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著像台灣人那樣生活(上)

(廖小花/世新大學陸生)
·7 分鐘 (閱讀時間)

「你需要有人教你過真正的台灣人的生活。」這是前段時間一個台灣朋友跟我說的話,彷彿是預言,這一次回台灣,我的生活確實發生了許多的轉變。

這一次疫情解禁回台灣,對很多陸生來說,遠程支付隔離旅館費用是一樁麻煩事。這位朋友用自己的信用卡幫我刷接近四萬的隔離費用,讓我出關後再還。後來我的學妹遇到相同的問題,也請他幫忙代付,這小半個月,他已經無償幫三個陸生處理各種財務事項了。

台灣沒有我們熟悉的微信和支付寶,訂車票、高鐵票、網路購物等,幾乎都需要用到信用卡。「台灣學生會辦理學費卡,每個學期都能省一千來塊。」但我們申請學費卡有一點難度,這位前輩朋友便叫我去辦理中華郵局帳戶綁定的金融卡,這樣以後即使不在台灣,繳大筆的錢也不用那麼麻煩了。

學用台灣網購平台

從前我購買上課用教材,一般會先找學長姐借用,借不到再跟班上同學一起買,每個學期的書本費用真的不少,繁體字的書普遍比簡體字貴,更別提原文書了。

某天我突發奇想在谷歌搜索了一下所需要的書籍,結果出現了露天拍賣、蝦皮、TAAZE讀冊生活網路書店、博客來、露天寶書等網路購物平台,讓我眼花繚亂,正想著怎樣才能找到最實惠的價格,就看到了一個比價網站非常貼心地出現了,直接將各平台價格統整比對,很快,我就找到了幾乎是原價五分之一價格的二手書。

當時我還沒出關,就請朋友用他的帳號購買。還問他為什麼台灣的二手書名前都要加「老殘二手書」幾個字,他說這是一家網路書店的店名,噢,我還以為是台灣人厚道,都先把自己的商品說得很爛、免得消費者預期過高呢!

我現在借住在老師工作室的其中一間房子裡,這裡有廚房、衛生間、洗衣機、陽台,老師打算把手工皂教室開在這裡。

有一天傍晚,老師問我:「垃圾捆好放在門口了,八點前能到家嗎?」

從前住在陸生宿舍,不需要垃圾分類,後來搬出去,也是住在方便打工族和學生族的有承包垃圾處理服務的住所,因此,四年了,我都還沒有自己追過垃圾車。

我回老師,可以八點前到家,老師叮囑了我幾句,說:「可以問附近的叔叔阿姨,他們會教你的。」

在我住進來以後,老師就帶我到住家對面和鄰居的幾戶人家中去打照面,給長輩們介紹我是廣東來的學生,會住在這裡一段時間。

當天晚上七點多,我提著垃圾袋跑到對面的洗衣店內,兩位白頭髮阿北看看我,說:「八點十五再出來啦,它會響的啦(垃圾車會放音樂)!」

果然,一分不差,垃圾車的聲音在十五分準時響起,我趕緊跑出來看,這時巷子裡已經排滿了拎粉色袋子的阿公阿嬤了,垃圾車以每分鐘五米的速度前進,經過自己的時候,大家便以優美輕盈的弧度朝裡頭一扔。我正要上前,結果隔壁家阿嬤看到我的垃圾袋,攔下我說:「啊你這個不行啦,你要用新北市專用的那個袋子啦!」

啊,丟垃圾還有專用的袋子?左鄰右舍都丟完了,剩我手足無措,我腦子嗡嗡的,今天扔不了的話廚餘會發臭啊,而且老師有交代……

這時,阿嬤大步流星,一把抓過我手中的袋子,趁大伙不注意(沒有這回事,大伙目光灼灼都看著)直接丟了進去!

