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總召與助理們

·9 分鐘 (閱讀時間)

立法院是國家的立法機關,三讀通過的法案,經總統公佈後施行,就是國家的法律。通過之前,稱為法案。法案之所以能三讀通過,必須是參與的大家,坐下來協商,取得共識,此即「政黨協商」的意涵。

委員+助理群+協商室,就是最基本的場景。

建銘從第二屆開始進入立法院,迄今近30年。位於「青島東路3號」的國會辦公室,每間協商室內,書與花的擺置,散發著静穆禪風的氛圍。尤其,多年來的人進人出,喬來喬去的揚、抑、挫、頓,所積累的萃聚人文,默然雍容的氤氲,有孚儼然……。(儼然:入門不敢講肖話之意。)

野薑花,濃郁的香氣漫迷於協商斗室的書櫃間,散發著「書與香」。渲染著建銘與助理群們,面對法案協商過程中,可能的變數及因應,在此演練,反覆推敲熬夜的經常……。

蔣念祖,是助理群之一,為法案室主任,23年來,任何法案協商的議決,均可窺見其正義感與政治敏感度修辭的隱約。

2015年,她彙整了社會期待久久的7個立法成功的故事,寫了一本書,書名為《立法其實很專業》,娓娓數說著立法過程,鮮為人知的另面。

助理肯寫書、敢出書,當然是與老闆及同事間,整體團隊運作契合之相濡以沫……。

「書」,是專業與周延的工具。
「香」,是協商圓滿的共識。

朝野協商其難度之是否能克服的竅門,是團隊默契運作的極至。之有時是總召的機鋒任運,有時是與助理群們,臨場適時機變默合的眼神…。

易經第13卦〈同人〉卦,談的是認同。為了要在各黨派各有立場之間,找到共識,是以必須「朝野協商」。

〈同人〉卦卦辭:「同人于野,亨,利涉大川,利君子貞。」
同人,是主動詞;野,是地廣人稀的地方,意即伸出友誼之手,五湖四海皆兄弟,「與人同者,物必歸焉」。

協商過程中,主事者是九五爻,九五是君位,也就是黨團總召。
九五爻爻辭曰:「同人,先號咷而後笑,大師克相遇。」

「先號咷」,是指協商過程中跌宕的爭議與堅持。
「後笑」,是指協商之後,不滿意但可接受的法案。

「大師」,即是師出有名。法案版本的意旨,合乎社會需求的公義性。

「相遇」,是偶遇,是不期而遇。法案協商之是否順利?有時是取決於社會突發事件的偶然,有時是同時如廁,久站尿不出時的貼心互語。其稍縱即逝的機會,即是念袓所寫的「彈性談判策略」是也。

孔子〈繫辭傳〉對〈同人〉卦九五爻還做了特別發揮,子曰:
「君子之道,或出或處,或默或語,二人同心,其利斷金,同心之言,其臭如蘭。」

「出」,是抛議題,扛責任。
「處」,是守住原則,細節可以變動的讓步。

協商過程中,之有時保持沉默,運用大環境氛圍的共識妥協;之有時耳邊互吐幾句貼心語…...等,均須團隊們心同契合的力量,才能斬斷所有的阻礙,衍生出折衷共識的法案。
團隊的契合無間,就如同王者之香蘭花一樣,品味高潔,芳香共享(臭=嗅,味道的意思)。

相逢自是有緣 真誠才會永遠

建銘對助理如待家人,他說:「相逢自是有緣,真誠才會永遠!」,助理群們之先來後到,其歷練也有15~20年以上,是以柯辦被外界號稱為「百年專業團隊」,也是立法院學歷最高的國會辦公室。

建銘對助理們的要求及期許,更見他的溫馨……。

2008年第7屆立法院,民進黨只拿27席,身為總召的建銘,自願到最泠門的「司法及法制委員會」。被派去旁聽的蔣念祖,在第一次旁聽完委員會開會之後,回來跟建銘吐悶:

