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寧為良知、公平正義和真理 我們不支持蔡英文連任 (一)論文爭議(上)

民報新聞

今年民進黨初選前,蔡英文大剌剌地在電視電子媒體前說,競選連任是她當總統的重要責任。筆者沒有聽錯,她是說連任是她的責任。我們從來沒有看過和聽過一個民主國家的總統或是首相元首會把「當選連任」當做其身爲元首的責任。即使心有所思夜有所夢,也是愛在心裡口難開!所以,與朋友討論此議題時,我們一致認為蔡英文的權力慾望必定是異常,遠高於民主國家元首政治人物。也認為,蔡英文一定有其特殊的個人不為人知的負擔,非要當總統不可。是萬萬斤萬金?不會是吧?

她贏了初選,有不少的媒體及社群平台在蔡英文取得民進黨提名為2020總統候選人後,稱她為蔡作弊,說她在初選作弊當掉了賴清德。其後到現在,話題轉到沸沸揚揚一時的「論文門」,說蔡英文在1983-84年沒有遞交她倫敦大學政經學院的博士論文、是假的博士,可比醜1970年代美國總統尼克森總統在1972年大選說謊否認指使人員在大選時闖入民主黨總部的水門案。

當年證據確鑿,共和黨參議員完全無言護衛,尼克森總統辭職下台。相較之下,蔡英文的論文門卻有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學會及一面倒的台灣主要本土派媒體相挺,台灣的反對黨中國黨在這大選前也不拿槍,號稱要與民進黨在本土陣營爭鋒的時代黨是啞巴無聲。


論文門是最醜陋的作弊案


蔡英文的論文門是台灣史上最醜陋的作弊案,是35年前沒人注意的小案,那時蔡英文只是默默無聞的小姐。但等到她加入阿扁內閣時,在2006年當行政院副院長時和登上民進黨主席參選新北市長時,她知道當年的小案小石頭會被攤在陽光下,變成她官場路上的大石頭。也因此,她就開始佈置,透過報章專訪,出書及一系列演講等方法,如何打碎這個已成為頭痛的石頭。正是如比,台灣史上她的博士論文門就這樣展開!

從林環牆敎授獨立報告,彭文正政經關不了,童文薰楊憲宏童溫層 ,歐崇敬等YouTube 節目,北加州台灣人論壇(BATA)及蔡英文/挺英網站我們得到相當多的事實訊息。從現有的資料而言,我們的經驗和常識的的推論,不需要法院的裁決,也不需要倫敦政經學院(LSE)的聲明,撇開私人的利害關係,我們就會很容易了解蔡英文論文門的真相。明言之,蔡英文在1983-84 年,甚至到2019年9月以前,蔡英文沒有交出博士論文;沒有得到博士學位 。

以下是我們的綜合總整理及討論分析:

事實1:

根據蔡英文 student record 就學紀錄,她在1980年10月入學 LSE,1982年11月10日從LSE 休學/ 退學(因為「經濟困難」 financial difficulty),兩個學年度,整個學程總計21個月。此外有下面四項資料。

a. 蔡英文在2012年10月4日聯合報由林涵青撰寫專訪中透露,她自稱是在兩年內取得法學博士,27歲(1983年)學成回國成為政大最年輕的教授, 1983年5月至1984年8月任職政大「客座副教授」,擔任碩士論文指導教授。

b. 同年在政大法學評論期刊27期(6月)&28期 (12月)發表兩篇中文文章,自稱LSE國際法學經濟貿易博士。另外,她也投稿台大法學期刊,也自稱法學博士。 在1983年10月20日蔡英文曾投稿聯合報,署名的頭銜是「倫敦政經學院國際經濟法博士』。

c. 於1981-84蔡英文在東吳與政大指導學生,1983在東吳指導碩士生,林桓是蔡英文的第一位學生(1984年畢業,但最近11月10日竟然改為1985)。

政大1984年12月7日擬稿,12月8日校長歐陽核准,檢附蔡英文資審履歷表三份證件壹冊計四件及博士論文三冊,以資審73政人字第3057號函送教育部,請准予審查本校客座教師(副教授)蔡英文副教授資格。1985年10月28日教育部學術審查委員會通過由「客座副教授」升等為「副教授」。

d. 論文爭議論文門發生後,她一再發布新聞稿,也在 2020要贏 「競選官網」 (https://iing.tw/stories)稱在1984年二月才得到LSE法學博士學位,(在1984年)取得博士學位回國,應聘政大教職。