哇咧,阿嬤你不是說……只見阿嬤拍拍手上的灰,淡定地朝我使了個眼色,意思是:「沒事,阿嬤罩你!」接著,阿嬤就拉著我走進她家,給我看具體的政府規定的垃圾袋長什麼樣子,給我看不同的型號,還給我指路,要去哪裡買。

後來老師跟我說,其實我的袋子也是新北市的垃圾袋,只不過是個頭比較小,顏色比較淺,阿嬤當時可能以為不是。

成為郵局常客

陸生寄東西回大陸可供選擇的方式很多,除了常用的順豐,在學校郵局還有EMS大陸快捷、中華郵政公司兩岸速遞和大陸包裹等多種方式。

當時我打算寄三到五公斤的包裹回家,不曉得價位,便詢問櫃檯的阿姨,阿姨知道我是大陸來的孩子,長輩都非常照顧年輕人啊,阿姨就幫我在不同家郵政公司分別查詢,還幫我比價。最後還繞到外面來,拿了兩張單子給我說,這一家是八百五十多,這一家是八百八十,算是這麼多里面最優惠的了,你就可以按照自己心儀的時速,來自行挑選哦!

剛開學,又是大早上,郵局沒什麼人,旁邊的阿叔聽到剛才我和阿姨的對話,就跟我嘮嗑,說現在寄兩岸比以前貴了啦!因為吼,兩邊都要給你課掉一些稅,所以比較貴啦。

這位叔叔從我就讀世新開始,一直都在這,阿姨負責包裹,而這位叔叔的工作主要是資金存儲流動。我在世新的這幾年,所有取錢、存錢、轉帳、繳費幾乎是他包辦的,等待機器作業的時間,他還會跟我嘮嗑,說自己家孩子讀書遇到什麼狀況,最近話題變成現在年紀大了肌肉流失,你們年輕人吼一定不要熬夜不要貪吃甜食,要多運動才可以!

有一次去郵局,寄兩本筆記本給朋友,詢問櫃檯,阿姨問我「你裝好了沒?」我說我裝好了!結果我拿出來,她就說:「啊你不是說你裝好了?」我說是啊,用紙袋裝好了啊,阿姨才說,「吼不是啦,是要用專門寄紙質品的信封裝啦!」然後很耐心地教我買哪一種大小才合適。

在大陸習慣了一個字都不用寫,app下單,快遞員就在我所規定的時間上門取件的便利,無論是轉帳、付款還是提現,手指動一動幾秒鐘就搞定,但和我在大陸使用微信和支付寶不一樣,台灣大大小小郵局,光是資金流動去向不同,就分了好幾種來填寫,有郵政存簿儲金、郵政劃撥儲金存款單、儲金憑金融卡窗口提款單等等共七張。每一張都要填寫日期、姓名、帳戶號、對方帳戶號等等,而且還要區分大小寫。

懷念廣東老郵局

當我走出郵局,想起上一次進郵局還是十年前在廣東,看了公益廣告,一腔熱血地寄衣物到偏遠山區希望小學,十公斤衣服收三十九元人民幣。當時的流程也是這樣,先詢問如何寄件,填寫地址,排隊,包裝,稱重,收錢,找錢,寄出。而我什麼都不會,是身邊的大人甚至老人手把手地教我。

如今在台灣的我,從進入郵局開始,也是這樣,被所有的人有意無意地照顧著,包括告訴我封裝的膠水在哪裡,告訴我填寫哪一張表才合適。

便捷的生活方式固然幫了大忙,但是這樣重新學習如何充滿儀式感地寄出一份心意、寄出一份思念,也未嘗不可啊,何況在這個過程中,還有那麼多人與人之間親切的笑容和真誠的問候呢!

從此以後,我再也不嫌棄這種「老派」的郵遞方式了,我也甚至有點懷念在廣東的老郵局寄東西的樣子,貨櫃上展現的典藏紀念郵票、斜跨軍綠色郵差包的小郵差擺件、桌子上溫馨放置的各度數玳瑁老花鏡、紅色印章、計算器,還有用彈力線牽住的書寫筆,這不是我小時候跟大人去郵局時最喜歡玩的嗎!(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