《千江有水千江月》:「我剛才一直在想,萬一你發生什麼事,我跟玉棟怎麼辦,你願不願意再嫁給我。」

藝人孫淑媚:「我問過導演,當時的導演,說『導演,什麼叫做演好戲啊?』,然後他就跟我講說,就是很自然啊,不流於,就是不會露痕跡的自然,然後我就一直把那句話,就是放在心裡面。」

但有時太過投入,像《雨夜花》裡,為救母下海賣身,悲苦情緒一度難以抽離。

戲劇《雨夜花》:「我想要用乾淨的身體,去送我媽媽最後一程。」

圖/TVBS
圖/TVBS

藝人孫淑媚:「幾乎每天都有哭戲,那你哭戲你一定要很專注的去思考,去想那個情境,然後又接觸她的所有的負面的情緒,所以演完之後,我發現,我看到下雨天我也會想落淚,大概有半年的時間,然後就慢慢告訴自己,那個是角色,你還沒有排除掉,你要趕快把它放掉。」

對戲劇有著沉迷式的熱情,但其實孫淑媚會跨入演藝圈,是因為唱歌。

孫淑媚《媽媽你無對我講》:「情海浮沈受折磨。」

頂著可愛妹妹頭,卻將成熟女人的心境,深刻詮釋,孫淑媚首張專輯就銷破50萬張。

孫淑媚《秘密情人》:「為著要愛你,阮忍受著一切。」

藝人孫淑媚:「其實最想當歌手的是我媽媽,因為我媽媽很愛鳳飛飛,可是她的歌聲不太行,我覺得有一種投射的那種心理作用吧,就覺得那女兒喜歡唱歌,好吧那就培養你栽培你。」

圖/TVBS
圖/TVBS

孫淑媚《母愛》:「含辛茹苦面容憔悴,日日操勞換來小安慰。」

當初參加電視台歌唱比賽,創下20週賽程,都拿第一名的紀錄,就此出道踏上歌壇。

孫淑媚《抹凍回頭的路》:「啊,請你,請你叼返去。」

孫淑媚《愛到坎站》:「將你的人,你的聲,你的名,丟落在無邊的深海。」

2005年,更憑《愛到坎站》這張專輯,成功在金曲獎封后,純熟唱功,備受肯定,只是學生身兼歌手,也讓孫淑媚背負雙重壓力,年紀輕輕就面對酸言酸語。

藝人孫淑媚:「大概的內容就是講,你憑什麼,那麼醜,憑什麼當歌手,唱歌好聽嗎,唱那什麼台語歌啊,就是類似這種,然後我那時候躲到,都不知道應該要怎麼辦,是全部的人都在盯著你看的感覺,就很難過,然後要哭也哭不出來,因為又覺得自己很丟臉。」

圖/TVBS
圖/TVBS

聊起這段往事,儘管已經歷時20多年,孫淑媚還是難掩受傷。

藝人孫淑媚:「然後那個時候我就開始,等一下,(哽咽),我就自己慢慢的,發現社會上有很多聲音,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會誇獎你,也會有人討厭你,即使我想轉,我不想唱了,我也不行,因為我跟人家有簽約,而且簽的是長約啊。」

話鋒一轉,又不減幽默,過去曾封閉自我,現在的她放鬆許多,還笑說回首演藝路,獲得最多是人生經歷以及存款,未來她希望能前進大銀幕,也希望生個小孩,出道20多年,孫淑媚不見倦怠,對工作和生活依舊充滿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