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五口將遣返?中山女高生寫信求徐國勇

·3 分鐘 (閱讀時間)

社會中心/翁語岑報導

大多人的印象中,高中生活相當忙碌,除了社團還有繁重的課業,但就讀中山女高一年級的小喬(化名)卻已無心顧及,因為她和2個妹妹被限期將在3月8日前離開台灣,印尼籍爸爸因觸犯銀行法,永久居留證遭撤銷,其中大的妹妹國中再100多天就要會考,讓她們相當心急,姊姊代表三姊妹寫信給內政部長徐國勇陳情「成全我們可以繼續留在台灣求學的心願!」。

「如果回去印尼的話,如同進入一個陌生國度,須要重新學習母語、重新適應環境,什麼都要從零開始,感覺瞬間生活從雲端跌入谷底,未來變得摸不著頭緒,因而內心非常徬徨恐懼...」,這是一位17歲高中女學生寫給部長徐國勇的陳情信。民視新聞網記者找到向部長陳情的小喬,電話那頭傳來擔心的聲音,害怕無法繼續留在台灣讀書,目前事情大人正正在處理中,如果有好消息一定會通知大家。而讓小喬這麼擔心害怕的原因是一家人將被「限期出境」離開台灣。

爸媽皆為印尼華僑,小喬從很小的時候就就來到台灣,因此早已認同自己就是台灣人「我已經有取得永久居留的資格,但因疫情無法及時回印尼申請出生證明!」,三姊妹都是在雅加達出生,印尼籍的爸媽先來台灣工作,小喬5歲時,她和兩個妹妹也一同被接來台灣一家得以團圓,因此小喬的印尼語早已經不太記得,只會聽、不會講,她常說自己是「在雅加達出生的台灣人」。

因為爸爸有永久居留證,母女也因此依親取得居留身分,不過爸爸現在因幫同鄉匯錢回印尼,觸犯銀行法遭判刑1年以上,永久居留證遭撤銷,上週收到移民署通知,除了爸爸須在2月9日前離台,小喬和兩個妹妹也必須在3月8日前離開台灣,護照已被蓋上「限期出境」的戳記。


小喬表示,印尼對他們來說完全陌生,除了印尼文需要從頭學習,一切都得重來,相當害怕因為文化隔閡而顯得格格不入的情況重演,就像小時候像剛到台灣時一樣「爸爸媽媽犯錯被判刑,我們在此向社會大眾衆誠摯道歉,也感謝法官給予他們緩刑3年的自新機會」,表示雖然爸爸觸犯台灣法律確實該受制裁,但她和妹妹早已像是台灣人,像台灣人一樣生活。

目前小喬的妹妹小光(化名)就讀國中3年級,再100多天即將迎來會考,寒假早已安排好滿滿的讀書計畫,目標是可以和姊姊一樣考進前3志願學校,不過現在卻因這突如其來的噩耗,讓姊妹不知如何是好,媽媽也因此非常自責。

想為台灣社會做出貢獻、取得台灣的身分,小喬目標是升上高二後讀好第三類組,目前成績也都維持在全班前3名「我早已規劃好,升上高二後選擇第三類組,希望進入醫學院學習,以後成為優秀的婦產科醫師,很多事情都已做好萬全準備。現在卻突然面臨限期出境的厄運,多年以來的努力,形同付之流水,追求的美夢也將變成泡影了 」,希望能透過尋求方法,讓她們姊妹繼續留在台灣完成學業,寫信向徐國勇陳情「成全我們可以繼續留在台灣求學的心願」。

更多民視新聞報導
張庭帶女兒「賣慘」求原諒?網白眼:鱷魚的眼淚
摸過上百頭獎主「黃金右手」親授買彩券1秘訣
賈永婕成為「AA高」戰士 打第3劑身體反應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