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評論:不溯既往或是北京有意網開一面

鄧聿文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中文網)港版國安法在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錄得全票通過並已於七月一日在香港生效。從該法對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活動及勾結外國四種罪行的條文內容看,北京的立法宗旨是要從重從嚴從狠從寬(泛)處罰四類犯罪行為,杜絕香港成為西方對華發動"顏色革命",反中亂港的前線和基地。

更多閱讀:國安法正式在港實行 專家:情況比預想還差

雖然港版國安法的實施不會對多數港民的生活造成太大影響,然而無疑表明從七一起香港"一國兩制"走入歷史。因為對"一國兩制"而言,最重要的標志就是人們可以在香港從事批評和反對政府的的活動而不擔心人身受限甚至被監禁。自由民主不會從天上掉下來,要追求自由民主就必須組織相應政治活動,就必須對現行的制度和政府進行批評乃至反對,而如果政府將批評和反對它的言行統以"危害和顛覆政權"禁止,那麼從這個意義上說,"一國兩制"即使還徒有形式,也喪失了其作為護欄的意義,不能保護港人免受政治恐懼。

盡管北京的目的要從重從嚴從狠從寬懲處在它看來反中亂港的行為,但在刊行的法律中,之前被傳出的該法不會溯及既往以"清算"反對派也算是得到證實,港版國安法第三十九條規定,本法施行以後的行為,適用本法定罪處刑,這表明它不具追溯力,此乃該法唯一能讓人們稍稍寬慰之處。對於法律是否應有追溯期,香港和內地,法律專家和民間之間,爭議較大,多數香港人,包括親北京的建制派,以及法律專家,主張法不溯及既往,這也是國際上此類法律的通行做法,但在中國民間以及香港少數政界人物,則強烈要求港版國安法具備追溯力,因為正如他們中的某些人所言,過去一年有很多涉及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者,他們引發了"激進暴力恐怖活動"以及"公開請求外國對國家和香港進行制裁",嚴重危害國家主權,港版國安法要起到應有的威懾效果,就必須設立追溯期。

對此北京的考量如何?

從北京的立法初衷看,去年的反修例運動特別是期間出現的暴力行為和港獨訴求,無疑是促使北京快速出台此法的最重要因素,加上內地民意支持,北京原本或許也打算設立追溯期,以懲戒其眼中的泛暴派、港獨人士以及長期在香港鼓吹民主的泛民大佬。此前,香港坊間傳出國安法要捕獲的54名撲克牌名單,他們基本囊括了北京痛恨的目標。但北京還是讓港版國安法不具追溯力,應該不是出自其"善意",有意放這些人一馬,也不是要遵循此類法律的一般規定,而是不想在這個特定時期,制造一種讓全港恐懼的氣氛,進一步生亂,為國際社會特別是西方更深介入香港事務提供借口。

反對派去年發起的反修例抗爭及其"攬炒"策略嚴重打擊和撼動了香港的經濟和社會秩序。北京雖然不喜歡香港成為反華基地,但亦不希望這個曾經的明珠從此暗淡下去,為日後的治理埋下無窮無盡的麻煩。所以港版國安法打出的旗號是要恢復香港的經濟社會秩序,這也迎合香港目前大多數市民的想法。雖然反修例抗爭導致的後果北京不願看到,可在"生米已經煮成熟飯"的情況下,監禁再多的人也不可能使損失失而復得。鑑於許多港人參與了去年的抗爭,有些人很可能符合港版國安法的"犯罪"要件,他們對此產生恐懼很自然,國安法實施後,因為擔憂既往的行為被清算而在全港彌漫一種對法律的恐懼情緒,這顯然不是北京願意看到的,而且這種恐中情緒也易於被上面提到的撲克牌中的人物所利用,若法律溯及既往追捕他們,導致他們來個魚死網破,鋌而走險,在香港再次發動大規模抗爭乃至由此出現流血事件,很可能會惹毛全體港人,屆時香港被徹底癱瘓,北京動用軍隊收拾危局,這將得不償失。

更多閱讀:72歲黎智英接受法新社采訪:我不怕坐牢

北京的首要目標是恢復香港的經濟社會秩序,不讓香港在法律頒布後再牽扯中央過多的精力,懲處香港反對派不是重點,換言之,北京需要的是,同樣的行為在法律實施後不再發生,若再發生,從重從嚴處理。對已經發生的觸犯國安法的行為則交由香港的刑事法律定罪量刑處理。

另一方面,在港版國安法全票通過前夕,美國參議院通過了香港自治法,對有關中港兩地的官員實行簽證限制,美國商務部也取消了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並禁止軍民兩用產品出口香港。盡管這些措施對香港產生的實際後果有待進一步評估,但美歐還將視北京的下一步行動保留對京港兩地的制裁手段。北京為了政權安全當然不會理會美歐的制裁,但這並不是說,在可能的範圍內,它不會想盡量避免和美歐的對抗,因為這種對抗對它完全沒有好處。在主要目的已經達到的情況下,假如因追溯力的問題而導致形勢復雜化讓美歐"不得不"出台更嚴厲的制裁措施,這於北京是沒必要的。

同時外界看到,港版國安法實施前夕,泛民大佬和港獨代表人物如陳方安生、李柱明和黃之鋒等紛紛宣布退出政壇、宣布割席或者退出和解散組織,對他們本人和北京來說,這種處理方式都好。北京借此可宣稱港版國安法提前達到了威懾作用,而這些頭面人物也避免了自己成為首個被國安法拿來祭旗的人物,保存了"民主抗爭"的革命火種。

盡管港版國安法不設追溯期而避免出現該法一實施即大面積捕獲反對派的現象,但為使法律在反對派中產生寒蟬效應,北京大概率會在現在還沒有宣布"退席"的反對派的頭面人物中選擇一兩個開刀,這樣既縮小了打擊面,不會引起反對派的群情激憤,又讓他們看到和北京作對的"下場",以儆效尤。為此,北京很可能將他/她過往行為紀錄作為檢控上的參考及根據,影響是否加刑,北京這樣做是要警告反對派:我可以放你們一馬,但倘若"不識好歹",繼續和我對著干,你們的案底我都捏著,下回重判。

從目前反對派的骨牌反應看,香港的民主抗爭可能要進入一個較長的低潮期。

鄧聿文為政治評論員,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兼中國戰略分析雜志共同主編。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道,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作者: 鄧聿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