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準戰爭狀態下的海角一樂園

·6 分鐘 (閱讀時間)

雖然面對中共的軍事威脅,台灣在二戰後仍然過著『西線無戰事』有驚無險的日子。過慣了太平日子,台灣人幾乎沒有甚麼敵情觀念。一方面是大家對戰爭的理解,仍然停留在過去對戰爭的認知,而不知道現在的戰爭,已經進展到『超限戰』、『網路信息戰』、『太空戰』、『思想戰』、『經濟戰』、『外交戰』甚至『細菌戰』等無孔不入的『整體戰』的作為了。

另一方面,台灣在中共和戰兩手策略交互運用下,處於弱勢不利的地位,對中共笑裡藏刀的笑臉攻勢,也只能『與狼共舞』。看穿這個和平假相的人很多,但是只要有人拒絕配合中共演出,或戳破中共的假面具,那些傾中政黨、第五縱隊和投降派就會跳出來大罵,以戰爭威脅台灣。中共就這樣逼台灣就範,讓中共假『交流』之名,行統戰滲透之實。把前參謀總長宋長志的官邸拆掉,就地蓋起了設計新穎的現代建築,當作『海峽兩岸交流基金會』的會址。其實這只是一塊虛假的招牌,用來騙騙台灣人而已。平常是看不到幾個人的。真正的統戰交流在台灣各個角落、各個層面的滲透早已如水銀瀉地,如火如荼地進行了很長一段時間了。在這種統戰手法的運作下,連罪證確鑿的匪諜,也在台灣法官的庇護下,無罪開釋。

美國掌握病毒源頭證據

以這五百多天的抗疫作戰來看,台灣正經歷一場以『細菌戰』為主軸的『超限戰』。而這個病毒正是從中共軍方的武漢實驗室散播出來的。根據美國媒體記者卡爾森前天的權威報導,一名持有中共最高機密的叛逃者,已經在三個月前就接受美國『國防部情報局』(DIA)的保護,並供出武漢肺炎人為製造病毒的機密,讓美國掌握了武漢肺炎是武漢實驗室製造出來的證據。聽說DIA認為FBI和CIA內部都有中國間諜,所以不把這個證人交給他們。這就是為甚麼拜登上台之初,表示不追究中國在武漢肺炎的責任,最近卻突然要求情報局在九十天內提出相關報告的原因。本來就主張追究中國責任的川普,現在更提出要中國賠償十兆美元的主張。

台灣距離中國這麼近,和中國交流這麼密切,能夠在武漢病毒肆虐全世界,死傷超過兩次世界大戰的慘况中,還被中國操控的WHO刻意排除在外,獨立抗疫超過五百天,以近乎完美的防疫成果,令世界各國稱讚不已。這是台灣醫護人員和『衛福部』科技官僚改革成功所呈現的成果。台灣全體人民所表現的水準,當然也提供了抗疫成功的基礎。雖然最近不幸出現防疫破口,讓『衛福部』和醫護人員承受莫大的壓力,而全民更進入三級警戒狀態。除了升斗小民的生計無著,日常生活也遭到有如戰爭戒嚴的封鎖。往日車水馬龍的街頭,變得一片沉寂。連假日慣常人潮洶湧的百貨公司,也看不到幾個人。政府之所以沒有下令實施封城,是看到人民自我克制的表現還不錯,除了傳統市場人潮動線比較難以控制之外,少數工廠工人群聚感染以及身處抗疫最前線的醫護人員,和社區感染,一有確診都馬上快速篩檢管控。這幾天確診人數都在兩百多人左右,比上個星期確診四百多人下降。在沒有大規模注射疫苗的情形下,台灣的整體表現,應該還可以算是世界的模範生。當然我們也還不能放鬆警戒,以免一疏忽又造成破口。更希望確診人數能下降到以前的水準。至少我認為下降到百人以下是可以期待的。

但是令人憂心的是,台灣內部呈現分裂狀態。除了國民黨黨主席在電視鏡頭前敲鍋敲碗(以前台灣小孩如果這樣做,會被大人臭罵一頓,甚至挨揍,說是會敗家變成乞丐);國民黨立委費某人和新黨旗幟帶隊,在總統府和台大醫院附近慢駛按喇叭示威,製造動亂;國會中賴某人無理取鬧,誣指衛福部長打瞌睡;國民黨另一位立委葉某人,不感激日本政府雪中送炭,火速贈送我國一百二十四萬劑疫苗也就罷了,還故意酸說為甚麼不贈送三百一十一萬劑,意圖破壞我國和日本的友善邦誼。另外一些小妖小怪群魔亂舞,如狗狂吠,他們因為中國意識型態作祟,固然不難理解。但是令人想不通的是,有一些本來屬於綠營的學者,也以各種崇高和不著邊際的理由,攻擊執政黨。這些人在臉書的群組,還經常看到很多不明來歷的臉友,沒有證據或根據,就肆意謾罵衛福部,攻擊抹黑執政當局的疫苗政策。蔡英文父親的黨國背景、博士論文和學位、總統初選作弊等等,不是不能批判,但不能拿來和今天的抗疫作戰牽扯在一起。一碼歸一碼,在抗疫作戰中,應該要和全民及政府站在一起,以台灣國家和人民的利益的大是大非來判斷,而不是感情用事,失去理智。還沒有真正進入熱戰,就看到台灣現在黑白不分、亂七八糟的狀況,實在令人厭煩。我在散步中,發現因為疫情的關係,附近的公園變得非常冷清,卻讓人能夠有一個喘一口氣的空間。而在一片綠意盎然的樹叢中,大花紫微、阿勃勒正盛開著粉紅和鵝黃的花蕊,在這場污煙瘴氣的瘟疫中,展現了台灣特有的生命力和美麗。我心頭的鬱悶,於是一掃而空。對台灣國家的愛也油然而生。


作者指出,台灣獨立抗疫超過五百天,以近乎完美的防疫成果,令世界各國稱讚不已。除了台灣醫護人員及衛福部的努力,台灣全體人民所表現的水準,當然也提供了抗疫成功的基礎。示意圖/衛福部,網路,民報合成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