常識推論:上述資料顯示三點,第一、蔡英文在LSE的時間,第二,蔡英文何時回台執教,第三,蔡英文回台執教時,是否已經交出博士論文,通過口試及得到博士學位?

就第一點而言,有關蔡英文的就學及回台任職的時間和頭銜有相互矛盾之處。蔡英文說1983年她在寫博士論文,她人在英國,1983年10月口試通過,1984年2月得博士,3月拿到證書才回台。然而,她確實在1983年6月及12月投稿政大期刊,政大的人事聘任公文也明示她在1983年5月受聘為客座副教授。顯然她在1982年底辦理休學後就準備離開LSE,著手回台。所以她在LSE僅就讀兩學年,頂多可能只是拿到學生記錄卡所寫的(碩士)Phil. M 學位。

聯合報專訪中提到:「….拿到博士學位,學成歸國後她曾經投稿到報社,結果被錄用刊登出來」,此就是在1983年10月20日聯合報刊登的蔡英文投稿,雖沒有博士,卻自己署名頭銜是『倫敦政經學院國際經濟法博士』。

另外,她在今年9月20日於社群之夜活動中向年輕人演講,說她先回台灣後,(寫論文)再從台灣重回倫敦口試,口試通過後,幫一位畢業同學朋友交禮物給她同學的指導老師。見面後,那位教授問蔡英文現正在做什麼,蔡回答說,「我剛剛考完通過口試」,那位教授説「you are a doctor too」。此明白指出,蔡英文的確在LSE退學後1983年初前回台。

所以,證據確鑿,她在1982年底退/休學後沒有註冊, 1983年初她鐵定已回台灣,在政大任職「客座敎師」(客座副教授)。 然而當時她已經自稱是博士,與今天她一口咬定所說「1984年2月通過博士」才回台的時間兜不攏。

她為何要編造她在1984才回台,那就與她為博士論文及學位的辯護有關。但是,漏洞百出,愈補愈大 。她在1983年就回台,雖已經先行自稱是博士,但是因為沒有博士論文及學位證書,所以政大只給予講師級但好聼的「客座副教授」職位。

她公佈的LSE學生卡在1982年11月退/休學以前的記錄應該可靠,但,1983年1月29日後,有修改則很可能不可靠。 蔡英文的LSE學生記錄,學位申請欄上原本寫的M. PHIL(碩士)被劃掉 ,換成了不同筆跡寫的PhD(博士),而且修改人不符合一般常理,沒有在旁邊簽章以示負責。當年的文件正式上應該另用一張新學生記錄卡,怎麼可以使用同一張這樣塗改呢?

就第二及第三點而言,在博士論文和學位上,蔡英文不管是自認1983或1984年2月得到博士學位,依據當時台灣學術界聘用資格,獲有博士學位就是聘為副教授。但是在政大1983至1985年間是講師級的客座副教授,不是正式的副教授。所以,1984年12月政大才要發公文替她向敎育部申請升等成為副教授。政大公文加上她在在東吳大學兼課所指導的碩士研究生的事實,證明蔡英文早就在1983年回台除受聘為政大客座副教授外,也在東吳大學兼職。也很明顯的指出,蔡英文沒有在1984年或1983年10月參加所謂的論文口試,蔡英文沒有博士論文,沒有拿到博士。

