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聯盟黨告別默克爾的對華政策

·3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德國執政的聯盟黨在其競選綱領中制定對華政策非同尋常。在以往的類似文件中,例如2017年的該黨競選綱領裡,沒有這項內容,中國幾乎沒有出現在70多頁的文獻中。

但本次的競選綱領以論述國際關系開篇,中國即佔據了顯著地位。文件稱,世界正在經歷一個“全球性的時代更替”,“亞洲的經濟動力和中國的崛起正在改變國際力量格局”。

聯盟黨認為,在德國的對外關系方面, “最大的外交和安全政策挑戰如今來自中國。中國是競爭者、合作伙伴,但也是制度性對手” 。

文件指出:“中國有按照自己的設想影響並改變國際秩序的意願,也逐漸有這樣的權力訴求,而且已在通過所有手段來這樣作。中國通過在科技和基礎設施方面的投資對其它國家施加影響,使其在地緣政治上產生依賴性。”

《國際政治》雜志主編比亞雷吉(Martin Bialecki )對德國之聲表示,今年的這個變化首先可以解讀為,德國聯盟黨正在告別多年來默克爾奉行的對華政策。“聯盟黨開啟了另一個主調,同默克爾相比少了些許平衡,在默克爾總理的言論和政策中,德國經濟對中國的依賴佔有特別的比重,而在國際社會,默克爾則越發地顯得孤立。”

他在郵件裡寫道,很長一段時間以來,聯盟黨內積累的對中國的批評越來越多。批評者希望能夠直白地表明立場,“在他們看來,北京更多是對手,而不是伙伴。他們公開說,中國是專制國家,有一個威權政府,西方正處在兩種制度的重要決鬥中。”

比亞雷吉總結認為,這些批評聲音現在反映在這份競選綱領中。而他個人歡迎這一開放式變化。

如果競選綱領變成外交政策

當然,即便是執政黨的競選綱領也不會1對1等同於新政府的外交政策。不過,聯盟黨競選綱領出現的變化發出的信號是,聯盟黨以此向美國新政府靠攏。“對拜登而言,同中國的角力是定義他所有其它政策的框架內容。”雖然美國方面也知道競選綱領並不是外交政策,但“聯盟黨的態度上的這一變化受到伙伴國家的密切關注,並得到許多支持。”

比亞雷吉承認,對華政策的轉折並不是180度的變化。他認為,今年秋季上任的新政府仍無法擺脫目前的兩難境地。“德國的處境,德國經濟對出口的極度依賴,都無法讓它脫離中國,對它說再見。人們會看到這裡有很強的政策延續性。”

他希望,德國新一屆政府能夠旗幟鮮明並以批評的姿態表明立場。“德國有資本這麼做,因為依賴是相互的。”

他認為,德國無法擺脫地緣政治和地緣經濟的影響。他說,德國未來的對華政策不會繼續放縱中國利用經濟實力和金錢挖歐洲的牆角。

回到這份聯盟黨的競選綱領上,比亞雷吉表示,如果這份文件轉變成外交政策,那麼,“同中國打交道的西方將是一個更具批判性、更為團結的陣營,至少,在該領域會有一點改善。”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