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水雷高效低價 台海作戰真正不對稱戰力

·2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央社記者游凱翔台北14日電)海軍新式布雷艇今天成軍,專家及海軍人士指出,水雷是低價、高效能的拒止武器,對台海作戰來說,更能打亂敵人作戰節奏、迫使敵方船團改變航道,並與反艦飛彈形成防禦網,成為真正不對稱戰力。

海軍自民國106年至110年共編列新台幣9億1777萬元、籌建4艘快速布雷艇,目的在於強化水面快速布雷能力,提高對敵方航渡的威脅能力。

繼第1、第2艇交艇後,第3艇及第4艇(舷號FMLB-3、FMLB-5)也在去年12月17日交艇,由於包括作戰測評等作業均達到成軍標準,上午在左營軍港舉行成軍儀式,總統蔡英文親自視導。

海軍投放水雷任務過去長期由合字號登陸艇執行,4艘新型快速布雷艇成軍後,將成為海軍布雷主力,儎台具備簡易通訊、航儀設備及國家中山科學研究院研製的自動化布雷系統,可於戰時在關鍵航道、水域投放水雷,藉此拒止敵軍船舶航渡台海、接近台灣關鍵水域,新型快速布雷艇也配置反水面艦的作戰武器裝備,及具備導航及定位能力,以符合布雷作業定位要求。

新型快速布雷艇由台灣龍德造船廠製造,長41公尺、寬8.8公尺,吃水1.607公尺,滿載排水量347噸,動力系統為柴油主機,船速14節,續航力大於1200海里,艦首搭配T-75 20mm機砲,兩側各裝1具T-74 7.62mm排用機槍及3條自動布雷軌。

國防部智庫、國防安全研究院學者蘇紫雲告訴中央社記者,布雷在戰爭時期對於反制敵人登陸或封鎖具有很大價值,例如1915年3月的達達尼爾海戰,當時英國、法國動用62艘船艦準備登陸土耳其,弱勢的土耳其海軍僅來得及施放26枚水雷,結果擊沉4艘主力艦,後續搭配岸砲成功阻止英軍主力登陸部隊。

另外,美國在二戰時執行東京灣任務,也是利用水雷封鎖日本海上生命線。

「水雷是低價、高效能的拒止武器」,蘇紫雲提到,只要在水雷上設計具有自毀能力就沒有違反國際法的問題;對台海防衛來說,更可打亂敵人作戰節奏、迫使敵方登陸船團改變航道,更能與反艦飛彈形成主動、被動混合的防禦,形成真正的不對稱作戰的戰力。

一名海軍人士接受中央社訪問時表示,布雷的作用在於遲滯敵軍的行動,並阻止其兩棲登陸部隊進犯;而現在的水雷也愈來愈聰明,過去都是壓力感測,現在則是壓力、音響等複合式水雷。(編輯:郭無患)111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