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從川普主義看美國民粹主義的結構

·11 分鐘 (閱讀時間)

在全球化的過程當中,實施民主主義的國家幾乎都產生了民粹主義(populism)的現象。民粹主義有幾個定義,其中一個定義是指:政治人物直接跳過現有的體制,而直接訴諸選民的現象。而這個現象最典型的就是美國的川普總統所引爆的川普主義(Trumpism)。

不過,對於什麼是川普主義,因為立場不同,有時候會出現極端的看法,在我所看到的最極端的看法,大概是日本NHK的時論公論之評論,完全從批判角度批判川普輸不認帳,而非從美國發展的角度來看川普主義產生的背景與原因,難怪有人說NHK是日本共產黨導入媒體人員的大本營,與中國共產黨站在同一戰線。作者倒是盡量想從美國的政治、經濟發展來看川普主義與民粹主義的關係。川普主義如果從政策面來看,主要有三個內涵:1、美國第一主義,2、反全球化,3、反移民。但如果從選舉層面來看,則吾人所看到的是他的支持者對其英雄式的厚愛與支持。

一、川普主義不會簡單消失

拜登獲得超過8000萬的選票,是美國歷史上的最高票,而川普總統雖然輸了,但獲得7392萬票,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時,川普總統獲得6298萬票,因此,對川普總統的支持是增加了1000萬票以上。川普總統在任期間,其支持率不曾超過50%,但是從未低於40%。透過這次總統大選可以再確認的是:無論如何,「不改變對川普之支持」的美國人有將近半數。川普是否會再出馬競選美國總統,尚屬言之過早,但是在全美蔓延的川普主並義不會簡單就消失。

二、川普主義會持續的結構性問題

即使川普總統下台,川普主義為什麼還是會安然健在呢?

(一)民主主義對於人生失敗組的意義

其實,透過這次美國總統大選,大家應該都已經知道:美國中下階層的白人是全球化最大的受害者,他們是屬於人生失敗組的一群。

在川普主義的深層裡,從表面上來看,它好像是肯定人類赤裸裸的本能,好像對於民主主義社會所孕育的基本價值觀與政治的公正性(political correctness)是要將之加以否定一般。但是對於美國的人生失敗組像白人的勞工階層來說,他們並沒有辦法被民主主義制度加以拯救,因此,支撐民主主義的各式各樣的價值觀與選舉制度、社會規則,對於他們來說,就好像是束縛他們、剝奪他們自由的桎梏,是應該加以破壞而沒有什麼必要的東西。

本來,在民主主義的社會,尊重基本人權、尊重自由、平等、博愛等的價值觀、遵守社會規則都是國民生活的規範。但是當社會的貧富差距持續擴大時,屬於人生失敗組的貧困階層根本無法翻身。因此,對於人生失敗組來說,民主主義制度之下的社會價值觀與社會規則只不過是把人生勝利組所掌控的政治經濟體制加以正當化,保護人生勝利組們的財產安全的價值觀與規則而已,遵守這些社會價值與社會規則,對於他們來說,並沒有什麼意義。

(二)人生失敗組的心聲由川普講出來

根據選舉的出口民調,川普的最大支持來源是「住在地方,沒有接受大學教育的白人男性」。2014年,美國的人口結構是白人占62.2%,西班牙裔占17.4%,黑人占12.4%。但是到了2040年代,白人的人口比率會低於半數。目前白人居於優勢的投票人數,不久將會被顛覆過來。因此,阻止移民的進來,以留下白人居於多數的人口結構,應該是美國人生失敗組的白人的心聲。

人生失敗組的人們不可能公然表達出對於菁英政客的不信任,也無法把對於「社會正義」這種欺瞞性的價值觀之反抗主張出來,同樣地,「排除移民」與「對黑人的差別對待」這種內在的心聲與他們的自我主張,他們也不可能公然表達出來。但是堂堂正正地把這種聲音加以肯定的強力領袖正是川普總統。一個不斷被媒體攻擊與爆料的總統,在很多民主國家,很可能一下就垮臺,但是,對於川普的支持者來說,他是在各個方面,對於人生失敗組加以肯定的總統,他給與人生失敗組自我肯定的力量,舉例來說,川普在武漢肺炎時拒絕戴上口罩,他使美國人相信這是美國國民的權利,是勇敢的行為。對於人生失敗組的美國白人來說,川普總統是可敬的英雄。

(三)川普的智慧與魄力——從反全球化出發

如同前述,川普主義如果從政策的內容來看,主要有三個內涵:1、美國第一主義,2、反全球化,3、反移民。這三個主要的政策如果歸根結底來看,其實是針對「民主黨所力推的全球化對美國經濟所造成的傷害」而產生的。如同在作者在多篇專欄中的介紹,由於全球化,美國的廠商一窩蜂前往中國與他國投資,產生所謂富者愈富的現象,而在自由經濟市場的競爭理論之下,無法適應競爭的中小能企業理所當然應被淘汰,不提升自己能力的勞工走上失業一途也被認為是自然的現象,結果,失業增加,中小企業倒閉增加,而掌握媒體的業者則與大企業聯合,把全球化的意識強加於美國民眾身上。本來已經是陷入嚴重的失業問題,更因為民主黨與美國政府的移民政策,使得美國的失業問題雪上加霜,於是,產生了法國家族人類學者托德(Emmanuel Todd)所說的如下現象:從1999年到2013年,45〜54歲的白人人口之死亡率上昇。而且在全球化推動的過程中,最得利的國家就是中國,中國透過其嚴密的組織與統一戰線的戰略,滲透到美國各界與國際組織,因而成為全世界的工廠,而有高度的成長,並因此挑戰美國的地位,要成為取代美國的世界霸主。

