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慰話沒有用 張小燕心疼楊惠姍

江珮瑜、林淑娟、尤嬿妮、吳維書/台北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張毅和楊惠姍的好感情。(本報資料照片)
張毅和楊惠姍的好感情。(本報資料照片)

金馬導演、琉璃工房創辦人張毅病逝,導演李行與張毅情如家人,雖有心理準備,但心情仍相當難過。他與琉璃工房工作室通電話轉達致意,表示過幾天家屬安頓好後,將前往慰問。綜藝教母張小燕被問到如何安慰楊惠姍?悲痛地表示:「所有安慰的話都沒有用!那種痛……只有親身經歷才知……有多痛!」

作家小野感慨張毅離世,他說,當時2人在中央電影公司(簡稱中影)密切合作,「張毅是我們同時代的文藝青年,最開始對他的印象是知道他在唸世新時就辦《影響雜誌》評十大爛片,對電影很有理想,算是當年的憤青,罵到中影差點告他,結果被我們找來中影,為當時電影開創不一樣的路。」

小野透露,張毅在電影《竹劍少年》提拔國際攝影大師、現任台北電影節主席李屏賓,李當時擔任助理攝影,但張毅不顧上層反對,堅持要給他掌鏡。

至於拍《我這樣過了一生》,小野說,張毅當時舉例《老莫的第二個春天》故事傳統卻大賣,證明把故事講好、說清楚就能吸引票房。後來該片票房3、4000萬,現在應是3億以上,帶給公司很大收益!

《我這樣過了一生》男主角李立群也說,張毅是天秤座,工作時待人很隨和,其實對工作細節要求非常嚴格,已到過嚴程度,「倒也不是吹毛求疵,而是覺得所有要求都盡量做到,堅守每一個小細節。」

金曲歌王陶喆的父親陶大偉在世時,與張毅、楊惠姍是深交好友,陶大偉2012年過世時,火化後的骨灰罐就是張毅送給陶喆的。陶喆哀慟表示:「謝謝您帶給我們的創作,為世界留下了不同樣貌的美,也感謝您與惠姍阿姨,對我們的照顧與疼愛。」

楊麗菁16歲在張毅執導的《我的愛》超齡演出27歲第三者舞蹈老師,她感謝張毅當年的大膽任用,哽咽地說:「希望張導在天上可以做天使。」

李興文出道的第一部電影《我兒漢生》就是張毅執導,他難過表示,張毅除了是他的啟蒙導演,自己一直敬他如父,數十年來一直都保持聯絡,也常去探望,「還有很多事要跟他請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