附帶一提的是蔡的兩位證人,一是曾任大法官,1984年前後政大法律系主任劉鐵錚說他曾經看過蔡的論文和博士證書,並在1984年聘蔡任教。他的記憶完全不合政大的記錄。二是曾在LSE和蔡英文有重疊的賴幸媛在9月信傳媒報導,出來為蔡英文辯護,也許其中一些是真的例如送打字機後蔡英文回台灣。但有關蔡的論文談話內容包括1983年完成博士論文,和口試通過等,這與她另一篇新浪網在2008年10月27日轉自鳳凰新聞的報導有所不同。賴幸媛說自己在1981年進入倫敦政經學院時,蔡英文已經快畢業了,正在寫博士論文。又賴在1983年暑期就離開LSE,倒底蔡何時口試及通過她沒有明說,應當在8月之前,而此則與蔡英文競選官網的1983月10月口試也不合。蔡説其姊姊陪她去口試,也一定會跟賴見面,且應該一起去餐館吃飯慶祝,賴隻字未提,難道是不同的口試?

事實2:

蔡英文說(维基百科)1978年9月到美國康乃爾大學,1980年得到康乃爾大學法學碩士後,停留一年,考取美國紐約州律師執照。

但總統府公佈的她在LSE學生卡資料,她在1980年10月已經到LSE就學。另外,根據紐約律師名冊記録,蔡英文在1987年才取得律師資格。而且記錄上,她列出的最高學位是康乃爾法學碩士,而不是LSE法學博士!

常識推論,如果她公佈的LSE學生卡就學資料是真,加上紐約律師名單,她在1980年得到的康乃爾大學碩士後,沒有留在紐約一年,沒考律師執照。進一步說,紐約律師名冊記錄是在1987年,蔡英文自稱1983或1984年取得LSE博士學位,為什麼不列其最高學位是LSE法學博士學位,而僅僅是1980年的康乃爾大學碩士?顕然是,在美國她不敢造假,她在1987年仍然沒有博士學位。

事實3:

蔡英文的論文無論是紙本或是電子檔在今年2019年6月28日前從來就不存在於倫敦大學內的所有圖書館。

英國三個存儲博士論文的圖書館發出信函給詢問人林環牆教授兩次明確的表示,他們一直沒有收到/找不到蔡英文的博士論文。 倫敦大學議會圖書館Senate House Library,高等法律研究院IALS Library,與政經學院 ( LSE) 圖書館從未收過蔡的博士論文。

LSE1984年得到博士學位者超過160人,名冊中,只有兩人沒有交論文,蔡英文是其中之一。35年來,她也一直無法提出原始博士論文與證書。蔡英文一直強調,她有送出論文,圖書館遺失不是她的責任。

常識判斷,三個圖書館為什麼沒有遺失她同期的其他得到博士者的博士論文,而怎麼只有同時在三個圖書館遺失她的論文呢? LSE在1983年至1984年有107位畢業生,其中1位柯麗希(Pauline Francis Creasey)的博士學位後來被註銷,其他106位畢業生在Senate House Library的圖書搜索系統都有完整論文收藏紀錄,只有蔡英文一位例外沒有論文,至少尚未交論文。所以,她在1984年並沒有交出博士論文至為明顯。

至於,LSE在1984年碩博士列出蔡英文的名字,很可能是LSE的疏忽,以為通過『博士候選人』資格考試的蔡英文會在當年交出論文,所以先行列上她的名字,註明沒有交論文。這個情形在其他大學也多多少少會有的情形。也可能LSE後來在蔡英文於2008年後運作(下面事實8,17,18)更改補上名字,但不敢說有論文。

事實4:


蔡英文花兩年才取得康乃爾大學的碩士學位,世界上並沒有一個半的博士學位


蔡英文在1978年9月就讀康乃爾大學,不需寫論文,但她在1980年春天後,算是兩個學年才取得碩士學位。這可能她的英文程度不好,加上她在台大法律系基礎不好。在TVBS 2016/04/16報導,蔡英文向700多位高中女學生説:「台大法律系,我又開始我另一個悲慘人生的開始,因為老師講的我都聽不懂,大一到大四我都聽不懂,⋯⋯⋯⋯。」理工科英文不好影響較小,文法科則大有問題,大部份是兩年或以上才得碩士學位。網路說,這期間她的感情世界發生問題。原本一年可完成,英文及本科基礎不好加上感情問題,因此多了一年才完成課程。另有一種說法,蔡英文多留一年才結束課程,可能要在康乃爾大學唸法學博士,但是唸博士資格沒有通過。不管如何,她唸兩年,1980拿了康乃爾大學碩士學位,離開美國到英國LSE。

