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沒有願景,要把國家帶向何方?

民報新聞
民報

我寫的第一封公開信,事實上是要在陳永興辦的民報網路版2016年5月20日左右在我的「另類想法」專欄發表。超級熱愛台灣的陳永興,想到一位台灣女子剛上台,有點孤掌難鳴,沒有登出。此信完全從管理學角度,提出如何從高瞻遠矚的眼界做好國際級的總統。全文如下:


我應該是一位相當驕傲的台灣人,我在國外三十年,在七個國家工作過,擁有四個學位,十二個國際專業執照,在三個國家(美國、新加坡、台灣)多所大學教書、研究、出版,並且當了很多年國際一流顧問公司的高級顧問(Senior Adviser)。我因為多年以來受到西方文化根深蒂固的影響,所以我只會真話實說、實話真說,絕不會講假話、說客套話……虛禮、奉承……。你看我連恭喜妳都不會說,因為南方朔早就對我們說,小英要接收馬英九留下的超大、超爛、超複雜的爛攤子,妳很快就會變成一位老太婆。


小英欠缺國家願景


我的「另類想法」專欄只能有1500字左右,所以只能重點簡述如下:

1. 妳顯然是一位毫無願景(vision)的總統。我們當年在跨國大公司擔任要職時,可以說沒有一家沒有它的願景,而且這願景是全公司員工由下而上,由外聘的知名顧問公司引導,經過冗長的工作程序訂下來的。有了願景,才能有策略,才能有長、中、短期計劃。我在新加坡教書時,也擔任新加坡政府的精算師(Consulting Actuary)與顧問(Adviser),那時新加坡政府每一部門都有其願景、策略、計劃。我記得新加坡是第一個國家成立人力資源部(Ministry of Human Power),當然一成立,就有其願景、策略與各期計劃。印度現任總理莫迪(Modi)是第一位真正民選的總理,出身非常貧困的他,給印度的願景是「Together with all, progress for all」(跟大家一齊打拼,進步屬於大家的)。他的政府創立了應該是世界第一個瑜珈部(Ministry of Yoga)。他因為出身太窮苦,他已經決定他個人的願景:「For me, poverty was the first inspiration of my life. I have decided that I would not live for myself but would live for others」(對我來說,貧窮是我人生的最大激勵,我已決定不為自己而活,而是為他人而活。)世界還有許多動人的願景像捷克總統Havel、南韓總統朴槿惠等。妳出身很好,也應該為台灣想個願景吧!


願景非常重要,它是指路明燈;沒有願景,就不知道方向。可以說有願景就有希望。拿破崙的名言:「A leader is a dealer in hope. 」(一位領袖是希望的莊家)實在說得千真萬確。James Clarke說:「一個政客想到的是下一次選舉;一位政治家想到的則是下一代。」我當然希望妳是一位有願景、會給人民以希望的政治家,因為有希望就有一切(He who has hope has everything,阿拉伯箴言)。妳也非常了解,權力會使人腐敗,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腐敗(英國Lord Acton講的)。更重要的,權力是短暫的,只有留下典範才是永恆之計!


說真話比謹言慎行重要


2. 妳在所謂第一次工作會議上提出三不:第一個「不」應該就是謹言慎行,第二個「不」是要謙虛再謙虛,第三個「不」是不要跟社會脫節。謹言慎行馬上給我一個印象,妳可真是一位祖母級的小學老師,在敦促妳的閣員們不要隨便亂講話。但柯P之旋風式成功不就是他的真話實說,一派教授的作風,給選民全新的印象:政治人物也能說真話。全球化、網際網路、高科技通訊器材……,已經迫使謹言慎行是跟社會脫節的行為模式;人人要聽的是真心話。同樣的,謙虛可能還是祖母喜歡的美德,但很顯然這已跟社會脫節了。有那一位年輕人在找工作時不充分表示他的無比信心、積極向上進取的決心;所有妳的閣員也必須有此信心與決心。妳的第三個「不」實行起來太簡單了;要跟社會脫節反而困難重重。

對應妳的三不,我的忠告是「誠實是最好的政策」,這句話是我在初中的英文課學到的。從初中到現在已有60多年了,這60多年來,我對這句話的了解不但不斷進步,而且越來越深入。我有幸只聽過麵包大師吳寶春的一場演講,我就斷言,他會前途似錦,因為他是這句話的忠實奉行者:他說他二十歲前不識字,那時當廚師學徒,晚上睡覺事實上是跟老鼠與蟑螂同居的。只有真話實說,才能感人肺腑。


3. 妳強調跨部會溝通的重要性,我完全同意!但實行起來很難,主要是文化因素,而組織文化非常難改!根據我多家國際顧問公司的經驗,可以馬上先試Common Room(英美著名大學每週至少有一、二天在固定時段大家來喝咖啡、茶、交誼,討論的地方)的觀念。但很難成功,也是文化問題。真正可以解決跨部會問題是僱用真正跨國顧問公司來領導,一齊解決問題。我完全相信當年亞洲四小龍,台灣現在竟然遠遠落後新加坡、香港、南韓,就是因為台灣不會用這些跨國顧問公司,為什麼老歐洲也輸給北美洲,因為北美洲有最好、最多、最奇特、最多樣的顧問公司!

感謝妳的閱讀。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