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民主黨・民主進步黨・人民解放軍

陳銘堯
·5 分鐘 (閱讀時間)

1900年Sigmund Freud 發表《夢的解析》揭露人類心理隱藏的潛意識,直接影響一群法國詩人和藝術家在1924年提出《超現實主義宣言》。這個超現實主義運動,對世界的藝術風潮產生很大的影響。然而,在當時其實沒有多少人了解潛意識。因為認知潛意識,必須先由自己內在意識的自覺開始,才能進一步去捕捉潛藏在心靈暗黑角落,偶而在夢中浮現的潛意識,並加以解讀。即使到今天,除了一些受過冥想訓練的人,一般人是無緣看到自己潛意識的。即使如此,做為潛意識驅動力的性欲,則是人人都具有的東西。在似懂非懂的情境下,這些詩人和藝術家,只是被潛意識心理學的新發現,激起了創造力所需要的衝動和想像,展現不受拘束的才華。即使是對潛意識的誤解,卻也是美麗的錯誤。這個所謂的超現實主義運動,產生了很多超現實主義的藝術作品,詩則另當別論,原因以後再說。打一個粗淺的比方,超現實主義者有一個不負責任的生父,名叫達達主義。後來超現實主義者認了潛意識學說當養父,自立自強長大成人,直到1969年宣布結束長達四十五年的超現實主義運動。但仍然持續影響後來者。超現實主義是現代主義的一個主流。現代主義藝術所標榜的,就是一個『新』字。所以主張顛覆傳統、否定教條、解放束縛。這樣的主張,正好迎合了普羅大眾,尤其是年輕世代蓬勃的朝氣,造成一股風潮。許多詩人和藝術家,服膺潛意識學說,為了實際體驗也好,或為了顛覆傳統、解放束縛也好、在性觀念的開放和行為的放縱上,即使在現代社會,仍然顯得非常『前衛』。可是Men are created equal ! Libido is our common root. We are not too far from each other after all!

「人道、進步、革命」淪為奪取政權的口號

共產黨搞革命的時候,發現這些歐洲的詩人、藝術家、文化人,和共產黨有一個共同的傾向,那就是『革命』、『解放』和『進步』。所以共產黨就對這些人宣傳、拉攏,並且搭建舞台燈光讓他們可以獲得社會地位,以為共產黨所用。1917年共產黨革命成功後,很多歐洲進步份子包括超現實主義者,都受邀到蘇俄參觀。思想比較正確,觀察力比較敏銳的,發現共產黨政權其實表裡不一,而且是專制獨裁的體制,並非主張階級平等的『解放者』。當初以『人道』、『進步』、『革命』自居的文化人,發現他們所憧憬的共產烏托邦,其實只不過是奪取政權的口號和旗幟。所以紛紛退出共產黨。但是仍有像身為共產黨員的超現實主義詩人Paul Eluard始終服膺共產黨唯物主義教條,這無異於否定超現實主義唯心的信仰和個人自由的堅持。這樣的執迷不悟,最後和超現實主義領導人Andre Breton決裂,分道揚鑣。這也是必然的結果。

2020年的美國選舉,很多人把川普的失敗歸因於做人的失敗,失去人和。說他開除那麼多身邊的人,簡直是政治自殺。在後來的發展看來,除了少數幾個堅持理念的人之外,幾乎大多數官僚政客,甚至同黨同志都背叛他。傳統政客覺得這個商人岀身的總統的施政和言行,和他們政客的身段和利益格格不入。或許因而看不起他,甚至討厭他。讓人無法了解的是,明明系統性大規模做票的證據被大量公佈,為甚麼政客、法官、媒體,還有美國人民都可以視若無睹,甚至站在作弊的那一邊,成就了美國民主的國恥?那些政客背叛的與其說是川普,還不如說是真理和美國人民的利益。美國真的變成一個道德淪喪的國家了嗎?這樣黑白一刀切的講法,又似乎有點武斷,也解釋不了眼前發生的這一切荒謬。

資本主義、個人主義大本營的美國,為甚麼會選出共產獨裁的中共所歡迎的拜登為總統?除了金錢、權力和性的互通之外,可能在人們的潛意識黑箱中,我們還能找到更多共同的語言,那就是:『前衛』、『進步』和『解放』。不管真假,主張Liberal 的民主黨人,和主張『解放』的共產黨,都曾標舉著『進步』、『革命』和『前衛』的。或許這一次美國『顛覆』性的選舉政變,不能怪美國道德墮落,而是美國走入一百年前歐洲岀現的思潮和那些潛意識發揮作用的必然結果吧?

美國『民主黨』、台灣『民主進步黨』、中國『人民解放軍』,看起來似乎有表兄弟姊妹共同的基因和面貌。雖然今天美國看起來很強大,但是我們不要忘了,早在1848年馬克思和恩格思就發表了『共產主義宣言』,在思想鬥爭的手段上,共產黨才是真正的老大哥呢!但是不管是『民主黨』也好,『民主進步黨』也好,或『共產黨』也好,我們倒是要看看,如果表裡不一而且帶有欺詐性的政黨,他們能走多遠呢?


觀察力比較敏銳的,發現共產黨政權其實表裡不一,而且是專制獨裁的體制。當初以『人道』、『進步』、『革命』自居的文化人,發現他們所憧憬的共產烏托邦,其實只不過是奪取政權的口號和旗幟。超現實主義詩人Paul Eluard(左)也因此與超現實主義領導人Andre Breton(右),分道揚鑣。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民報合成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