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美國因素 害死孫立人

記者王超群╱台北報導
中時電子報

旺報【記者王超群╱台北報導】

總統府前參軍長孫立人將軍,因郭廷亮「匪嫌」牽涉引咎辭職,自請查處,幽居長達33年,孫案在1955年曾引起震撼,時至今日,監察院公布孫案檔案史料,仍令各方矚目。中研院近史所研究員朱浤源指出,孫立人被美國人賞識而種下禍因,郭廷亮匪諜案則確定是假案。

朱浤源說,1950年8月發生的孫立人案可說是「白色恐怖」時期的高潮;但這有時代的大背景。1947年至1950年間,台灣社會有包括中共地下黨、長老教會、台籍日本兵、流氓和一批本土地方仕紳等5大力量非常活躍。

匪諜遍布 惹禍端

戰後來台的國府行政長官陳儀,對待這些勢力初期是採取寬鬆措施,因此這些力量結合後挑戰官方,「作亂成功」,從而埋下二二八事件的種子。

「當時台共謝雪紅還是從左營經由海軍赴大陸,」朱浤源說,由此可見,1947年至1949年之間台灣的社會氣氛,讓中共地下黨得以大肆活動。其中最著名的包括孫立人手下段澐中將,時任陸軍副總司令,周芝雨少將是軍法處長,以及官拜國防部參謀次長的吳石中將等,他們都先後遭到槍決。

其中因吳石案被槍決的女間諜朱諶之,更是受命探國軍在舟山群島10多萬大軍虛實,若非被捕,國軍可能頓失主力,能不能在台灣立足,猶難定論。

朱浤源表示,國府在大陸失敗主要原因就是「匪諜」遍布,孫立人的部隊中也「一定有」,因此,這是蔣經國主持的軍隊政工系統立大功的露臉機會。

美國賞識 遭猜忌

另一個蔣氏父子必須「整」孫立人的關鍵因素,朱浤源指出,是「美國人看中了孫」,他親眼看過美駐台人員發回美國的機密電報指稱孫對叛變「斷然拒絕」;美方又派總統特使來台,干預蔣介石的人事權,為孫立人出任主要軍職說項,這也犯了大忌。

朱浤源說,以蔣介石如此大中國民族主義者,難忍美國人的說三道四,1950年開始展開對孫立人的剪翼行動。

首先受波及最高階的李鴻中將和陳鳴人少將、彭克立上校,全數遭政府以匪諜名義逮捕、長期囚禁。李鴻曾由孫立人陪同見蔣介石,蔣甚至允諾要李鴻當陸軍官校校長,不料2、3個月後就以共諜罪入獄,一關25年。

在此之前則是孫的英文祕書黃正姊妹被捕,一關就是10年。

到1955年5月25日開始,孫立人的舊屬受到第三波整肅,並在8月牽動孫本人。朱浤源明白地說,「郭廷亮匪諜案是假案。」而這個粗糙的剪孫行動,正是蔣經國手下的政工單位主導。

雖示忠 不敵政工誣構

朱浤源指出,國府從大陸撤退來台之際,蔣介石見到孫第一句問:「台灣安全嗎?」孫答:「有我在,絕對安全!」孫雖然示忠,但蔣站穩腳後,不斷調整他的職務,削其兵權,充滿不信任和排擠。

1990年左右,《中國時報》記者杜念中訪問美國前國務卿魯斯克(Dean Rusk),證實孫立人曾向美方表示有叛變之意,對此朱浤源斥為無稽,「魯斯克說叛變證據被毀,我才不信,真有證據是美國脫罪(煽動他國叛變)的最佳利器,才不會毀了!」

長期研究蔣介石的大陸歷史學者楊天石說,「我對孫立人案有高度興趣。」他認為,孫、蔣在台灣時期關係比較壞,大陸時期蔣特別在孫負責抗日遠征軍和國共內戰時,視其為「愛將」。

孫、蔣兩人矛盾逐漸發生的原因,蔣介石日記中有端倪。「有一回,孫立人召開以駐台美軍為對象的宴會,事先全未向蔣介石報備」,這次事件讓蔣極為不滿,一來,客人都是美國人,二來,要請哪些人蔣介石事後才知,說明孫自做主張、不請示。

第二件事,楊天石指出,孫立人和美國人一起反對軍中設立政工系統。美軍沒有政工制度,但匪諜到處活動的背景下,蔣介石對蔣經國的政工系統表現很滿意,認為「讓蔣介對軍中動態瞭如指掌」,孫在立場上和美方同聲一氣反對,讓蔣介石在日記中不止一次記下「孫立人問題一定要解決」的心願。

愛將成階下囚

有趣的是,楊天石發現,蔣的日記中一方面擔心美國人扶植孫立人取其代之,一邊削其兵權,卻有一項很重大的變化在蔣日記中透露:「蔣認為孫案最初的後台是美國人,後來卻悄悄地後台變成為中共,」楊天石說,後來孫案的主要罪名是縱容匪諜。

楊天石表示,蔣日記中也有宋美齡向蔣提醒孫有中共的背景,但蔣沒有重視的跡象,後來蔣「處理」孫時,美國後台就不再提了,「這點很妙,」他認為,「也許是不願得罪美國人吧!」這點值得再研究。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