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君子不黨

·6 分鐘 (閱讀時間)

在民主社會談「君子不黨」,恐怕會被很多人認為是政治不正確吧。在台灣的媒體或網路上,各群各黨天天都在大戰,而且,明的或暗的都想要人選邊站,不然就是把人歸類,像是什麼人、什麼黨、什麼派、什麼顏色、什麼器官、什麼同路人,或什麼昆蟲動物!

我個人就因為堅定追求台灣獨立,認為「中華民國就是台灣,台灣就是中華民國」是掩蓋台灣法理地位之歷史真相的謊言,而曾被一個網路上的路人甲貼了個標籤。那人還真厲害,融合了黨派顏色、台獨的立場,以及我的性別,一個重點都沒漏掉地創造出很精準但極為低級的簡稱,由於不想讓本文被封鎖或列為黃標,就寫出全名「綠色台獨基本教義派」,讓各位讀者自己轉諧音猜看看吧。

老實說,當看到那個髒詞,我真的沒有生氣,除了我只重視自己尊敬的人的觀點外,如此只給人扣帽子,不說說自己的論述觀點,怎麼值得讓人浪費時間生氣呢?其實,我是個會逛逛立場不同的媒體和社群網站的人,想讀讀他們的想法觀點,知道他們在同一件事情上,他們是怎麼想的。當然,讓人翻白眼的言論是不少,但其實也有雖然我不贊同、卻能激發我去思想的觀點,我喜歡這種思想刺激。因為,對於我這個從「忠愛黨國」的中國人轉為「追求台灣獨立」的台灣人而言,廣聽各種言論是非常重要的;過去,若不是願意去聽點不同於黨國思想外的東西,我怎麼會覺醒呢?而現在,如果只聽所謂台派的觀點,我不會再變成以前那個呆頭的女孩嗎?所以,怎能不戒慎恐懼?!

不過,在覺醒後,有好一段時間,我的確仍有一種過往那種忠愛黨國的僵化與固執的態度,只想偏心台派。在偏心的那段歲月裡,面對一些綠營裡不對的事,心裡其實會感到不安與焦慮,但我以必須呵護本土價值來讓自己能夠繼續偏心。直到2015年,國民黨副總統候選人王如玄律師爆出軍宅案,知道了在吃香喝辣的高級外省人之外,許多跟著中國國民黨來到台灣的低階外省兵是那麼地悲慘可憐,被禁婚又隻身在台灣,帶著受創的心靈貧困孤寂一生,也是獨裁蔣氏政權的受害者,於是,我的覺醒加入了反省與修正。

我體認到,自己不能從極右邊跑到極左邊,極度的絕對,應該由是非對錯的正道倫理來思想事理,而不是依據國籍人種、政黨派別、身分認同、性別年齡、教育程度等膚淺的表象就輕率定奪善惡是非。然,這不是件容易做到的事,尤其台灣有如此特別又困難的政治文化歷史,但我意識到這是必須努力學習而養成習慣的處世之道,不然,有一天我會被自己的偏執消磨成為如貼我標籤的路人甲,成了台灣社會難以和解共生的阻礙者之一。

君子不黨的「黨」,是「相助匿非」的意思,即結黨相助,不問是非。的確,在執意偏心台派的那段時間裡, 讓我無法好好論斷是非,我將自己的期待(台獨)與政黨(民進黨)的利益(執政)糾結在一起,成了一種結黨營私的狀態。這種任何人對任何政黨的盲目依附或支持的行為,其實是種危險。

美國第二任總統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1735~1826)曾說:「當年度選舉結束,奴隸制度就開始。」(When annual elections end, there slavery begins)這句話對於能選舉投票的台灣人來說,應該很熟悉;不管自己支持的是哪個政黨,那些黨和它們其中的許多人總在有了權力之後,傲慢起來,從公僕變成主人。其實,亞當斯更早就說了:「有一種危險來自所有的人。自由體制的唯一座右銘應該是:不相信任何會危害公眾自由的有權力者。」(There is danger from all men. The only maxim of a free government ought to be to trust no man living with power to endanger the public liberty. )換成台灣人常說的話就是:「權力使人腐化。」所以,不盲目偏頗,能對所支持的政黨監督指正,才是正道。然,現今台灣的情況卻是反此道而行,不論政治立場為何,很多人都非常願意做為政黨的信徒。

1785年,美國第一任總統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1732~1799)在寫給法國拉法耶特侯爵(Marquis de Lafayette,1757~1834)的信裡說道:「民主國家總是必須感覺到才會看到:就是這點,讓他們的政府放慢了腳步 ── 但人民最終會是對的。」(Democratical States must always feel before they can see: it is this that makes their Governments slow – but the people will be right at last. )在台灣,當大家「感覺到」的時候,就會用選票來教訓政府,不只要讓政府放慢腳步,甚至要調整腳步或改換行走方向。不過,若走到教訓時,朋黨的關係自然就消失了,不再「相助匿非」,既然如此,何不從開始就「君子不黨」?

所以,如果台灣「結黨相助,不問是非」的人變少了,也許,歪斜不正的中國國民黨還有改過自新的一點希望,清新有活力的小黨就有機會出頭,而以抗中保台坐大的民主進步黨則會戒慎恐懼點,然後,台灣才可能真正自由而不再危險,並成為穩定而真實文明的國家。(20211209)


作者指出,在台灣,當大家「感覺到」權力使人腐化的時候,就會用選票來教訓政府,不只要讓政府放慢腳步,甚至要調整腳步或改換行走方向,那麼應該從開始就堅持「君子不黨」。示意圖/2014與2018縣市長選舉藍綠版圖變化。民報製作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