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疑慮 中國互聯網企業連遭打擊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7月5日發布公告,宣布將對"運滿滿""貨車幫""BOSS直聘"實施網絡安全審查,期間這三個平台停止新用戶注冊。

就在三天前的7月2日,被廣泛使用的"滴滴出行"也同樣遭到了網絡安全審查,並且在稍後遭到了下架處理。

這也是去年6月中國《網絡安全審查辦法》生效以來,中國網信辦首次公開實施的安全審查。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平台所屬的企業,都在最近一個月內剛剛在美國證券市場掛牌上市。

目前,遭到網絡安全審查的企業都表示將積極配合,並確保數據安全。

"滴滴"是一款在中國市場頗受歡迎的打車軟件,能夠根據大數據精確匹配消費者與計程車司機的需求;滿幫集團運營的"運滿滿""貨車幫"則被認為是貨運領域的"滴滴",同樣通過大數據分析來精確匹配貨主與卡車司機的需求。"Boss直聘"則主要面向中小企業提供招聘服務。

去美國上市?嚴加監管!

互聯網平台在運用大數據技術為用戶提供便利的同時,其數據安全問題也引發了公眾乃至政府部門的擔憂。中國官媒《環球時報》在7月4日的一篇社論中指出,滴滴出行"嚴重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這很讓人擔心。"滴滴出行似乎已經有能力對一個人的行為習慣進行大數據分析,這對個人來說當然構成了潛在信息風險。"該文隨後還將事件上升到了國家安全層面,稱"互聯網巨頭往往在本行業走在了前頭,國家不能夠任由它們成為收集使用個人信息的規則制定者,標准一定要掌握在國家手中,從而確保那些巨頭在收集個人信息方面是克制的,遵循最小化原則。決不能讓任何一家互聯網巨頭成為比國家掌握還詳細的中國人個人信息的超級數據庫,更不能給它們對那些數據的隨意使用權。""尤其是像滴滴出行這樣的公司,它在美國上市,其排第一第二的股東都是外國公司,國家對它的信息安全監管更需要是嚴格的,這既是維護個人信息安全,也是維護國家安全。"

中國信息安全研究院副院長左曉棟則對中國媒體《財新》表示,"網絡安全審查制度是為維護國家網絡安全而設立的一項重要制度,其主要作用是'威懾',因而並不會隨便啟動、時常啟動,接受網絡安全審查,意味著企業的產品或服務可能有不安全的隱患。"

德國外交關系委員會(DGAP)亞洲項目的中國問題學者狄雨霏(Didi Kirsten Tatlow)對德國之聲表示,中國當局在看待經濟問題時,也會透過國家安全的視角。她說:“近期中共當局在連續阻止上市(螞蟻金服)或是在上市後進行破壞性干預(滴滴、滿幫),很可能與北京想從安全層面掌控科技界、從而打造所謂的數據主權之動機有關。畢竟這些科技企業都搜集且使用數據,這是一個超級敏感的議題。”

大數據可窺探中國政府運作規律

路透社則注意到,"滴滴"早在2015年就曾和中國官媒新華社合作,發表過一篇"大數據揭秘:高溫天部委加班大比拼"的調查文章,運用大數據分析而窺探出中國各國家部委的行為舉動。那篇調查文章注意到2015年夏天國土資源部、公安部加班"較狠"。路透社指出,這正好和當時國土資源部第三批巡視工作啟動、"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案"等熱點事件相吻合。鋒銳案被視為是中國政府大規模打壓維權律師群體的"709事件"的標志之一。路透社點評說,"試想如果六年前的大數據匯總都能大致勾勒出國家部委的工作,那麼眼下中國高度重視國家總體安全,大數據的運用與分析就顯得更為重要,而如何監管獲取數據的平台以及數據如何運用無疑已上升到國家安全的戰略高度。"

不久前,牛津大學中國中心的學者馬格努斯(George Magnus)在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就指出,中國當局近期對包括阿裡巴巴、滴滴在內的科技企業進行打壓,其目的之一就是釋放出一個信號:"在什麼事情能被允許的問題上,黨和政府才擁有真正的發言權。"

中國民營經濟研究會副會長管清友則在社交媒體上撰文稱,"特別是境外上市的平台型公司,建議以後平台型經濟公司境外上市,都必須進行信息安全審查。信息安全,涉及國家安全。證監會和國家網信辦要聯動起來。"

不過,"滴滴"近期已經多次回應稱,中國的用戶數據絕對不會因公司在美國上市就洩露到美國。"和眾多在海外上市的中國企業一樣,滴滴國內用戶的數據都存放在中國國內服務器,絕無可能把數據交給美國。"

中國問題學者狄雨霏則提醒外國投資者留心入股中國企業時的政治風險,因為中共當局現在開始非常關注自己的數據利益。"國家為了控制數據,總是會做它認為需要做的事。中國不是一個自由市場經濟,所以風險是由買方承擔的。"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