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都拉斯大選反對黨獲勝 新政府短期內應不會與我「斷交」

·8 分鐘 (閱讀時間)

本文作者:楊建平 (宏都拉斯國防大學榮譽教授、國安局退役少將)

曾被影射貶稱為「香蕉共和國」(Banana Republic)的宏都拉斯,近期新聞頻登台灣媒體版面。反對黨總統候選人秀馬拉在競選期間最引起我國注意的「政見」是她當選後將與中國建交;即將卸任的葉南德茲總統於11月12日抵台訪問;美國國務院西半球事務局助卿尼可拉斯(Brian Nichols)在大選投票前一周於11月21日訪問宏都拉斯,期間除表達希望宏都拉斯於11月28日「和平、透明地舉行自由及公正的選舉」,並曾向兩位主要總統候選人明確表示,美國希望宏都拉斯與台灣維持雙方的長期外交關係。

(圖片/翻攝網路)
(圖片/翻攝網路)

我中美洲邦交國宏都拉斯於11月28日舉行總統、128席國會議員、20席中美洲議會議員及298位地方首長選舉。雖然計票尚未結束,由於反對黨左派「自由與重建黨」(Partido Libertad y Refundación)推出的總統候選人秀瑪菈‧卡斯特羅(Xiomara Castro),得票率與主要對手差距達20%,篤定當選宏都拉斯首位女總統,美國駐宏都拉斯大使已公開對秀瑪菈祝賀。宏都拉斯國民黨(Partido Nacional de Hondura, PNH)長達12年執政確定結束。

宏都拉斯由「自由黨」及「國民黨」兩大政黨輪流執政

宏都拉斯於20世紀冷戰期間發生多次軍事政變(1956、1963、1972及 1978),自 1980 年代恢復憲政以來,主要由自由派的自由黨(Partido Liberal de Honduras, PLH)及保守派的國民黨(PNH)兩大黨輪流執政。2015年宏都拉斯修改自1982年起禁止總統連任的憲法條文,使時任總統的葉南德茲(Juan Orlando Hernández Alvarado)得以參選連任,並於爭議極大的2017年大選中獲勝,成為宏都拉斯唯一連續兩個任期的總統。(參見附表1宏都拉斯歷任總統及執政黨一覽表)

資料來源:作者綜整
資料來源:作者綜整

秀瑪菈夫婿賽拉亞在總統任內曾遭「政變」下台

秀瑪菈夫婿賽拉亞(José Manuel Zelaya)為2009年遭軍方押解出境的前左派總統賽拉亞(José Manuel Zelaya Rosales, 2006.01-2009.06),賽拉亞於2006年出任宏都拉斯總統,與拉丁美洲「反美」旗手委內瑞拉查維茲(Hugo Rafael Chávez)總統過從甚密。宏都拉斯於2008年6月加入委內瑞拉與古巴主導的「玻利瓦美洲替代方案」(ALBA),當時宏都拉斯被認為將繼2007年6月中國與哥斯大黎加建立中美洲的外交「灘頭堡」後,成為中美洲第二個與中國建交國家。

賽拉亞總統執意於2009年6月28 日舉行建議總統可連任的修憲公投,在最高法院宣判公投違憲後,賽拉亞總統於 6 月 24 日免除參謀總長巴拉斯克斯(Romeo Vásquez Velásquez)將軍職務,此舉導致國防部長和三軍軍種總司令集體辭職;次日最高法院宣佈該免職案違憲,必須恢復參謀總長職務,但賽拉亞未理會,終至宏都拉斯發生21世紀以來中美洲的首次「政變」。賽拉亞總統於 6 月 28 日清晨公投開始前數小時,在睡夢中遭軍方押解登機遣送至鄰國哥斯大黎加,賽拉亞總統職位隨後遭最高法院罷免,總統一職由國會議長代理至 2010 年 1 月 賽拉亞任期屆滿為止。

宏都拉斯雖因「政變」受到美洲開發銀行、歐盟、世界銀行等暫停對宏都拉斯的援助,美洲國家組織停止宏都拉斯會員資格,國際與拉丁美洲國家紛紛譴責及實施外交制裁;但當時美國及我國係少數未召回大使的國家。宏都拉斯的一場「政變」,亦化解了我國當時的外交危機。

宏都拉斯歷任總統曾數度欲與中國發展關係

宏都拉斯羅博(Porfirio Lobo Sosa, 2010-2014)總統任內,總統府網站曾在2012年12月發佈以「羅博總統確認開展與中國外交關係意圖」為題之新聞稿,文中羅博總統特別提及,北京已對宏國水力發電案進行投資,並可擴展至其他計畫。美聯社並以「宏都拉斯尋求與中國建立關係」為題予以報導,指出宏都拉斯總統羅博確認將在中國開設商務辦事處,作為兩國建立全面外交關係的一步。羅博總統並與我國維持極為疏離的關係,2013至2014年間宏都拉斯駐台大使曾懸缺達一年半之久。