「老闆,我都聽不懂耶!」
「不懂?那妳就去進修吧!」

就這樣,東海大學政治系畢業的她,只好報考輔仁大學學士後法律系,一路進修拿到政大法律學博士學位。

【「凡事要先講求專業,再談立法策略。」
「每一個法案的發言或決定,都代表著民進黨的立場。」
「嚴格要求自己嫻熟相關法案的內容。」】念袓書上如是寫著她的老闆。

緊接著:
【「每每看似『老神在在』指揮若定地縱橫在法案審議或朝野協商現場,與行政部門或在野陣營對桌廝殺,其自信並非來自於他執政黨黨鞭權力,而是他向來秉持專業問政的精神,嚴格要求自己嫻熟相關法案的内容。」
「一次討論會不够,再開幾次都可以,一直到討論完全毫無疑問為止。」
「之後還會繼續留在辧公室準備,思索著明天該如何應戰。他常常不回家,就直接睡在辦公室,隔天一大早,必定再跟助理做最後確認,才會步入法案審議或協商會場。」】

能立委連任28年,又能連任民進黨黨團總召21年的建銘,自有他自身的堅持,及待人處事的謙和與周延…。

「百花叢裡過,片葉不沾身」是他信仰虔誠的感性。
「理無礙,事無礙,理事無礙,事事無礙。」是他學醫處事的理性。

易經〈謙〉卦,初爻〈小象傳〉曰:
「謙謙君子,卑以自牧也。」

牧,就是修養。肯把自己擺在最卑微的位置,又肯傾聽又願理解對方的訴求,其低調與人交心的起手式,更是源自於他是「神明飼大漢!」的心念如一。

彈性談判策略促成法案通過

「彈性談判策略的運作,是促成法案通過的最後關鍵」,念祖如是說。

「彈性」,意指有它的伸缩性,可隨機調整。主事者融合的雅量及重然諾、吸土氣的〈暫節〉氣,更是最後的一脚臨門。

面對協商對象的訴求,建銘有它切入方向的邏輯哲思,其大致可分為黨内共識與外部協商,兩大方向:

(一)黨內共識:

不必諱言,民進黨是抗爭起家的政黨。鬥,是黨人血液裡的基因。就如〈水滸傳〉108條個個都是好漢,誰也不服誰。建銘引「莊子·達生第十九」紀渻子養鬥雞的哲理,缓漸→說服→磨合,取得同志們的認同:

【紀渻子為王養鬥雞。十日而問:「雞己乎?」曰:「未也。方虚憍而恃氣。」十日又問,曰:「未也。猶應嚮景。」十日又問,曰:「未也。猶疾視而盛氣。」十日又問,曰:「幾矣!雞雖有鳴者,已無變矣。望之似木雞矣,其德全,異雞無感應者,反走矣。】

協商過程無強勢之心,則無所不勝,是建銘身為總召的一貫堅持。

(二)外部協商:

反對黨或公民團體立場與政府部門間差異過大,毫無轉圜餘地時,建銘就莊子「庖丁解牛」〉的哲思,循提案者的軟處著力,漸次化解:
「依乎天理,批大郤,導大窾,因其固然。技經肯綮之未嘗,而況大軱乎!」

「天理」,是牛體的自然結構,也就是法案的正當性。

「郤」及「窾」,均是筋骨間的空隙。
「肯綮」,是筋骨肉相連的部位。
「大軱」,是大骨。

意即協商過程中,不去碰硬、循人性內心深處的「幽微」逐一化解,共體認同。
也就是說,在確保法案意旨不變的原則下,不正面衝突,静聽理解對方的訴求,轉圜處理各需,此即:
「彼節者有間,而刀刃者無厚,以無厚入有間,恢恢乎其於游刃必有餘地矣!」

刀之厚薄與縫隙切入的拿捏,是建銘團隊專業及巧心的揮灑。
恢恢乎,就是總召的「老神在在!」。

念袓出書,建銘給予相當的肯定:

【所謂「氣度決定高度,高度決定深度」念祖願意在這台灣社會迫切轉型正義的大時代來臨之時,將立法成功的故事留下歷史見證……。
更希望這本書可以帶给了解立法院運作的人一些回味與反思,也希望可以给不了解立法院運作的人一些指引和助力,更希望各政黨能藉此深切反省,如何善盡職責,以重塑國會新文化。】

身為人妻、人母的念祖,父母均來自浙江。外省第二代的她,生於雲林北港、長於雲林北港,生命中的精華歲月,却又工作於綠營。這不是巧合,是移民天命的認同,及與團隊理念共鳴的契合。

這就猶如野薑花,原產於印度、馬來西亞,引進台灣之後,野生馴化於全省低海拔山之澗、水之湄之間,花開自謝,花謝自開。
就在柯辧,助理群們多文化相融的島嶼認同,又聞花香,更見濃郁…。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