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鎖新冠熱點?德國薩克森州政府舉步維艱

Sabine Kinkartz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來在薩克森州的消息令人不安。該州每10萬人中平均7天就有400人染疫,其中3個地區更超過600。而全德國的平均值目前是179例。

該州先與其它各州兩天進入"停擺"。學校、幼兒園、商店關門,所有人盡可能呆在家裡。然而,很多人不這麼做。該州的人員流動性是全國最高的。因此,州政府考慮采取更嚴厲措施,顯然也考慮封鎖染疫人數特別高的地區。

停擺措施會有效嗎?

這一消息引發強烈不安。州長克雷齊默爾(Michael Kretschmer)試圖穩定民心,明確表示,尚未作出相關決定,並告誡大家不要恐慌。他通報說,一個危機小組研究了染疫數字最高地區的情況,目前正對之作出評估,此外,還應等待已經實施的停擺措施的效用,而這將在10至14天後才能知道。他強調,在此之前,不會實施進一步限制。

眼下,德國幾乎所有疫情高發地區都位於薩克森州境內。受到影響的尤其是該州東南端,德、捷、波三國接壤地區。那裡,每天都有數萬人跨境進出鄰國工作。包岑(Bautzen)市長阿倫斯(Alexander Ahrens)告知,進出邊境者數量眾多,僅包岑日均流動人數就近2萬,"對一個居民4萬的城市來說,這可是一個龐大的數字。"

病毒並不止步於邊境線

人口1000萬的捷克屬於歐洲遭Covid-19新冠大流行瘟疫打擊最重的國家。迄今,該國已有近萬人死於新冠,而鑑於染疫人數過高,就在聖誕節即將到來之際,新冠緊急狀態將再度延長。

在三國交界區德國一家醫院工作的一名主任大夫透露,他所在的醫院資源嚴重不足,已不得不采用"分診"(Triage)。這一概念源自法語,可譯為"選擇"。在目前情況下,它意味著,醫生得拿出意見,哪個新冠患者可用上數量有限的呼吸機,哪個不能,而它有可能決定當事人的生死。

薩克森的貝加莫

因為床位缺乏、醫護人員數量不足,薩克森州的很多醫院已不堪重負。本月初,聯邦議院該州議員萬德維茨(Markus Wanderwitz)即已警告過會出現這一情況,他指出,薩克森州有可能成為第二個貝加莫。今年春季,意大利貝加莫地區成為該國乃至歐洲新冠疫情最嚴重地區。目前,由於自己染疫或處於隔離狀態,在薩克森東部的埃爾茨e山區,醫護人員缺勤率達60%。包岑市長也報告說,該市醫院已經飽和,他看到了不斷增加的染疫數字。

阿倫斯市長指出,還在10月初,當捷克國內新冠感染和死亡人數大量增加時,市政府即有過討論,他在討論時強調,不應關閉與捷克的邊界,必須找到別的手段和途徑,遏止大流行瘟疫。

拒絕戴口罩者和新冠否認者

然而,這位市長指出,薩克森東南部的居民們不樂意受人指揮,對先前的限制措施他們已經有受人擺布的感覺,面對更嚴格限制措施,這一感覺便更強烈了。他所說的情況,人們在包岑隨處可見:依然有很多人毫不理會戴口罩規定,仍不遮蓋口、鼻,或者,滿不在乎地把口罩掛在鼻子底下。

若想跟他們攀談一下,大多數人都會擺擺手,很快離開。願交談的人則毫不掩蓋自己的看法,對這麼高的感染數字表示懷疑,對媒體當然就更談不上信賴了。玩具店"木蠹"特意寫明歡迎不戴口罩的顧客,店主屬於那些公開呼籲抵制防疫限制措施的群體。議員萬德維茨本月初在一次議會發言時指出,要是在自己家鄉戴口罩,眾目睽睽之下,他會有一種被視為外星人的感覺。

只有事實管用

只有那些自己染疫,或家人、友人中發生感染病例的人們才願意承認有疫情。在包岑步行區,一對從新冠中康復的夫婦表示,"沒人願意得這種病"。另一位上了年紀的男子承認,起初,他不願相信新冠病毒有這麼危險,只是在他女兒跟他據實講述了其所在醫院的情況後,他才改變了看法。

市長阿倫斯表示,他新近在臉書上傳了一段攝自格爾利茨(Görlitz)一家醫院的2分鐘無評論視頻,介紹了那裡的真實情況。他指出,薩克森人僥幸度過了第一波疫情,因此,很多人不願意相信目前發生的事情。他說,"春季時,我們這裡幾乎沒有染疫病例,大多數人甚至不知道有何人知道某人傳上了病毒。"

東德專制殘余影響

阿倫斯指出,加上夏季病例數量始終穩定處於低位,秋季的情況著實讓一些人吃了一驚,無法理解,怎麼也會在這裡出現這一問題。正是這一問題可能導致在未來數星期出現最嚴重情況,屆時,警察將封鎖薩克森州境內各熱點的公路,阻止任何人進出。

阿倫斯擔心,實行更為嚴格的出行限制措施可能不會那麼容易被民眾接受。他說,"在中國,那種措施能實施;這裡,沒有人會執行。"他指出,"原因在於來自東德的經驗,在當年的那個社會主義國家,對什麼是許可的,什麼是不允許的,政府都作了最細致的規定。人們比30年前要自主得多了,他們要求有更多的話語權。我們必須拿出更能讓人信服的方案。"

不過,阿倫斯市長明白,再好的方案也會有不起作用的一天。他無可奈何地表示:"為不使數字繼續急劇上升,我們已處在必須動用最後手段的境地了。"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Sabine Kinkar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