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台灣的吳斯懷們

民報新聞

在強權和弱者之間,一般庶民,總會選擇強權,說他是「西瓜效應」也好,其實皆來自人性,人性當然有選擇懦弱的權利,順服強權,就好像人人喜歡巴結富豪,恥於乞丐為伍,所以,台灣的民調裡面,自稱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占了20%,有70%自認台灣人,來到歷史新高,另外10%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中國台灣人」的雙面騎牆,就反射在國家名號,「中華民國台灣國」一樣,這種鴕鳥心態,也來自漢文化中的明哲保身哲學,思前想後,純屬無奈,但是,吃中華民國俸祿的官員,在鋪天蓋地的紅色滲透之下,做出騎牆的行為,就不只是人性問題而已,而是「貳臣」,這些人想要在「中共國」和中華民國之間遊走,甚至兩者通吃,口裡說效忠中華民國,卻對紅色中國折腰,投懷送抱,還義正嚴詞,顧及國際禮儀,下場就是吃像難看,吳斯懷,錯把紅軍當友軍,邱毅任職上海交大研究所所長,「隱藏經歷,被李敖兒子拆穿」,還到處罵台灣,兼任紅色傳聲筒,葉毓蘭替港警暴力辯護,今天,國民黨、新黨把這三人,列入不分區立委,會飽受社會抨擊,原因莫過於此,拿中華民國俸祿,胳臂卻向外彎,兩邊吃飽。

中國官場故事裡面,最有名的騎牆派或說「貳臣」,當屬馮道,根據歷史紀錄,馮道在「五代十國」時期,擔任過五個朝代的高官,伺候十個皇帝,這幾個皇帝,從後唐到後周,興替快速,族繁不及備載,很多國家倒了,馮道卻永遠不倒,永遠有官可以當,他的生活哲學寫在「長樂老自訴」中說,「時開一卷,時飲一杯,老而長樂,何樂如之」,意思就是能混則混,不做壞人,做人不要太有骨氣,馮道替幾個兒皇帝作事,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後晉王石敬塘,石敬塘為了和平,把燕雲十六州讓給契丹大遼國,並且稱呼耶律德光為父親,耶律德光足足比石敬塘少十歲,有一天,耶律德光要挖兒子的牆角,告訴馮道說,「你歲數不小了,別替我兒子幹事,留在大遼國就可以了,」馮道說,「北邊是爹,南邊是兒,反正都是一家人,給誰幹事,不都一樣。」耶律德光一聽哈哈大笑,這句話換成現代語,叫做「國軍共軍都是一家親」。

但是歷史總是殘酷,石敬塘死後,兒子石重睿上場了,這位國王比老子更有骨氣,不想稱呼耶律德光為父親,所以大遼國一生氣,就把後晉國給滅了,國主石重睿也被殺了,這下子老馮道變成喪家之犬,摸著鼻子找到耶律德光,耶律德光說,「你這個老頭子,跑到我這裡幹甚麼?」馮道就說「是啊,我就是一個無才無德的傻老頭子。」耶律德光一聽,馬上被打敗,因為很多不要臉的人,大家都見過,卻很少看到這種不要臉加三級的人,終於耶律德光又給了馮道大官,位居三公。

厚臉皮、拍馬屁的官場文化

厚臉皮和拍馬屁,一直是中國官場升官之道,馮道已經練到爐火純青,有一次耶律德光問馮道,「老百姓應該如何得救?」馮道說「沒救了,佛陀在世也救不了,但是只有你皇帝有本事相救。」耶律德光一聽大樂,這種拍馬功夫真是厲害。

但是馮道也不完全是壞人,有一次下級官員送他美女,他原封退回,家裡死了老母,馮道遵守孝道,所有奠儀全部退回,證明馮道並不是大惡之人,史家給他的評價「存小義,失大義。」說白了,仍然是八個字「念眷權位,苟全富貴。」

歷史學家分析馮道在官場上的作風,也留下八個字「依違兩可,無所操決。」意思就是處理事情,不敢擔責任,批起政府公文,總是介於可以和不可以之間,這種態度反應在大是大非的決斷上,當然會出問題,但是馮道並不理解自己的缺點,一直到臨終,還自認自己的一生無愧上天,他的遺言如此寫道:「我的一生在家是孝子,在國是忠臣,我不說人閒話,也不占人便宜。」

被稱為中國貳臣冠軍的馮道,算不算是忠臣,有無佔國家便宜,這個還很難講,但是以那個時代來說,馮道的確是全球化的先鋒,他做到人盡其才,才為他用的目標了,他也是跳槽專家,歷史上的五代十國,絕對不是承平的年代,國和國之間,經常為了領地打架,他跳來跳去,很顯然有背叛的嫌疑,這也是台灣社會擔心,吳斯懷們一但進入國會,可以隨時翻閱國家機密,參加機密等級會議,國家安全將會失去保護。

邱毅本來也是國民黨列入不分區立委安全名單內,不敵黨內及社會輿論,自己退出,隨即在新黨排名第一,很顯然,這位老兄到處有人收留,國民黨和新黨形同結盟,黨的政策從反共變成親共,態勢非常清楚,後面被誰操控?讀者自己去猜。

有一年,我到黃埔參訪已經是古蹟的黃埔軍校,看見校門口兩排大字,「升官發財行往他處,貪生怕死勿入斯門」,可惜,黃埔精神已經凋零,只留下國共一家,家內殺伐的歷史往事,如今,歷史卻成為中共向台灣退將招降的詭辯,若有黃埔軍魂,怎麼會有吳斯懷們,現在這批人不畏眾怒,還要更上層樓,站上國會,折辱斯門至此,寫罷,只能丟筆,長嘆台灣不幸。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