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政改革後禁止混浴?江戶錢湯閒談:《守貞漫稿》(10)

·8 分鐘 (閱讀時間)

關於江戶時代的錢湯(收費公共澡堂——譯注),《守貞漫稿》作者喜田川守貞曾寫道:「京阪稱之為風呂屋,江戶稱之為錢湯或湯屋。」京都、大阪、江戶,三地稱呼雖有不同,但均有錢湯。不過京阪地區大多家裡自備浴室,只有租房的住戶才會去光顧風呂屋。另一方面,江戶由於人口激增,加上住長屋的平民愛去泡澡,因此從天保嘉永年間(19世紀30年代到50年代中期——譯注)到幕末這段時間,錢湯多達600家。

開國給錢湯帶來的影響

根據《守貞漫稿》記載,江戶錢湯首次出現在文獻上是天正19年(1591年)。《Sozoro物語》裡有最早的記載:「卯年夏,有伊勢與一者,于錢瓶橋邊立一錢湯風呂。」

伊勢出身的商人與一在錢瓶橋(東京都千代田區大手町)開了江戶第一家錢湯。當今東京代表性的商務區過去居然曾有過錢湯。

只不過,「氣息不暢,不能言語,煙致目不能視」——熱得人呼吸困難,燒水的鍋釜煙太大,眼睛都睜不開,很是受罪。看來水溫是相當的高。後來,對水溫進行了適度調整後,才慢慢在平民中流行開去。

店前掛著「弓箭」圖樣的招牌也大獲好評。玩的是諧音梗,日語裡「張弓射箭(念作Yairu)」和「泡澡(念作Yuiru)」讀音相似。

不過這種搞怪招牌最終退出歷史舞臺,天保之後(1830年起)就固定為掛深藍色底子加「男女」「湯」字樣的布簾了。

最早湯錢(泡澡費)為大人10文左右,不過根據天保12年(1841年)天保府命(老中水野忠邦推行的天保改革)的規定,改為大人8文、小孩6文、幼兒4文(招牌和錢湯請參看標題圖片)。

此外,據守貞記載,文久2-3年(1862-1863年),由於柴火價格高企,費用漲價到了大人12文。

文久2年(1862年)受開國影響,一時物價上漲,還有櫻田門外之變、薩摩藩士斬殺英國人的生麥事件等血腥事件頻發。

不僅如此,慶應元年(1865年)漲到16文,翌年8月漲到24文,價格不斷攀升。

政局不安對錢湯的經營也產生了影響。《守貞漫稿》便記錄了這一時代的錢湯。

浴池與現代錢湯相比意趣大不相同

守貞描繪的江戶錢湯格局圖保留至今。


守貞描繪的江戶錢湯格局圖。(イ)土间(ロ)高坐(柜台) (ハ)脱衣所 (ニ)流板(洗浴场) (ホ)石榴口 (ヘ)浴槽(浴池) (图片:《守贞漫稿》国立国会图书馆藏)

入口處有土間(進門處的玄關部分,與地面等高,低於木地板架設起來的正屋部分,地板一般是三合土,故稱為「土間」——譯注)和高坐(又稱「番台」,是收款櫃檯——譯注),分左右兩邊,左為男浴室「男湯」,右為女浴室「女湯」。脫衣所、洗浴場、浴槽(浴池)的分佈與現代錢湯基本相同。

不同之處在於格局圖中浴池前面有個「石榴口」。翻開《廣辭苑》查「石榴口」,有這樣的解釋:「江戶時代錢湯浴池的入口。用木板將浴池入口上部擋住,要彎著腰進去。」換而言之,洗浴場與浴池之間並不是連成一片的寬敞空間,浴池是在一個單獨隔開的小房間裡。

為何稱為「石榴口」,守貞表示「謎也(不明其因)」。不過據說1615年發行的《骨董集》中有「無開關之門者,謂之石榴風呂」的記載。

守貞記錄了東西兩地石榴口設計的不同。左邊是大阪,右邊是江戶。


大阪(左)和江戶(右)石榴口設計的不同 (圖片:《守貞漫稿》國立國會圖書館藏)

