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四月一日愚人節的慎思明辨

民報新聞
·13 分鐘 (閱讀時間)

引言

「社會離真理越遠,越會出現怨恨說真話的人。」

“The further a society drifts from the truth,

the more it will hate those that speak it.”

— 喬治歐威爾 George Orwell(1903 - 1950,英國作家、新聞記者,《動物莊園》和《一九八四》為其傳世政治小說。

隨俗言謊,法院吿人,遷怒貳過,責無旁貸。筆者素來憎惡虛表,嫉謊如仇。在此 2020 年 3 月武漢肺炎冠狀病毒 Coronavirus 全球猖獗,社區停業,平安自我居家隔離多時,在電視上目睹人類病亡統計數字與日遽增,有感而發,完成這篇思辨「論文門」情理的文章,紓解了心靈兩樣憂悶徬徨 . . . .。

筆者年逾八十,一生中,台灣社會一直瀰漫著「有耳無嘴 u hiN bo chhui」的抑制悲情。八十年前段是被「二二八」威逼封嘴,後段是被「論文門」迷惑封嘴。 目前台灣民主,有名無實,因為人民還不了解,自由的法律保障(liberty)是人人生來平等,「有耳有嘴」是天賦人權;就是,人人都可自由對當道忠言,不管如何逆耳。筆者有此親身體會,言為心聲,這樣想,有嘴就必得這樣講。

去年 9 月 23 日,總統府「0923 新聞說明會1500」,特地為「蔡英文論文門」辯白「有論文」。主持官員黃重諺和張惇涵辯白說盡。他們的言詞表情,效果令人瞩目,與隔年 2020 初 1 月 11 日蔡總統 817 萬高票當選連任,有密切的關係。這次大選,投票率高達 75%,是新紀錄。和韓國瑜、宋楚瑜三腳拄競選,蔡總統得票率壓倒性(landslide)超過 57%。勝選連帶的效果是,使「論文門」的英粉們高興到不行,旋即認為,若要追查「論文門」,啟動時間應該是四年後,等蔡總統第二任圓滿卸任後才開始。

我的思辨

「論文門」醜聞,有質疑便有辯白;質疑與辯白的時間,和民進黨執政的時間沒有關係。特別是,根據總統本人超乎尋常,令人驚訝、迷惑,刻意自保的言行,質疑她的「博士論文」無中生有,攸關誠信、公平、公義、法治等之普世價值。人們對此質疑,不應置身度外。只要本著公正,盡心竭力,任何質疑的時間都是適當的時間。

一般不願質疑的人,他們大選前的顧慮是,若使韓國瑜選上總統,「『國』會亡(『芒果乾,亡國感』)」。蔡英文高票當選連任後,他們的藉口變成,若使蔡英文治國不專心,「『國』會不安定」。

民主時代,總統是公僕。封建時代,人民錯認總統等同國王,自己理應相忍為國。違背者往往被視同賣國奸賊。難怪質疑蔡英文總統「論文門」的人,常會被隨意指責為紅色集團的賣國叛徒。

說來詭譎,台灣本為「宣揚建國」之地。過去選舉期間,由「黨外」挑戰國民黨,不曾因顧慮「亡國」而退卻。黨外人士曾經渡過威權難關一甲子,勇敢反制國民黨黨禁,完成創建反對黨(民進黨)與之抗衡的歷史使命。今有民進黨執政,國民黨下位「在野黨」,民進黨居然反而需先以「會亡國」的悲情口號,爭取連任選票,後以「國會不安定」的口號,安撫民心。近年民進黨只為鞏固領導中心,棄人類行為準則、品格教育、職業道德、誠信正義等普世價值於不顧,理國自主信心如此耗盡,情何以堪!

海內海外「論文門」的英粉們,明明和普羅大眾一樣,認定「論文門」有案待查,卻託辭無數。要者有二:

其一,他們異口同聲,以訛傳訛,無形的(intangible)辯白是,「倫敦大學政經學院(LSE)是『看門人 Goalkeeper』;LSE 既然說過蔡英文是博士,就無可置疑」。其實,此「看門人 LSE」未曾證明過蔡英文有她自稱於 1984 年 3 月14 日通過的「博士口試通過後的訂正博士論文真本」(以下簡稱「蔡 LSE 1984 論文」)。也正是因為至今沒有這本「蔡 LSE 1984 論文」佐證,所謂 LSE 宣稱蔡英文是 LSE 博士之說,猶如《道德經》言「迎之不見其首,隨之不見其後」「繩繩兮不可名,復歸於無物」。再說,直到最近 3 月 16 日《政經關不了》自視頻,還根據長時調查結果,重複報導四年前 (2016 年 1 月 16 日)「唯一來自校方賀電 」寫的只是「『畢業校友』蔡英文 . . . 」,未曾有過「博士」字樣。上個禮拜,鍥而不捨調查「論文門」的美國《理查森報告 Richardson Reports》也報導,LSE 不授學位,學位由 University of London (UL)授與 。(《政經關不了》(3/24 - 25 已有報導))。可見,LSE)不是「看門人 Goalkeeper」。LSE 的報導該是道旁消息。

