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員逼死我爸2/被徵收168個足球場換日月潭發電廠 他家卻無處可落腳

·3 分鐘 (閱讀時間)
日月潭發電廠在台灣經濟擁有重要地位,是促使我國進入工業社會的關鍵,背後卻藏有南投黃家人的斑斑血淚。(圖/報系資料照)
日月潭發電廠在台灣經濟擁有重要地位,是促使我國進入工業社會的關鍵,背後卻藏有南投黃家人的斑斑血淚。(圖/報系資料照)

日月潭發電廠在台灣經濟擁有重要地位,是促使我國進入工業社會的關鍵,其背後卻藏有南投黃家人的斑斑血淚,據悉,黃家在日治時期犧牲約168個足球場的土地,換來日月潭發電廠近百年來的榮景,如今黃家人卻被趕到無處可落腳,黃家後代黃文基更因林務局不斷逼迫而在日前輕生,讓黃家人難以接受。

本刊調查,黃家先祖黃漢在清朝乾隆時期就來台開墾,被任命為化藩六社通事,主管如今的埔里、國姓和魚池三城鎮,也就是如今通稱的水沙連地區,主要負責農業和與原住民溝通事務,相當於4分之1的南投土地都在黃漢的管轄範圍內。

黃家先祖黃漢在清朝時擔任化藩六社通事,主管如今的埔里、國姓和魚池三城鎮,相當於四分之一的南投土地都在黃漢的管轄範圍內。(圖/張文玠攝)
黃家先祖黃漢在清朝時擔任化藩六社通事,主管如今的埔里、國姓和魚池三城鎮,相當於四分之一的南投土地都在黃漢的管轄範圍內。(圖/張文玠攝)

「我的祖先那時候是住在潭底,有戲院有書院非常熱鬧。」黃文基次女黃齡鋒提到,當時水沙連一代在黃漢的管理下可說井井有條,當地居民墾出良田無數之外,各種文教藝術活動也欣欣向榮,而日月潭在今年3月碰上難得乾旱,潭底遺蹟在被淹沒200年後終於重見天日。

南投縣日月潭無償徵用民地轉型正義學會會長黃進昇表示,日治時期時,日本人為興建電廠而以「寄附、贈與」為名強行徵收黃家土地,當年日月潭面積僅5.75平方公里,如今全潭是8.27平方公里,也就是有120萬平方公尺土地沉在潭底,相當於168個足球場大小。

南投縣日月潭無償徵用民地轉型正義學會會長黃進昇統計,日月潭底共有120萬平方公尺土地是黃家的,相當於168個足球場大小。(圖/張文玠攝)
南投縣日月潭無償徵用民地轉型正義學會會長黃進昇統計,日月潭底共有120萬平方公尺土地是黃家的,相當於168個足球場大小。(圖/張文玠攝)

黃家人的犧牲換來了台灣經濟的繁盛,日月潭發電廠是當時亞洲最大、世界第八的發電工程,全盛時期曾提供全台灣3分之2的電力,是台灣光復後進入工業化社會的關鍵,台大教授林鐘雄就曾盛讚「如果沒有日月潭水力發電,臺灣就沒有現在」。

日月潭發電廠風光無限,黃家人卻被迫遷徙到如今的水社梅荷園附近,國民政府來台後,曾開放1個月時間讓全台人民去登記土地,但當時正值228動亂時代,且埔里位處偏鄉,各項資訊皆不發達,消息傳回來時早已過了期限,黃家只好向林務局簽訂長年租約,只求能有個地方能安身立命。

日月潭底在清朝年前曾居住約200戶人家,他們因日本人要興建發電廠而被迫遷徙,3月大旱露出的遺跡讓那段歷史重見天日。(圖/讀者提供)
日月潭底在清朝年前曾居住約200戶人家,他們因日本人要興建發電廠而被迫遷徙,3月大旱露出的遺跡讓那段歷史重見天日。(圖/讀者提供)

林務局卻在2006年時將黃家人的居住地劃為國有地,並要求黃家拆屋還地,黃家在一審判決中敗訴,黃文基也因此身心俱疲,於上月25日輕生抗議,黃家人如今只盼政府能「高抬貴手」,別讓父親走後仍死不瞑目。

林務局表示,對黃老先生的離開甚表遺憾,但根據黃家提供的證據,他們在清朝和日治時期只有土地的耕種權而非「所有權」,而黃家早年的確曾與林務局有過租約,但符合《國有林地墾地補辦清理作業要點》規定的部分不在此次拆屋還地範圍內,林務局是因黃家人後來又再擴建才要求他們拆屋,法院一審已判決要還地,預計9月二審開庭,林務局將會尊重法院判決結果。

原始連結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官員逼死我爸3/缺錢就來找麻煩 原墾農女兒控:把我們當肥羊宰
失聯3年詭爭產2/老父曾中風命危 找不到女兒只有女婿代傳話
女神戀諧星2/舞台劇搭起橋樑 阿喜終結無尊孤單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