其實,川普很清楚地察覺到美國國內反全球化的「愛國主義」與「國粹主義」抬頭,而將之利用於選舉上面。美國傳統的外交態勢是「自己的國家當然是最重要,但是為了更高尚的目標,必須幫助其他國家。」因此,美國就持續接受難民,並採取對外開放美國市場的政策。但是川普總統將這種政策轉換成「美國第一主義」的政策,推動了移民限制、貿易保護、撤回海外駐軍、封鎖中國等的政策。

在實現川普主義的過程當中,川普總統是非常有魄力的,舉例來說,川普總統執政的前三年,就把美國企業稅從35%一下減去14個百分點,降至21%。這個企業稅的大幅刪減,比起刪減個人所得稅更有助於美國經濟的發展。因為個人所得稅會分為幾個等級,並按照收入之不同而依比例來繳稅。如果將企業稅與所得稅做對比的話,那麼我們可以知道:最高個人所得稅即使被降低,但也只是涉及少數大富豪而已,像當年羅斯福制定的91%的最高個人所得稅,其實只涉及大富豪洛克菲勒一個人,這等於是為他一人量身製作,要「搶」他的財富。而川普大幅刪減的,是企業稅。這個企業稅不同於個人所得稅,它沒有不同等級,而是一刀切,所有的「企業稅」只有一個標準。降低了企業稅,所有的企業都受惠;這等於是給了所有企業因為有了剩餘稅款,而可以擴大再生產,可以擴大招工,自然就降低了失業率。川普執政才三年,美國失業率就已降到過去五十年的最低點,西班牙裔、非裔、華裔的失業率,全都降到自有統計以來的歷史最低。這就顯示出川普的魄力,而川普的魄力就使得他的支持者更將把他視為是超級英雄。

(四)美國社會特有的結構與白人的英雄

在美國社會,黑人被貶低至「人為形成的身分制度」的最底層。當他們想要脫離這種處境時,常會受到上階層白人的暴力對待,或是被剝奪平等的機會,甚至被剝奪生命。而在人生失敗組的白人當中,有些白人會認為自己是天生的白人,是比黑人優越的存在,因而對於自己本身就具有優越感。因此,在美國,對於黑人的差別對待不只是因為偏見而產生,而是在傳統上,因為政策與社會的習慣等因素而使黑人無法脫離這種困境,換句話說,美國存在著結構性的差別對待。因此,對於許多白人來說,民主黨所主張的正義與政治公正性,聽起來好像是要剝奪他們特權的口號,對於這些白人來說,川普讓他們感覺到:他就是守護白人的最後的堡壘。

三、結論

由於上面種種的因素,不管川普的發言是否是假新聞,也不管美國主流媒體怎麼醜化他,他們還是繼續選他,繼續支持他。川普敗選之後,其支持者常常群聚,表達選舉有舞弊,要求川普總統實施戒嚴……,從這些現象就可以看得出來,他的支持者對他狂熱式的支持,這正是民粹主義的顯現。而目前,我們也可以看得出來:共和黨目前依然無法打出取代川普主義的政策,大選結束之後,共和黨無法脫離川普的影響,而會對民主黨的政策持續反對。美國的經濟差距的結構如果沒有辦法改變,而民主黨如果不把人生失敗組的白人的心聲納入政策的考量與執行的話,那麼川普主義還是會繼續存在的,因為民主主義表面上雖然是揭舉自由、平等的大旗,但是在實際上,是使富人欺負窮人的赤裸裸體制。即使說是民主體制,但它還是菁英統治,在議會民主制之下,議會內的討論與協商,可能在主流媒體的配合下,成為掩飾菁英互相交換利益的外衣,而公民投票只能就單一議題做決定,而且引起社會對立的可能性非常大,因此,我們顯然要就新的民主體制加以集思廣議。而且全球化的理論根據是:自由市場的競爭會帶來資源有效率之分配,並不斷使經濟大餅擴大,但問題是:大企業適應市場變化的能力非常強而且快,而中小企業與藍領勞工乃至大部分的白領勞工要跨境去適應市場,則顯然困難很多,也因此,當政治只保障尋求全球化的企業家時,那就必然造成無法隨市場變遷而即刻移動者的經濟困境。純理論的全球化,如果不改旋更張,只會造成許多國家的政治動盪,也相對削減了國家的治理能力。

或許有人認為川普對外來移民的若干談話,令人覺得不舒服,而我的看法是:我是台灣人,我不會想到外國去移民,我會努力把台灣變成是能為國民服務的國家,讓我的子孫永久居住在這塊土地上,但如果我真的不得已要移民外國時,我會尊重在地的「廟公」,多聽他們的意見,儘量融入當地的社會,因為這個國家與人民已經是很寬大的接受我了。


作者指出,對於許多白人來說,民主黨所主張的正義與政治公正性,聽起來好像是要剝奪他們特權的口號,對於這些白人來說,川普讓他們感覺到:他就是守護白人的最後的堡壘。圖/擷自川普臉書,資料照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