附帶一提的是,兩個月前,9月中, 蔡英文在造勢場合對在場年青人演講時說,她在康乃爾的指導教授Barcelo已經去逝,所以她可以說説有關他的事。也說Barcelo應該是由西班牙移民, 因為西班牙有一個大城叫 Barcelona。其實, Barcelo還健在,他說他沒有幫助所謂的蔡英文博士論文。他也不是由西班牙移民到美國。

她在LSE要拿到博士學位不但要修課,先唸碩士班,其後甄試,還要交博士論文綱要送審,要通過博士候選人資格考(口試),寫論文,交口試論文草本,口試通過,修改及最後論文定稿,交給LSE等圖書館等繁雜困難的工作。 照理說, 她要得到博士學位的時間應該更長。然而,蔡英文在她2011年自傳《洋蔥炒蛋到小英便當》中自述了她驚人的求學成就 ,一般人要花7、8年才能取得博士學位,蔡英文僅用兩年多時間,而且論文太棒,且論文口試時突出,獲頒1.5個博士學位 。


是博士候選人但無博士學位


台灣作家馬森博士曾經在台灣及世界10多所大學任教, 包括台灣師大、巴黎語言研究所、加拿大維多利亞大學、英屬哥倫比亞大學、英國倫敦大學、成功大學、南華大學、佛光大學、東華大學等校,曾獲第一屆五四文學獎、文學特殊貢獻獎等。 他正好是1979到1987年在倫敦大學執教,覆蓋了蔡英文在倫大政經學院修學的1980到84年。政經學院當時隸屬於倫敦大學。馬教授在倫敦大學也指導過博士論文,因此對攻讀博士學位的程序知之甚詳。他說,一般情形,倫敦大學對外國大學的碩士生不允許直接攻讀博士學位,要先讀一年碩士課程,然後視其程度再決定是否接受攻讀博士學位。馬教授也說,未聽說過有人可以在短短的2─3年可以獲得倫敦大學博士學位的。 LSE研究型學位規則裡也有提到,除非經過學校的特別允許,正常想拿到博士學位的學生都是必須從M.Phil 碩士班開始唸。蔡英文的就學記錄上的Degree and Faculty記載M.Phil印證此規則 。

經驗及常識推論,博士學位的取得比碩士來得困難,蔡英文在康乃爾大學花兩年才得到只修課不必寫論文的碩土(LLM),而她説在兩年多就取得LSE的一個半的博士,一方面在時間上太短 ,不合於她在康乃爾大學花兩年得碩士的情形 ,太誇張,也跟上述她在1983年受聘在政大任教的人在台灣的時程兜不攏。再說世界上有哪個大學頒發過一個半博士學位的。況且,她姊姊蔡玉玲也説1983年暑期她陪蔡英文到倫敦LSE,參加蔡英文的「博士資格」口試,不是「博士論文」口試。所以,蔡英文自說的得到LSE博士且是一個半的博士,是自我吹噓。

明言說, 她在倫敦政經學院(LSE)只念2學年,就被退學(withdraw from course due to financial difficulty)回台。再說,她的學生卡也註明她在1983-84年沒註冊、沒有指導教授。她可能在1983年1月19日,換論文題目(學生卡記錄)後回台。因此,她頂多是回台後,利用暑期再回LSE,由她姊姊陪同,參加資格考,頂多通過博士資格考,成為博士候選人。她沒有完成論文,沒有得到博士學位和學位證書。

