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拜登掌權,害美國損世界

文/曹長青
·7 分鐘 (閱讀時間)

這場美國大選如果最後是左派民主黨拜登偷竊成功而掌權,不僅重創美國,也因美國是自由世界旗手而嚴重損害西方戰略。這從拜登揚言要改變的四個重大外交政策可看出:

拜登已發話,他進入白宮第一天就要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議》。此協議是由認同全球氣候過暖的國家組成。川普執政後所以退出,因該協議毫無約束力,對違約國家既不定期檢查,更無違規懲罰,就是個裝模作樣的牌坊協議。但美國加入後卻要每年給聯合國氣候組織10億美元,讓那些官僚們像世衛組織幹事長譚德塞們般揮霍。川普是商人出身,不當這個冤大頭,節省美國納稅人的錢。

氣候過暖是藉口 實質是反資本主義

每年10億美元對美國經濟體來說像一個銅板沒什麼,但美國如支持這種氣候協議,等於支持全球左派遏阻資本主義。因所謂氣候過暖是假議題,它沒有獲得科學界定論。而且過去100年全球平均氣溫才增加1度,左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的是以環保為由阻止資本主義,推行他們的意識形態——社會主義!

對此看得透徹的前捷克總理、共產時代的反共異議人士克勞斯(Vaclav Klaus)說,這種左派環保者的意識形態,實質是以保護環境之名,抵制市場經濟,反對人類的自由發展,要像共產主義「計劃經濟」那樣來「計劃環境」,最後「計劃個人的生活」,帶有明顯的集權企圖。它如得逞,「將會使我們倒退到中央集權和限制自由的時代。」

川普執政後,退出了巴黎氣候協議,並廢除左派以環保為由限制經濟發展的種種陳規陋習。解禁了沿海石油開發,支持頁岩開採等,從而使美國一躍超過沙烏地阿拉伯成為全球第一大石油生產國,不僅不再依賴中東石油,並促全球油價下降,有利世界經濟。而拜登們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議,會以環保為由再禁沿海石油和頁岩開採等。這對美國經濟一定造成重大傷害。所以拜登被稱為「敗家子」。

恢復伊朗核協議是「放虎歸山」

拜登的更進一步敗家是,他說入白宮就恢復伊朗核協議。這個協議在歐巴馬時代使伊朗獲得被美國凍結的一千多億美元,德黑蘭用此款武裝恐怖組織。伊朗承諾僅發展民用核子,絕非軍用,完全是欺騙。民用軍用像手心手背,馬上可翻轉。如伊朗擁有核武,對中東和平構成巨大威脅。過去4年,在川普總統斡旋下,以色列已經和阿聯酋、巴林、蘇丹、摩洛哥、科索伏等5個阿拉伯和穆斯林國家關係正常化,中東大國沙烏地阿拉伯也同意以色列飛機通過其領空,這都是川普總統的重大政績,因此他被多國議員和學者推薦獲諾貝爾和平獎。

但左派拜登們恢復伊朗核協議,等於把這一切付诸东流。德黑蘭有了核子武器,以色列可能被迫轟炸摧毀,中東穩定局面將被打破;目前川普政府在後面力挺,前台的埃及、沙烏地阿拉伯等反伊朗戰略聯盟局面就可能被破壞。中東局面可能倒退到歐巴馬向邪惡妥協綏靖的時代,或者更糟。

與俄國為敵是放過真正敵人

拜登上台還會改變目前美國對中、俄兩國的不同態度。川普總統執政後就想緩和美俄關係,甚至希望美俄聯手共同對付真正的威脅——伊斯蘭主義和中共集團。伊斯蘭國(ISSI)被剷除後,中共成為全球主要威脅。川普的聯俄抗共大戰略是對的,俄國普寧雖有威權傾向,但畢竟俄國有了選舉和相當的新聞言論自由,而這都是專制中國完全沒有的。俄國的教育投資已超過軍費開支,目前看不到俄國有侵占整個歐洲並全球擴張的野心和能力。

雖然有過克里米亞事件,但那是特殊的,因58%以上的克里米亞居民是俄國人,他們嚮往俄國。如果由聯合國舉辦公投,結果也會是多數願意回歸俄國。當年俄共領袖赫魯雪夫把克里米亞送給烏克蘭,就如同毛澤東要把海南島送給廣東一樣,是把上衣兜里的銅板放到褲兜。另外更由於克里米亞事件时美國是極端無能的民主黨歐巴馬掌權,他對外只知道妥協鞠躬,給克里姆林宮開了綠燈,俄軍才敢進入克里米亞。而整個歐洲也是一片軟骨頭,德國總理梅克爾還暗中與普京合作,以獲俄國天然氣等。

歐巴馬拜登的中國政策是「養虎為患」

拜登與俄國為敵的直接結果,就是降低了對全球真正敵人中共的重視,更給北京擴張機會。這將是對川普的全球戰略、也是對美國國家利益的重創。川普執政後,越來越清晰認知到,用一帶一路全球擴張、竊取美國經濟科技情報、全面滲透的中共政權才是美國、也是西方世界的最凶險敵人!所以川普政府從經濟、軍事、政治、文化、外交等多領域反制北京。前所未有地與中國打了貿易戰(之前美國歷屆總統都沒這種勇氣),給中國產品增稅,扭轉貿易不平衡;更在軍事上與印度日本組成《印太戰略同盟》遏阻紅色中國;政治上則聯合包括非洲美洲等國家制約北京;外交上更關閉了中共在休斯頓使館,逮捕中共線民,全面遏阻中共在美勢力。川普政府認知到,過去柯林頓、布希父子、歐巴馬等前後28年實行的幫助中國經濟壯大的政策是養虎為患,必須停止。

如果拜登掌權,這個遏制中共的川普大戰略肯定被改變,且不說拜登列出的內閣名單基本都是過去民主黨政府的舊官僚,定會倒退到歐巴馬的綏靖時代,更可怕的是,因拜登已患老年癡呆症,且病情明顯在迅速惡化,他很可能越來越少出來講話,更別說實際執政;其副手哈里斯將會真正掌權。這就實現了歐巴馬的政治設計:據說是他強烈要求啟用哈里斯做拜登副手的,這樣他就可以垂簾聽政,他和哈里斯,兩個黑人一前一後(台)操縱美國政治。

哈里斯是美國國會最左的參議員之一,還有靠和權勢男人睡覺進入政界一路高升的風塵歷史。這樣一個毫無道德底線的狂熱社會主義分子,與實質上是信奉伊斯蘭主義的歐巴馬聯手,不僅對外政策將大倒退,而且將把美國帶入深淵。這是一個極為可怕的政治前景。所以很多有識之士都清楚認知並大聲疾呼,這場大選是上帝和魔鬼之間的戰爭!

當然,美國是一個特殊的國家(American Exceptionalism),有獨特的歷史和文化,被先賢們視為「山巔之城」,要成為人類的樣板。美國人民,尤其是支持川普總統的7500萬選民,能吞下拜登們偷竊選舉、繼而敗壞他們摯愛的美國這顆惡果嗎?美國民間蘊藏著巨大的堅守傳統美國的韌性、捍衛偉大美國的勇氣和決心。這股力量將會以怎樣的形式爆發出來?這場正邪大戰的結局如何?還需拭目以待。(2020年12月20日於美國)


歐巴馬(左),拜登(右)。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本文轉載自台灣《看》雜誌2021年 1月號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