「風呂屋」原本發祥于上方,後來傳到了江戶,因此石榴口最早是左邊那樣的。塗著朱漆的破風造型,飾有花卉雕刻,雍容華貴。與此相對,江戶則「似華表」。日語裡的「華表」本來念「Kahyou」(如此讀音時與中文「華表」同義——譯注),但有時也可念作「Torii」,這時便解作「鳥居」。確實看著也像鳥居。

石榴口的木板門上畫有繪畫。雖然具體內容不明,但似乎是風景畫和人物畫。說到「錢湯繪」,大家熟悉的都是富士山,但富士山其實是大正時代(1912年起)之後才開始流行的,因此一般認為江戶時代尚不存在富士山的壁畫。守貞也完全沒提及過富士山的畫。

比守貞早出生50年左右的山東京傳1802年寫的《賢愚湊錢湯新話》中也描繪了江戶錢湯的樣子。


山東京傳的《賢愚湊錢湯新話》(1802年)中的錢湯男湯(圖片:國立國會圖書館藏)

上圖從洗浴場的角度詳細描繪了石榴口的狀態。下圖則是俯視浴池的角度,還可以透過低矮的入口看到外面洗浴場的木桶的一角。

值得注意的地方是石榴口,還是上方風格的破風造型。換而言之,我們可以認為直到享和年間(1801-1803年),江戶還有破風造型的石榴口,但後來由於某種原因逐漸式微,50年後鳥居形狀的石榴口成為了主流。

總之,浴池天花板低,還又窄又黑。並不是現代這種光線可從窗外射入的寬敞明亮的錢湯。可即便如此,對平民而言,這裡依然是偷得浮生半日閑的好去處。

寬政改革禁止男女混浴

守貞是這樣記錄的:

「有書雲,江戶早年男女混浴,不別槽。松平越中守老職時有別槽之官命。如此寬政以來禁混浴。」

事實上,錢湯從江戶初期到中期為止一直都是混浴的。松平越中守(松平定信)就任老中後,堅決推行寬政改革(1787-1793年),頒佈了禁止混浴的「町觸」政令。

對標榜禁欲和禁娛的松平定信而言,混浴會擾亂風紀,不可坐視不管。

松平定信政治鬥爭失利,被趕下了老中的位置,之後似乎也有錢湯想自主恢復混浴,但等待他們的是水野忠邦天保改革的再次取締,男湯和女湯就此完全分開。這就樣,雖然最初是混浴,但隨著時代的變遷,最終變成了男女分浴並固定了下來。


《肌競花的勝婦湯》1868年,豐原國周繪(圖片:國立國會圖書館藏):描繪了江戶末期錢湯的女湯錦繪。此時混浴已廢。右上的男性為三助(給加了搓澡錢的客人搓背的搓澡工)

也有些錢湯因為店面狹窄,不能分隔浴池,「偶有僅女湯無男湯者」,就是說出現了女性專用錢湯。這就不能欣賞到女性裸體了,江戶的男人們似乎很是憤慨。

古典落語《湯屋番》中有一個場面,講的是一個商人家的紈絝子弟去錢湯打工,然後開始做白日夢,幻想等店打烊後悄悄改成女湯專用,然後自己坐上了櫃檯的寶座。雖然是個搞笑故事,但也不得不說反映了當時的男性心理。

只不過,這個混浴禁止令在有些地方就變了味。

靜岡縣下田了仙寺收藏的畫裡,就有幕府末期下田的混浴風呂場面。描繪了上方破風造型的浴池和男女在同一個洗浴場的場景。了仙寺是幕府決定開國,簽訂《日美和親條約》的地點,據說因為這個淵源,外國人留下了這幅下田風俗圖。

別管江戶男人的憤怒,一些地方依然保留著混浴的傳統,直至現在。

標題圖片:《守貞漫稿》國立國會圖書館藏

小林明 [作者簡介]

1964年出生於東京都。曾任Swing Journal社、KK Bestsellers等出版社編輯,2011年起自立門戶。現為編輯工作室「Diranadachi」的法人代表,負責旅行歷史相關雜誌和書冊的編輯,也撰寫文章。主要負責的刊物有廣濟堂Best Mook系列(廣濟堂出版)、Sarai Mook《Sarai的江戶》(小學館)、《歷史人》(KK Bestsellers)、《歷史道》(朝日新聞出版)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