其二,他們以假亂真,有形(tangible) 的辯白是,蔡英文自己人出示過的三張不同日期、不同簽名、不同樣式的博士學位證書影本(如下圖一)

三張不同年代的博士學位證書影本。圖一/擷自林環牆(Hwan Lin)臉書

問題是,LSE 依規定,只會給申請人頒發一份補發證書(“Only one replacement certificate will ever be issued to an applicant”),而倫敦大學證書產製室主任 T.B. 女士於 2019 年 6 月 12 日寫給林環牆教授的「公務函」中,特別指出,頒發的補發證書,文字與簽名等,當然還須與原證書完全相同(“Replacement certificates will of course still be identical to the original document — same wording, same signatures, etc.”) 參考林環牆教授〈獨立調查報告:蔡英文博士論文與證書的真偽〉。

總之,既然真本只存於「海市蜃樓」之天,用「國王的新衣」複製出來的三件不同日期、不同簽名、不同樣式的影印本 ,自然就可視為三次偽造文書。這個道理不難明白。

論文初稿是「一頁一頁」?或是「一本一本」?

現代科技,視頻影音紀錄片,明明在目,聰聰在耳。總統府「0923 新聞說明會1500」 現況語音錄影,真的假不了:官人拿出示眾的,有目共睹有耳同聞,千真萬確是裝在紙盒裏泛黃的「一頁一頁」初稿(圖二 a),絕對不是「一本一本」的「蔡 LSE 1984 論文」真本。

隔天(9 月 24 日)蔡總統競選活動,在左營廟宇參拜,被記者堵麥問及,她當面回答說:「沒有什麼一頁一頁的問題,都是一本一本的啦!這個我們都解釋過了。老實講啦,我為了找這一本論文,也翻箱倒櫃,我把家裡的倉庫都找到,還找了半天才找到。」

此「一頁一頁,一本一本」的問題,同日《聯合報》也有報導,題為:〈蔡英文博士論文一頁一頁? 總統府:不啻為扭曲而扭曲〉。

之前一天,主持總統府〈新聞說明會〉的官員張惇涵表示:「昨日記者會就已經清楚說明,當場展示的蔡總統當年博士論文原稿,當年是由打字機一頁一頁繕打、一頁一頁印出,...... 」他還調侃讀者說「試問哪一本書籍,不是一頁一頁完成的,這是簡單常識,提出這樣質疑者,不啻是為扭曲而扭曲。」他又諄諄告誡附帶強調「36 年後發現論文紙本遺失,責任不在學生。 」

圖二:總統府展示一頁一頁論文初稿。圖/擷自三立新聞台網路影片

我的思辨

是誰像張惇涵説的,缺乏「簡單常識」?是誰在「不啻是為扭曲而扭曲」?這一則短短的《聯合報》報導,還揭露了其他半打「不問則已,越問越令人氣絕」的問題:

一、「923〈新聞說明會〉中,總統府官員在電視機前展現一頁一頁的論文初稿散張。隔天蔡總統本人卻茫然不知,當眾自以為是,回答記者說:「沒有什麼一頁一頁的問題,都是一本一本的啦!」總統在整個總統府舉辦的〈新聞說明會〉前後二天的過程中,和官員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互相居然會脫鉤到如此不可思議?

二、總統說,她翻箱倒櫃,才找到一盒 「有目共睹的散頁」 打字初稿。而在三十六年漫長的時間內,她卻找不到她自己應該保存的整本「蔡 LSE 1984 論文」。有誰會相信她曾經有過這本「蔡 LSE 1984 論文」?若真有,她現在要保密,出何居心?

三、總統府官員吩咐女助手戴上白色手套,小心翼翼把散張紙稿拿上拿下,所為何事?那真是在玩弄宮庭「珍藏寶物」的崇高尊貴形象啊!可是 923〈新聞說明會〉,從(圖二)可看到,助理小姐有戴手套,但主持人之一的張惇涵先生,未戴手套就拿起一張張的初稿,顯露出了白手套是只為玩弄「珍藏寶物」形象的假戲假做,看門道的觀眾,難道不覺得滑稽可笑?

