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置機構嚴重不足! 失家兒何去何從?

台北市 / 林彥汝 李鴻杰 戴榮賢 報導

台灣每年平均有3600多名兒少進入安置機構,而且他們住到15歲就得離院,小小年紀就必須工作維生。為了幫助他們,有NGO組織推動「自立宿舍」,成為他們短暫的避風港,不過床位不多,只有6%的失家兒,有機會住進宿舍,聚焦真相繼續帶您關心失家兒,一起拉他們一把!

中華育幼機構兒童關懷協會秘書長洪錦芳:「教育體系撐不住了,叫社福體系,整個社政的經費這麼少,政府這些年,虧欠這些孩子有多深。」,社工李傳恩:「心中會有一個感嘆,就是說,我社工就是這麼的有限,然後我就是需要,同時處理這麼多孩子的狀況,那如果我可以有更多時間陪伴,或許真的有機會,可以不一樣。」

自立宿舍組長張意藍:「歡迎你們。」隱身在舊公寓內,這裡是自立宿舍,專門收容15歲以上,失家兒的中途之家,自立宿舍組長張意藍VS.魚乾(化名):「聽說最近交男朋友對不對,對啊,對啊我忘記跟你們講,真的啊。」她,是魚乾,就讀大三,在社工眼中乖巧可愛,很難想像她從小活在家暴的恐懼當中。

自立少女魚乾(化名):「他們(父母)只有支付我的學費,然後給我一個很像牢,監牢的地方,然後就只是進去,然後被反鎖而已,頂多被放出房間,就是打掃,然後被挨打。」魚乾13歲就得自立更生,靠幫同學做事,換得一頓飯,歷經轉介安置的波折,15歲後來到自立宿舍。

自立少女魚乾(化名):「我覺得沒有機構,或是自立宿舍的話,我應該是可能在,可能在路邊流浪,不然就是我可能就會,因為我有認識一些就是在酒店的,或者是吸毒的,對我可能會跟他就是,現在跟他們應該會非常要好吧,因為我看他們賺錢速度很快。」

在無家可歸的岔路上,自立宿舍給了魚乾家的溫暖,但全台有多少人像她一樣幸運,記者林彥汝:「台灣只有6%的失家兒能夠住到自立宿舍,不過全國只有101個床位,這也意味著還有很多的孩子,她是流離失所,無處可去,暴露在社會的風險當中。」

全台每年平均有1萬多戶脆弱家庭,每年有上千人進入後追輔導個案,近10年來,10個縣市的自立宿舍,才101個床位,床位不足資源匱乏,主因當然是經費,中華育幼機構兒童關懷協會秘書長洪錦芳:「1年15萬耶,我說我們這麼民間自己承擔的,我們1個月大概就要15萬,1個宿舍喔,我們1年1個宿舍,至少200萬在營運,而且我一直,我對署長說對副署長,對所有的這些跟立委跟監委,我承認什麼的我都去請求,來看中這一塊,獲得的回應是什麼,這樣的孩子很少,他不是很少,他是因為,除非你非常乖巧,要不然不敢讓你住進來。」

社家署副署長張美美:「確實我覺得,因為民間也會需要一些,政府的支持跟募款,那有一部分,我們也希望地方政府,能夠再多一點預算能夠支持,在地方裡面的這些團體,在做這些協助。」從安置機構離開,流落在外的失家兒,小小年紀,面臨低學歷低薪低技術力的困境,找工作容易被剝削,極可能在落入貧困,受虐的輪迴。

自立少女魚乾(化名):「小時後1年級2年級的時候,(老師)他們知道這些事情,然後有把我叫過去問話,後來可是後來就是,他們好像也不知道怎麼辦,對因為家長是說,我家的家務事你不要管,下次看到我的時候,就是眼不見為淨那一種。」

中華育幼機構兒童關懷協會秘書長洪錦芳:「住進我們自立宿舍的孩子,什麼樣的都有,小街友啊常常自傷的孩子,甚且有一些亂倫的孩子,各式各樣的孩子都有,可是你知道,這個住進我們宿舍以後,因為我們這麼多個阿姨,我們是幫她們作很多的訓練,我們的孩子出去,有6成是很穩定的,正向的自立發展。」

香港外展社工:「首先一定要請學校社工繼續尋找,一定要找到Happy仔的媽媽,德莉你去找Zoey,記住要保持聯絡。」相較於台灣,香港則是有上百名外展社工,24小時在街頭,主動尋找需要協助的少年,像是影帝黃秋生,也曾走在荊棘的路上。影帝黃秋生:「家裡很窮,然後一直在寄託學校,從小就不喜歡上學。」

黃秋生是單親家庭,備受霸凌窮苦的生活,讓他青少年時期很痛苦。影帝黃秋生:「有一些原因是自己,沒有辦法去改變的,可是唯一可以改變的是你自己,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就自己都放棄的話,那基本上是你自己放棄了你自己。」

黃秋生為自己的人生,走出不一樣的路,而台灣有多少孩子,能跟他一樣,懷抱希望,中華育幼機構兒童關懷協會秘書長洪錦芳:「國家怎麼不要,投注人力經費對的政策,來保抱他們來懷搋他們來培植他們,這些孩子是可能的,我們這些孩子,刺青的在念研究所,出很多狀況的,現在在念社工系,那個就是有誰作他的重要他人,有誰作他的意義他人。」他們是社安網的漏網之魚,在迷途中,不僅需要你我伸出援手,更要政府積極規劃介入,他們也能成長翻轉人生,成為社會上,一股強大的力量。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