2018年8月薩爾瓦多與中國建交後,宏都拉斯與台灣的邦交可能生變的傳聞再次傳出,宏都拉斯總統葉南德茲曾在路透社專訪中,對北京在拉丁美洲擴大外交存在表示歡迎,認為這為該地區帶來機會。曾是宏國會議員的葉南德茲總統胞弟東尼(Tony Hernández),2018年在美國被控2004至2016年走私古柯鹼到美國而被捕,於今(2021)年3月被紐約聯邦法庭判處無期徒刑,葉南德茲總統亦被控涉案,2022年1月總統卸職後可能遭受刑事調查。

今(2021)年9月聯合國大會總辯論期間,宏都拉斯葉南德茲總統在發言中再次未提及台灣;但對與美國有關政策可不敢輕忽,在10月21日針對美國等於聯合國所提「新彊人權議題」投票中,宏都拉斯為43支持票中唯一的拉丁美洲國家。

美國援贈近400萬劑新冠疫苗 緩解宏都拉斯疫苗需求

宏都拉斯目前新冠肺炎確診數37萬7,888例,死亡1萬403人 (2021.1128),基本上,疫情發展沒有特別嚴重。在COVAX首批4萬8千劑AZ疫苗於3月13日運交宏都拉斯前,宏都拉斯已於3月4日透過尼加拉瓜向俄羅斯訂購420萬劑「衛星V 」(Sputnik V)疫苗(另瓜地馬拉向俄羅斯訂購1,600萬劑),但因為產能關係,俄羅斯僅分別於5月與8月運交4萬劑及2萬劑疫苗予宏都拉斯。

受到來自中國及俄羅斯疫苗競爭壓力,在美國疫情較為緩和後,拜登總統於5月17日宣布,6月底前美國將向其他受新冠疫情影響國家釋出至少2,000萬劑美國疫苗及6,000萬劑AstraZeneca(AZ)疫苗;美國捐贈的第一批疫苗中,1,400萬劑分配拉丁美洲,第二批疫苗拉丁美洲獲分配600萬劑。

美國援贈中南美洲的新冠疫苗中,中美洲「北三角」(Northern Triangle)國家(瓜地馬拉、宏都拉斯及薩爾瓦多) 獲特別關注。150萬劑莫德納疫苗於6月27日運抵宏都拉斯,迄10月28日止,美國已援贈宏都拉斯約390萬劑疫苗;瓜地馬拉及薩爾瓦多分別獲贈650萬及300萬劑莫德納疫苗。(詳見附表2 )

資料來源:“COVID-19 Vaccine Donations”, U.S. Department of State,https://www.state.gov/covid-19-recovery/vaccine-deliveries/#wha,作者綜整。
資料來源:“COVID-19 Vaccine Donations”, U.S. Department of State,https://www.state.gov/covid-19-recovery/vaccine-deliveries/#wha,作者綜整。

美國對其「後院」拉丁美洲之新冠疫苗援助,雖然在時程上落後中國,但是美國掌控的疫苗數量龐大,將不需要的大量疫苗釋出,對拉丁美洲國家有很大的幫助,可使中國「疫苗外交」的影響力不再繼續擴大。

宏都拉斯對外關係無法排除「美國因素」制約

中美洲地區距離美國本土較近,區域內國家哥斯大黎加、巴拿馬及薩爾瓦多相繼與中國大陸建交,俄羅斯勢力亦已進入尼加拉瓜,對美國地緣政治利益產生負面影響。美國在宏都拉斯設有空軍基地及派駐約500名戰鬥部隊的「特遣隊」,在1999年12月底巴拿馬運河區移交巴拿馬政府後,「南方司令部」(SOUTHCOM)撤回美國本土邁阿密,境外的宏都拉斯空軍基地戰略重要性大幅提升。

除了宏都拉斯高度依賴美國援助、美國為宏都拉斯主要出口市場,以及眾多旅居宏都拉斯僑民的僑匯外,美國與宏都拉斯雙邊關係之關鍵因素為軍事合作。美國國家安全利益高於ㄧ切,因而宏都拉斯對外關係無法排除「美國因素」的制約。此由2009年6月賽拉亞總統遭「政變」事件可得到印證;因為當時若無美國支持或默許,宏軍方斷然不會採取該行動。總統當選人秀拉瑪對其夫當年的遭遇當然非常了解。

在中、美強權競爭的大局下,位於美國「後院」前方的宏都拉斯與我國維持外交關係,將可阻止中國在中美洲地區影響力的擴張,此符合美國國家安全利益。亦因此美國國務院西半球事務局助卿尼可拉斯在日前訪問宏都拉斯期間,曾向兩位主要總統候選人明確表達美國希望宏都拉斯與台灣維持雙方的長期外交關係之立場。

總統當選人秀瑪拉於明(2022)年1月就職後,面對新冠疫情、治安敗壞、經濟發展停滯等問題,對外政策不是當務之急。而秀瑪拉夫婿賽拉亞當年在拉丁美洲主要支持國家委內瑞拉,近年來自身政經問題嚴重,已無查維斯時代對地區的影響力。判我政府與宏都拉斯新政府雙邊合作方面將會投注更大資源,短期內應不會發生外界揣測的「斷交」情事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