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貞眼中的江戶遊女們:《守貞漫稿》(9)

·8 分鐘 (閱讀時間)

來到江戶的的男人們最想先去哪裡呢?——恐怕大半男性都想去「吉原」吧。生長於大阪的喜田川守貞必定也是一樣的想法。本篇將用《守貞漫稿》中的遊女畫帶你走近江戶的煙花之地。

花魁與太夫的區別

三都(京都、大阪、江戶)都有幕府許可的游郭。京都的島原、大阪的新町,以及江戶的吉原。生長於上方的守貞或許對島原、新町並不陌生,但吉原卻是未知的世界。而來到江戶,就能窺見到吉原不同於京阪的獨特世界。

守貞首先將目光投向京阪與吉原之間最高級游女的差異,留下了繪畫和文字解說。


右圖是京阪的《今世京師島原及大阪新町太夫職遊女之扮》(太夫),左圖是江戶吉原《今世江戶吉原遊女之圖》(花魁)/《守貞漫稿》國立國會圖書館

右圖為《今世京師島原及大阪新町太夫職遊女之扮》(京阪)
左圖為《今世江戶吉原遊女之圖》(江戶)

兩邊都是一樣的絢爛奢華,但腰帶的系法、髮髻的盤法,以及梳子簪子的樣式,東西兩地的流行似乎不同。守貞用插圖和文字詳細記錄了兩者的不同。

島原和新町叫「太夫」,吉原叫「花魁」,稱呼不同。很多時候太夫和花魁都是混用的,皆指游郭的頭牌,最早三都其實都叫「太夫」。但在吉原,稱太夫的越來越少,寶歷年間(1751-1764)這種稱呼實質性地退出了歷史舞臺。

有一種說法認為在那之後,因級別低的下級遊女們愛稱呼游女中的大姐頭為「咱們家姐姐」,慢慢地這個叫法的就縮略成了「Oiran」,變成頭牌遊女「花魁」的發音了。

雖然不知真相究竟如何,但不管怎樣,最終在吉原,花魁的出現取代了太夫的叫法,而另一方面京阪一帶太夫依然存在,因此稱呼也沒有改變。

守貞似乎對這些東西也如數家珍,記錄到:「(江戶)昔日稱太夫。而今寫作花魁,念作Oiran。」隨從也不同。太夫和花魁在游郭遊街時,會有年輕的遊女相隨,京阪一帶叫做「引舟」。與此相對的,江戶則由稱為「禿」的少女跟隨花魁左右。

引舟是15歲以上的「新造」(後文詳述),而禿則是從更年幼的時候就賣到游郭的女孩,然後從中選出有望成為賣座遊女的潛力新人,讓她們侍奉花魁左右,學習儀態和禮儀、讀寫等技能。

另外,系腰帶的方法也不同。雖然兩者都把結打在身前,表達「一夜妻」的意思,但太夫腰帶是把結橫打在身前,代表「心」字。據說想表達的是「心結可不是那麼好解開的」的意思。而花魁的腰帶則是垂在身前,一般認為這樣系只是為了看著更華美。

最高級的花魁一夜13萬日圓

遊女也是分等級的。吉原的話,能成為花魁的只有上級遊女,下面依次是下級(新造)、禿。構成一個森嚴的階級社會。

江戶遊女的級別

上級 昼三 客人為豪商和留守居(留守居是官職,是各藩派駐江戶的辦事人員,一般由中上級家臣擔任——譯注)等。費用最低也要13萬日圓 座敷持 客人為商人等。擁有個人單間和招待客人的房間。費用5萬日圓起 部屋持 客人為幕臣和藩士等。擁有個人單間,但裝潢相對簡樸。費用2萬5000日圓起 下級 振袖新造 無個人單間,起居都在一個大房間裡。招待客人的房間是共用的「廻部屋」 留袖新造 待遇同振袖新造,但不能晉升到上級 番頭新造 過了年紀(通常為27歲左右)依然留在吉原的新造。不接待客人,主要工作是伺候花魁 禿 遊女見習生,15歲以下的少女。15到17歲時升為新造

