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拜登談話,中共狂喜,台灣隱憂

陳銘堯
·6 分鐘 (閱讀時間)

以系統性作弊和商媒勾結顛倒是非而當選的拜登,在和中共獨裁者通話的一個星期後出來講話,證實了我們選前對拜登的疑慮。這些疑慮從拜登家族有把柄被中共掌握,到其他諸多政客和中共有利益勾兌,乃至對中國服軟的綏靖政策,在以前或許只是一種猜測,現在由拜登口中公開說岀,大家可以不必懷疑了。不管原因是甚麼,美國不當老大了。美國也不會為人權和普世價值而戰,這是相當明顯的訊息。難怪中共會歡欣鼓舞,狂讚拜登。

認知過去錯誤的對中政策,造成中國對美國的各種侵害,川普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強而有力的施政,讓中共獨裁暗黑政權招架無力,也讓被中共迫害的維吾爾、圖博民族、法輪功宗教團體、香港及海外民運人士等,還有長期被霸凌的台灣人,看見真理和自由的一線曙光。想不到民主燈塔的美國,居然可以靠作弊選出總統。而這個總統的政策,不但沒有藉著川普對中政策取得的優勢,乘勝追擊擴大戰果,反而對中共獨裁者叩頭投降。這不但是民主價值的貶損,也是真理信仰的崩潰。更大的危機則是美國信用的破產。不管評論家們提出的分析多麼有道理,但是對一個普通老百姓來說,就是『沒道理』。和蔡英文團隊在總統初選作掉民調高岀蔡英文兩位數的賴清德而當上總統一樣,也讓我們這些一貫相信真理、相信價值、相信民進黨的老百姓,一下子變成政治白癡。政治對一般老百姓而言,宮牆萬仞,庭院深深。看來我們不過是一個門外漢。他們在宮牆裡邊玩甚麼花樣,我們無從得知。

拜登對中國態度趨軟

拜登說中共必須獨裁才能統治中國。所以強力壓制新疆、西藏、香港。甚至語意含混地把台灣也當作一中政策的一環看待。相信這是習近平的說辭。當被問到如何對待中共的這些『必要之惡』,只說如果沒有堅持反對的話,就當不了美國總統。這是他對習說的最硬的話。至於如何反對,他只說會在聯合國提出。這就是這個美國總統對中共的反抗。善於談判的共產黨,一眼就看出拜登的軟弱。更好笑的是,他說中共會因為其獨裁專制,得到應有的報應。拿惡人沒辦法,只好以報應的迷信來安慰自己。這不是很中國的思惟模式嗎?拜登真的是天字第一號的『中國通』。

雖然現在中國對外宣傳說,美中關係可望轉好。而台灣內部有人說駐美代表蕭美琴正式進入國務院,這是拜登政府不怕中共,對台表示友善和支持。民進黨政府也喜歡拿這個當他們的政績,對人民宣傳。但是我們看到的是,在過年期間,中共照常派軍機侵台。我們老百姓也同樣看不懂這些『大外宣』和『大內宣』。拜登當選,中共狂喜。台灣人是不是該跟著跳舞呢?

拜登的對中政策,或許代表一部分美國人的想法。從拜登的談話,他說要以對美國有利、對盟國無害的原則,聯合盟國採取適當措施。這就是美國不當領導者的意思。至於說到中共殘暴統治,如果中國的人民不自己起來反抗,推翻暴政,這是中國人民自己必須承擔的後果和責任,顯然拜登接受那是中國內政的說法。美國人不會以民主、自由、人權的世界警察自居去制約中共。同樣的,台灣人如果不自己承擔保家衛國的責任,就休想希望美國人送他們的子弟替台灣犧牲賣命。這種種跡象,顯示美國人不當老大之外,也有某種『孤立主義』的態度。

台灣人自以為地處第一島鏈的位置,是美國不能放棄台灣的關鍵。事實上因為中共飛彈射程增進和航空母艦以及潛水艇的發展,美國軍事上可能退守第二島鏈,誘敵深入。這也是相當合理的戰略。在政治作戰的角度來看,讓中共為了佔領台灣而焦頭爛額,中國人和台灣人結下血海深仇,將來再讓台灣人簞食壺漿以迎美國王師,對美國感恩戴德,這不也可能是美國的毒計嗎?又有人認為台灣的IC晶片,是世界必爭的戰略物資。那麼台灣是不是能靠晶片生產而生存呢?我的猜想是,如果台灣的晶片被美國人控制,中國得不到,那麼中國是否乾脆破壞台灣晶片生產,讓美國也得不到?或者,有那麼一天,中國能夠從韓國得到晶片或自己能夠生產晶片,這也不能說絕對不可能的吧?

內部分裂成台灣隱憂

台灣的隱憂還不只是這些。民進黨因為拋棄台獨黨綱和初選舞弊,造成綠營分裂之外,也讓凝聚台灣人的台獨信念和民主信仰崩潰。民進黨執政,對陪審制的政見跳票,以致司法改革完全失敗;不要說台獨黨綱的落實推動,東奧正名公投不敢支持也就罷了,甚至還要加以阻擋;最簡單而容易做的,如中華航空、中華郵政、中國鋼鐵、中國造船等等的正名,一個也不敢做。或許蔡英文甚麼都不敢做,也有不做不錯的謹慎心態。但是這也被中共看破手腳,軟土深掘,吃定台灣。中共只要稍微施加壓力,就等著看台灣內部自己產生分裂。台灣人讓民進黨全面執政,造成派系搶食政治利益,互相爭鬥之外,讓在野黨分外眼紅,也製造了更大的分裂;除了國民黨不時地『為反對而反對』,還有一些不認同台灣卻心向中共的人,好像跟台灣人有仇,找機會扯台灣的後腿。對形同第五縱隊的這些人,民進黨連制定適當的法律或行政命令都不做,只能任其胡作非為。我們實在不敢想像,一旦中共對台動武,這些人會幹岀甚麼事來。台灣人享受沒有戰爭的太平日子已經超過七十幾年。雖然中共的武力威脅不斷,但是人民好像麻木了一般,完全沒有敵情觀念。除了不知死活的老百姓之外,置國家安危於度外的政客,更是令人擔憂。

我不知道民進黨以及在野各黨政客,會不會為了台灣的安危而睡不著覺。或他們正在享受醇酒美女而樂不思蜀?或者大多數政客正在為2022的地方選舉和2024的總統大選而摩拳擦掌?這些都是台灣的隱憂。政客不擔心,我們老百姓卻在這裡瞎操心。想起來還真是荒謬。有智者說,誰都不可靠,台灣要靠自己。但是我覺得還要加一個字才對:台灣『人』要靠自己。因為看起來那些政客都不可靠。


作者指出,台灣人如果不自己承擔保家衛國的責任,就休想希望美國人送他們的子弟替台灣犧牲賣命。示意圖/Pixabay、總統府flickr,民報合成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