有人在網路上諷刺說,她只花2年就從LSE取得博士學位的天才 ,但是為何在政大7年無法升等成為正教授,於是蔡轉去私立東吳大學,隔年就在東吳升等成正教授,然後隔年她又用東吳正教授的名義,申請返回政大,然後她就變成政大正教授了 。

事實5:

LSE 婦女圖書館在今年2019年6月 28日 才收到蔡英文影印傳真版本的所謂「博士論文」。 在今年7月13日才可以在LSE的數位檢索系統中查到關於她的論文的基本資料。 但是LSE並不將其列為博士論文,而是將其列為「書」(book)存儲於此特別的婦女圖書館。也依作者蔡英文的要求,訂下嚴苛的四不一沒有的借閲規定!

美國北卡來那州立大學林環牆教授及現住美國的牛津大學博士徐永泰兩人曾在此限制下前往借讀,並分別發表調查報告及讀後感。「博士論文」封面上註明的年份是1983年,但蔡英文聲稱自己是1984年畢業,時間上不合。兩人質疑此不是她的博士論文。

顯然,LSE 並不把此所謂「博士論文」當成蔡英文 在 LSE的博士論文。因為其與蔡同期的106本博士論文不同。這些正本博士論文均可在政經學院圖書館輕易取得,唯獨蔡卻只有2019年才補送一本缺頁與格式混亂的裝訂本,而且還設下許多規定限制閱覽。蔡英文四不一沒有的要求聲明顯然與LSE自己公布的版權指引牴觸,該規則的第三條規定:「基於某些特定目的,版權保護下的作品是允許被影印拷貝的。這些特定目的包括:為了該作品的批判,審閱,以及新聞報導。」

林環牆教授及徐永泰博士兩學者閱覽後表示,該論文不僅格式不符甚至還有6頁的空白頁。還有其他不可思議的問題。

事實6:

總統府在2019年9月23日特地大動作召開記者會 ,官員戴著白手套小心翼翼地展示公開秀出蔡英文所謂的「博士論文」,是一頁頁散裝,不是裝訂成冊的。

經驗及常識推理,獲有真正博士學位的人都會把裝訂好的博士論文視為個人最珍視的著作,妥善的保存。筆者個人和有博士學位的朋友都可在半分鐘內就拿出自己個人的裝定成冊的博士論文給大家看,是成冊的,不是蔡英文她的一頁頁散裝,不是翻箱倒櫃大半天才找到的草稿。幾乎不會有一個博土會保留散頁草稿,而沒有保留訂成冊的正式論文。

蔡英文交給國家圖書館可download 的所謂「博士論文」,近400頁中,不必詳細閱讀其內容,大略一翻就可看到這個所謂的博士論文裡面,僅有不到10頁的新內容,沒有數據,沒有圖表分析,絕大部分是文獻資料。所謂「博士論文」其實連稱為論文草稿都不夠格,not even close to the draft! 更像是要開始寫論文大綱構想的草案,準備撰寫做為博士候選人資格考的資料。不是嗎?她在目錄頁尾端部份明寫:"proposal of this thesis ......"。既然是博士論文了,怎麼還要提出論文的proposal?且自稱「候選人」(the candidate) 。這更有可能只是碩士論文的Proposal,而非博士論文草稿。


從未見穿博士服畢業照


事實7:

蔡英文有秀出1983年要她姊姊由台北陪她到LSE參加口試一段期間的照片 ,但是從來沒有展示過她穿博士服的畢業典禮的個人或與家人照片。

經驗中, 一般而言,研究生尤其是在國外留學者參加博士資格考(Ph.D candidate writing/oral Exam.) 臨場是憑自己的功力,的確最緊張困難的。相對而言,自己寫的博士論文 ,經指導教授修改批准,則博士口試(Ph.D. oral defense)應該是信心滿滿,輕輕鬆鬆的。但是蔡英文要她姊姊由台北陪她到LSE參加口試 ,是否表示當時蔡英文沒自信,或感情脆弱非常緊張需人陪伴壯膽?像她這種一個已是成人的研究生參加口試卻像小孩子考中學或大學(指考)需要家人陪,這是我們從來沒聽過的。