四、主持 923〈新聞說明會〉的官員張惇涵在報上辯稱「試問哪一本書籍,不是一頁一頁完成的,這是簡單常識,提出這樣質疑者,不啻是為扭曲而扭曲。」好躊躇滿志,高傲自大的口氣!「論文門」質疑的是,蔡英文有沒有「蔡 LSE 1984 論文」真本?不是質疑她有沒有寫過「論說文」的初稿。據此,我們應該反問張惇涵「你拿出來的若是『蔡 LSE 1984 論文』真本,你為什麼要先把它拆成『一頁一頁』後,才來讓觀眾翻閱?」

再說,在重要的 2020 總統電視政見發表會上 ,宋楚瑜穿博士服,出示博士論文真本,語重心長的告訴國人「我們所有的鄉親都很清楚,學一樣學科,你基本上是了解做學問的道理。就是必須要有證據來證明所有的事情。. . . 」蔡英文回應說「我們證明學位的方法,或許有不一樣,可是學位都是真的。我的論文,在全世界的、主要的圖書館裡面,英國的法律論文的索引裡面,都有提到 . . . 」有人確實在日本東京大學找到這樣的索引目錄,但是全世界的圖書館卻都沒有任何館藏的「蔡 LSE 1984 論文」真本 。最匪夷所思的是,她自己為何拿不出來?

在 2020 總統電視政見發表會上 ,宋楚瑜穿博士服,出示自己的博士論文真本。圖/擷自2019總統候選人第三場電視政見發表會影片

五、至於張惇涵說「36 年後發現論文紙本遺失,責任不在學生」,振振有詞,更是蠻橫無理!這讓我想起有「論文門」英粉,開口閉口就說「質疑蔡英文論文的人,為什麼自己不負起責任,直接去向倫敦大學政經學院 LSE 問個一清二楚?」這些人和張惇涵是一丘之貉,同樣人云亦云,毫無反思能力。

「蔡 LSE 1984 論文」真本在「倫敦大學 LSE 存放博士論文的主要三個圖書館 Senate House Library(法學總圖書館)、IALS(進階法律學圖書館)和 LSE Main Library(LSE 本科生研究生圖書館)」,全都找不到 ,而且台灣政治大學、東吳大學提供蔡英文教職、升等資料中,也沒人親眼目睹。追問究竟為何遺失,下一步,責任當然全在蔡英文本人。應該問的問題是,她本人至今為何允許自己漠不關心?而實情是,她用總統特權,先把不是國家機密的有關「任教期間升等論文及相關應備文件」密封至 2049 年,然後再去法院控告賀德芬、林環牆、彭文正三教授破壞她的名譽 。法理何在?

六、問對的問題,才能找出對的答案。張惇涵必定知道,蔡英文本人理應私藏的一本「蔡 LSE 1984 論文」真本,她自己說也早就不見了。若張惇涵認為這個私藏本遺失,也不是「學生」蔡英文本人的責任,那麼我們也要問,要負「遺失」責任的,若不該是擁有者蔡英文,該是蔡英文府上的清掃工人嗎?不會是吧!

以上六問,提醒英粉們:「作偽,心勞日拙」— 就是,「一個人一心做詐偽的事情,即使是費盡心機,也無所遮掩,處境會越來越艱難。」「論文門」總統府官員,為當道權貴傳聲護短,淪落到如上前言不搭後語,無法自圓其說的地步。可見,致使蔡英文聲名狼藉的,除了她本人以外,還有她自己雇用的總統府某些對事情一知半解,只會奉迎行騙的官員。

結語

上月 2 月 25 日《民報》登有一篇十一人(包括筆者)〈連署聲明:公開勸諫「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領導人士〉。聲明中有二位連署人寫出重點,可引用來做此文的結語:

之一,「我們唾棄一切蔡英文個人為學位、證件真偽,企圖操縱台灣人民認知空間的玩世行為。」

文前提及,「論文門」醜聞,有質疑便容有辯白。可是時常見到的現象,並不如此「民主、文明」。我無意把蔡英文說成一個說謊者,若不是她自己先自動無數次說謊造假,玩世打臉自己。

之二,一般「領導者濫用職權,並執意從事欺騙行為,誤導年輕學子行為準則,敗壞社會價值,最是令人憂心。」

由公民、會員投票選出來當政的人,他們的大小職權都來自選民,責任自然為選民謀福利。選民不否認他們行公職,還可謀自身利益,但是絕不能利用選民所付託的職權,黨同伐異,假公濟私。

民主台灣的知識份子,會那麼難理解公私分明的程序正義嗎?

(完稿於美國武漢肺炎病毒 Coronavirus 猖獗時, 2020 年 3 月)

作者為台大化學學士,美國萊斯(Rice)大學化學博士,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永久會員、美國木雕協會會員。現職:University of Cincinnati OLLI 松年學院〈台灣歷史〉主持人。著有《母語踏腳行 — Taiwanese Language: An Acoustical Journey》(前衛 2004);譯作《恫嚇下的民主進展》(同翻譯者: 張喜久,前衛 2007;原著Taiwan: The Threatened Democracy,作者 Bruce Herschensohn,World Ahead,2006)。退休閒餘專事寫作、雕塑。座右銘:人事紛爭難解,全錯在忽略起始簡易頭一步。決不公器私用,決不違背程序正義。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