表格為作者參考各種資料製作

江戶文化評論家永井義男指出,花魁是高嶺之花,想要跟其中最高級別的「晝三」共度良宵,最低要花大概1兩1分(大約13萬日圓,按照1兩約10萬日圓,1分約2萬5000日圓計算)。

而且一般需要共度3個晚上,才能被承認是熟客。成為熟客後,接下來就要送出「床花」紅包,游女會向恩客撒嬌討要腰帶和簪子,恩客當然會欣然允諾。其間也會給樓裡的服務員小費。拿到現在來說,恐怕得豪擲百萬日圓級別的錢才能行「床入」之禮,成為入幕之賓。平民是高攀不起的。

不過,共度3個晚上才得到承認的說法是通過戲本廣為流傳的一種都市傳說,似乎只要能一擲千金,花魁也會跟第一次見面的恩客行床入之禮。或許因為江戶平民中很難有敢在游郭豪擲十多萬日圓的男人吧,所以才誕生了這種傳說。

雖然從禿晉升為新造...

平民買得起是下級遊女,新造。雖然沒有詳細資料,但按照上級遊女最低檔收費是1分(約2.5萬日圓)來看,下級遊女應該更低。

新造是完成見習的禿成長到15歲之後的級別。15歲作為遊女出道的女孩叫做「留袖新造」,17歲出道叫做「振袖新造」。

振袖新造是花魁候補,其中有人將來有望晉升為上級遊女,所以雖然同為新造,品級卻要高一些。《吉原振袖新造之扮》中,描繪了她們的青澀模樣,與花魁相比,服裝和頭戴的簪笄都要更簡單些。


《吉原振袖新造之扮》/《守貞漫稿》國立國會圖書館

妓樓1層有「張見世」(恩客評選遊女的櫥窗),新造就坐在張見世的格子欄後面等待恩客翻牌。吉原的主要街道「仲之町」一眼望去,一排全是張見世。


用格子將道路隔開的張見世裡的遊女們。轉載自《吉原十二時》關西大學電子檔案


「見返柳」和大門,進門後是主路仲之町,路兩邊都是張見世。見返柳據說是因男人們在吉原尋歡完後,會在此依依不捨地回望而得名 / 《東都新吉原一覽》東京都立中央圖書館特別文庫室

恩客在張見世挑選遊女後,就會被接引到2樓。這叫「登樓」。


描繪了妓樓2層紙醉金迷的《吉原游郭娼家之圖》(國立國會圖書館藏)

2樓烏泱泱擠滿了遊女、恩客和仲居等。一般來說,先得跟遊女對飲一番,但也有跳過酒宴直奔「床入」的客人。這種客人據說被稱為「床急客」。花魁在青樓最裡面單獨有自己的房間,所以這裡描繪的是新造和禿,房間應該是共用的「廻部屋」。

不知守貞在吉原是如何尋歡作樂的。雖然只是推測,但或許前往江戶單身赴任的他也有相熟的遊女。守貞描繪遊女的畫裡充滿了熱情,讓人感受到他對遊女們的喜愛。

標題圖片:《今世官許遊女 褻之扮》(《守貞漫稿》。)「官許」是幕府官方許可的意思。「褻之扮」不是外出時的裝扮,而是在室內居家時的裝扮

小林明 [作者簡介]

1964年出生於東京都。曾任Swing Journal社、KK Bestsellers等出版社編輯,2011年起自立門戶。現為編輯工作室「Diranadachi」的法人代表,負責旅行歷史相關雜誌和書冊的編輯,也撰寫文章。主要負責的刊物有廣濟堂Best Mook系列(廣濟堂出版)、Sarai Mook《Sarai的江戶》(小學館)、《歷史人》(KK Bestsellers)、《歷史道》(朝日新聞出版)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