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卡夫卡式的台灣獨立

·4 分鐘 (閱讀時間)

於現在2021年的台灣,還在談中國是祖國和根,而不教、不學中國歷史就是數典忘祖,不被大多數的台灣人痛批,是不可能的事,因為,根據「台灣民意基金會」所調查的報告,1991年,認同自己為台灣人有13.5%, 然後逐年攀升,到了2016年就高達80.8%,2020年2月時,甚至達到83.2%。
現在大多數的台灣人的確都會說,我生在台灣、長在台灣,我當然是台灣人!不過,也是生在台灣、長在台灣、曾為前總統蔣經國帶過孝的我和我那一世代的許多人,可是說著「我們都是堂堂正正的中國人」長大的,直到因為不同機緣,我們其中許多人才終於改說,我是吃台灣米、喝台灣水長大的台灣人!
這樣世代的差異,來自許多人的努力,如:揭露台灣的歷史真相、基因血緣的研究結果、推動教改等等。終於,在真相面前,台灣人看見了自己,而新一代不必壓抑或困惑,自然做為台灣人。
這,就是真相的力量!

台灣主權並未移交中華民國

在自修學習台灣歷史真相的過程中,除了慢慢找到台灣認同,最後還開始積極追求台灣獨立,因為,我發現一個重中之重的歷史真相:根據1951年簽訂的《舊金山和約》 (Treaty of San Francisco) 和1952年簽訂的《台北和約 》(Treaty of Taipei),台灣的主權並沒有交給中華民國,所以,沒有所謂的台灣光復,而中華民國的國慶日也不是台灣人的國慶日,我們台灣人是有權利從中華民國獨立出來去建立一個國家的。
在黨國的時代,主張台灣獨立被打壓迫害,是自然,也必然。但,近幾年來,台獨變成被嘲笑、被視為不符合主流民意、是選舉不會贏的包袱。為什麼擁抱台灣的土地、文化、歷史的人們選擇背棄台灣主權法理地位的真相?

人生之中,面對沉重的問題或困難,最快、最簡單的解決方法常常是大多數人的選擇,雖然這些方法未必能讓人獲得恆久的平靜與喜樂,但能讓人快速獲得當下的舒適、愉悅,甚至成功,自然受歡迎而成為一種流行的思維與方法。
台灣要獨立,任何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人都可以想見這不是件簡單的事,有多少對內與對外的挑戰要面對,絕不是可以快速得到成功的幸福,甚至現在擁有的幸福都可能要暫時或永遠的失去。任何不論黨派的政治人物當然懂得這種「維持安穩幸福現狀的渴望更勝於面對台灣主權歷史真相」的主流民意。

因此,民進黨的「台灣已經獨立,中華民國就是台灣,台灣就是中華民國」論述,不只滿足了期望可以不必爭吵和痛苦掙扎拼鬥就可以達到台灣獨立的人,也勉強安撫了只認同中華民國的人,而且還可以徹底打敗高喊捍衛中華民國、但總和中國扯不清關係的中國國民黨。

何必慶祝中華民國的國慶?

然,「台灣已經獨立,中華民國就是台灣,台灣就是中華民國」是玩弄邏輯與文字遊戲的論述。
接受此論述的台灣人可知道台灣是在中華民國的憲政體制管理下的獨立國家,而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的「前言」是以「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來開頭的嗎?所以,民進黨的假性台獨現狀論述,其實是維護著中華民國,保持了與中國牽扯不清的關係。我真的不知道「中華民國就是台灣,台灣就是中華民國」是要如何讓台灣永遠保持獨立,和中國沒有關係?

小說家法蘭茲‧卡夫卡 (Franz Kafka,1883~1924) 有一句名言:「不要屈服,不要淡化,不要使它看來合邏輯,不要依據潮流而修改你的靈魂。相反的,狠狠的追隨你最強烈的喜好之事。」(Don't bend; don't water it down; don't try to make it logical; don't edit your own soul according to the fashion. Rather, follow your most intense obsessions mercilessly.)
我想,想守護台灣的人都該想想:「台灣已經獨立,中華民國就是台灣,台灣就是中華民國」的論述是否讓我們修改了靈魂,放棄了追求真正的台灣獨立與自由的渴望與執著?也許,求得台灣恆久平安與幸福的最後一哩路很難走,但屈服、淡化和讓它看起來合邏輯的假性台獨思維與論述是永遠走不到目的的道路。

誠實面對自己的靈魂,從不慶祝中華民國的國慶開始吧。20211008


作者指出,民進黨的假性台獨現狀論述,其實是維護著中華民國,保持了與中國牽扯不清的關係。示意圖/擷自總統府flickr 2021.10.10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