論文口試通過後的畢業典禮更是輕鬆而且愉快的日子。如果得到博士學位,尤其外國知名大學學位, 當然會輕鬆愉快參加畢業典禮,穿博士服參加畢業典禮不但是一個唸博士學位的學生一生最美好難忘的旅程經驗,而且也是全家感到高興及光榮的事情,尤其是我們從台灣到國外留學者。所以,穿博士服畢業典禮及照相紀念是必然的,除非臨時發生不可抗拒的事。如果經濟許可,家人更是會飛來參加一同慶祝此光宗耀祖的慶典,當然,也必然會照相為証。

筆者當年1975年得到博士學位畢業典禮時,當然照了不少穿著博士服的照片,筆者母親已早逝,雖然當年父親則因經濟因素不能來,但是仍然透過到電信局的麻煩越洋電話報告,他得知兒子得到博士,特地在家門前放鞭炮,炫耀及分享他的喜悅。以蔡英文父親的富有,蔡英文若在1984得到政經學院的法學博士,她應該會參加畢業典禮,她的父母也必然會前去參加,當然也必會有照相留存。可是,在她洋蔥炒蛋的自傳裏,她提到她姊姊陪她參加口試,也有照片。但書中卻完全沒有說到她的畢業典禮,自然也沒有博士照片,真的是不可思議。

合理推測,她姊姊陪她參加的口試是她姊姊所說的博士資格考,不是論文口試。當然,當時她沒有交出博士論文和論文口試,沒有畢業典禮,沒有得到LSE博士學位。

事實8 :

蔡英文 申請補發兩次「 博士學位」證書(2011年和2015年),與其1984年同期博士學位證書格式不同。 蔡英文補發的畢業證書的副校長簽名不是當年她就讀時的副校長簽名。

經驗和常識推理:在重視學歷文憑的台灣,在1980年代,大學尚未普遍的聯考制度時代,一般家庭子女大學畢業,其畢業證書總會好好的保存,而碩士證書不但保存而且更是小心謹慎保存,也可能會裝在框架內掛在家裡客廳的牆壁上。至於博士(學位)證書當然更是特別保存,都會裱框,掛在家裡,是光宗耀祖的表徴;或掛在辦公室,一來以示榮譽、慎重,二來在辦公室以昭公信,也是其個人日後找事謀職的保証要件。蔡英文在台灣學術界打滾近20年,其倫敦政經學院的「博士證書」是珍品,怎會遺失? 還要申請補發兩次!真的是不可思議。

林環牆教授說,補發的證書不符合其證書產制單位主管所說的規定,包括補發格式與原始格式一樣,而且只能補發一次。因此,其補發的證書是來源不明,可說是她沒有畢業證書。證之前述,1983至1985年蔡英文在政大執教是講師級的客座副教授,而不是有博士學位即以副教授聘任者。蔡英文在1984甚至到2019年沒有交博士論文,因此沒有畢業證書。

事實9:

蔡英文在政經學院的所謂指導教授 Michael Elliott, 僅有學士學位的新鮮人,不曾撰寫博士論文,又沒有學術研究論文,而且又在1983年離開政經學院,借調至英國的Cabinet Office !在她的學生紀錄裡,於1982-83 與1983-84 兩個學年度,蔡英文並沒有任何註冊紀錄,也沒有任何論文指導教授。另外, Elliott的名字不在蔡提前自稱為博士、1983年6月和12月發表於政大期刊論文文章作者內列為共同作者。

經驗與常識推論:如果蔡英文在1984年有博士論文,且她發表的中文論文是從她的英文博士論文初稿摘出翻譯而得,則她的所謂的指導教授,Michael Elliott應當列為共同作者。既然 Elliott 沒有列名,她已經自稱是博士的那些中文論文是與 Elliott 無關。既然Elliott在1983年已經離開LSE,顯然,1983年她並沒有完成、也當然未能交出真正的博士論文,他不是她的指導教授。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